-

第五百八十二章

愁懷了的何景山

何景山徹底慌了,他真是冇有想到,甲天下竟然會有82年的拉菲,這種酒喝一瓶,少一瓶,存量特彆低,在九州城的世麵上更是少的可憐,幾乎絕跡。

九州城是全國文化經濟的中心,富豪顯貴眾多,82年的拉菲一經出現,便會被高價收購走,珍藏在家中。

尼瑪,這可怎麼辦啊,他的錢絕多數借給了東湖島的少島主伍星火,現在銀行卡裡隻剩下三四千萬的樣子,根本不夠付賬的。

這……

想到等會冇錢買單的尷尬場景,他額頭上的汗水便是越來越多,豆大的汗珠刷刷的往下掉著。

李陽冷眼瞧著,心頭實在覺得好笑。

現在知道急了,早乾嗎去了,剛纔提醒他,他還還不當回事,口口聲聲有的是錢!

記得之前在江北那會,周雪的表弟請唱歌,就是被這個酒給坑的元氣大傷,那才七八瓶,可何景山麵對的可是八十瓶的數量,而且還不一定夠,旁邊桌上幾個男生已經在叫板了,揚言要好好比一比酒量!

“李陽,你又笑什麼,是不是當上門女婿當久了,腦子秀逗了!”

“煞筆玩意,還勸人家何大少在考慮考慮,那何大少能是冇錢請客的主嗎?”

“和他坐一桌真是太倒黴了,壞心情啊。”

桌子上的男生又開始嘲弄,原因自是內心深處的羨慕和不爽,一個上門女婿確是獲得了兩位女神的青睞,憑什麼?

李陽並不理會,裝作冇聽見。

“咦,你怎麼出了這樣多汗?”王訓兵滿是困惑的望著何景山,“何少,你說說李陽是不是個傻逼?”

“酒店裡比較悶,難免出汗啊。”何景山抹了把額頭上的汗,想了想,這樣說道,“李陽是煞筆那是肯定的,我怎麼可能會在乎花多少錢,最不差的就是錢了,隻是今天這酒,要不咱們就彆喝了吧,明天正式開學,喝多了會耽誤學習的。”

真的不能喝酒,要不然單冇辦法買!

“何少,你可真幽默,吃飯不喝酒,能有什麼意思。”王訓兵對何景山的使眼色,並不理解,隻是笑嗬嗬的道,“咱們兄弟今天一醉方休啊,等會酒上來了,我先乾三杯,好好謝謝您多年以來對小弟的照顧!”

連乾三杯?

還一醉方休?

何景山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,把王訓兵打死的心都是有了,**的,我怎麼想起來收這個笨蛋當跟班的,使眼色也看不明白嗎?

“能耽誤什麼學習,喝的在多,睡一覺就冇事了,我今天得喝個痛快,一會誰都不要勸我。”冷水不置可否的道。

“我陪你喝。”洪江緊跟著道。

他們兩人都受到了刺激,難免心裡不痛快,都想著一醉解千愁呢。

何景山苦著臉,表情都哭了,嘴巴張了張,隨即便又是閉上了來著,這還說什麼啊,總不能告訴大家他冇錢付賬吧?

**的,太倒黴了,請客吃飯,臉冇有漏成,反倒是要破產了!

酒菜很快上來,現場喧嘩熱鬨,互相敬酒,有說有笑。

“蔣小姐,我敬你一杯?”冷水冇敢向花月容敬酒,隻是退而求其次找蔣晴晴喝,這樣的退而求其次,倒不是蔣晴晴的顏值比花月容差,而是花月容坐在那裡冷著臉,太高冷了,給人以生人勿近的感覺。

“晴晴,我也敬你。”洪

-->>

江站起身來,端著杯子,眼神中滿是殷切。

蔣晴晴眼皮都冇抬一下,滿是愛搭不理的樣子:“對不起,我不喝酒,你們兩喝吧。”

其實這也冇什麼,女生不喝酒,這很正常。

隻是,他們剛坐下,就瞧見蔣晴晴端起酒杯,主動找李陽了,柔聲細語:“李陽,我們喝一個吧!”

“好。”

李陽也未拒絕,一飲而儘,然後扭頭看著她。

她的酒量好像還不錯,一口氣喝了大半,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放下杯子後,他精緻的臉龐浮現出一抹紅霞,煞是好看。

冷水和洪江不禁都是看的呆了,好半天纔回過神來,回火神來,便是氣的不行,**的,李陽這個煞筆,悶不吭聲便是又再次打了他們的臉。

前有加微信,現是敬酒,一茬接著一茬!

尤其是洪江肺都快要炸了,要知道他於李陽比力氣,欠下的三環以內八百平的彆墅,可是好不容易纔兌現的,被老媽訓,被老爸打,慘的不行,彆墅已買,隻是交付還要等一段時間。

整個飯席間,蔣晴晴都是把心思用在了照顧李陽上,不是夾菜,便是勸李陽少喝點,真的的十足的女朋友做派。

而花月容則是不停的找李陽喝酒,她酒量很好,自認絕對可以把李陽喝趴下,有仇不報那怎麼能行?

李陽這個人渣,今天休想站著走出去!

隻是李陽確也不慫,來者不拒,一來是何景山請客,不喝白不喝,二來就是比拚酒,他纔不怕呢,喝多少都能用內力把酒逼出來,花月容想灌到他,隻能是作繭自縛,白日做夢!

何景山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隨著便是拍了拍旁邊王訓兵的肩膀:“跟我出來一下。”

實在坐不住啊,看著就生氣,校花都在陪李陽,他這個請客的放到是成了陪襯。

另外酒喝的太多了,每座都嚷嚷著要上酒,得想辦法結賬啊!

“何少,叫我出來啥事啊?”王訓兵點上一支菸,問詢道,“我正喝的起勁呢,你有什麼事情抓緊點!”

“喝個屁,那是82年的拉菲,你在喝下去,我都要跳樓了。”何景山陰著臉,很為惱火的道,“抓緊點,把你的錢都轉給我,碼的,這頓飯最少兩億!”

“啊,兩億?”

王訓兵嚇的的醉意全消,“何少,那,那你缺多少,我這裡隻有三十萬,絕不騙你。”

何景山聽言便是更愁了,他的跟班裡隻有王訓兵能存點錢,其它的都是有一個花兩個的主,現在王訓兵隻有三十萬,一億多的缺口怎麼填啊?

“何少,要不,你打個電話找咱叔要點?” 王訓兵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冇戲,能要到我早就要了。”何景山長長的歎氣。

前些時候借給伍星火的那錢,便是他找父親要的,伍星火借錢那會說的好聽,幾天便還,他也是這樣告訴他爸的,結果伍星火一回東湖島就不提還錢的事情了,他提了嘴,結果還被伍星火給拉黑了。

為這事,他腿都快要被他老子給打斷了,他老子也明白告訴他,以後彆想在從家裡要一分錢。

“那冇辦法了,何少你也彆愁了,咱們回去吧,然後你跟大傢夥說一下,讓大家aa。”王訓兵聳了聳肩,提議道。

“好吧,隻能這樣了,丟臉就丟臉吧。”

何景山聳拉著腦袋,邁步回去,隻覺步伐無比的沉重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