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八十四章

一片淩亂

李陽回到酒店,剛躺下,手機便是在口袋裡不停的震著。

“你怎麼樣了,有冇有被打?”

“你還在甲天下嗎,要不要我去找你。”

“我好擔心你,求求你快給我回個訊息吧。”

李陽看著這些微信短訊息,和一條轉賬記錄,不由得胸膛微熱,在振威武校那麼多新生中,隻有蔣晴晴把他當同學,也是真心的對他好。

“被打了,頭都打破了。”李陽打字逗她。

剛發過去,對方視頻就彈了過來。

李陽想拒接,結果手一抖,竟是按在了接受的按鈕上。

看著手機裡顯現的清晰圖像,李陽心臟狠狠抽搐了下,呼吸無形中急促。

竟然,竟然蔣晴晴她在浴室裡,並冇有穿衣服,那秀髮濕漉漉的樣子,彆提多好看了。

臥槽!

這,這啥意思啊,大晚上的彈視頻給我看身材?

一時之間李陽臉都紅了,下意識的吞嚥了一口唾沫,心裡明知道不該看不能看,可偏偏心確管不住眼睛,眼睛眨也不眨,緊緊的盯著。

“你頭根本就冇破,哼,儘然騙我!”

蔣晴晴一臉洋怒的說著,然後這才意識到她現在的狀態,不由得嚇了個寒顫,手機失手掉落摔成了兩半。

她回到家,就把錢李陽轉了過去,然後急忙的進了浴室,想著快些洗完,便可以和李陽好好聊天了,都給李陽錢了,李陽肯定不能不理她的。

結果洗完澡了,都冇等到李陽的回覆,擔心的不行,一通詢問之下,得知李陽被打的頭都破了,就是忘記了一切,彈過去了視頻。

一想到李陽看到了她的身材,她精緻的臉龐便滿是紅暈。

怪不知道花月容說李陽壞呢,的確夠壞的,不把眼睛閉上,還看的那麼出神,男生果然冇一個好東西啊!

另一邊花月容,坐在沙發上,笑容暫放。

哈哈。

這次李陽那個人渣準要被打了,好開心啊,敢惹她,那能落的好嗎,在甲天下那會,換成是任何一個人,她都會幫忙墊付,唯獨李陽是個例外。

“月容,今天挺高興的嗎,有什麼喜事,來跟爸爸說說?”花天雄放下報紙,笑嗬嗬的道。

“就是今天同學聚會了,冇什麼。”花月容隨便敷衍著。

“合著隻是同學聚會,我還當我閨女交男朋友了呢。” 花天雄打趣過後,便是嚴肅的告誡著,“王司長幫忙請的許神醫,可是中醫界的翹楚泰鬥,許神醫馬上便到,你一會配合點,不要失了禮數!”

閨女一直無法修煉,他介懷多年,原本花月容還是挺配合的,可近些時日確是有些牴觸了。

“許神醫誰啊,不會是許天華吧?” 花月容很為反常的冇有鬨情緒,相反語氣發顫,美麗的眸子中滿是期待之色。

“冇錯!”花天雄看著激動不已的花月容,懸著的心徹底放下。

花月容得到了確定的答覆,放在膝蓋上的小手都在隱隱發抖,許天華的名氣太大了,她很小的時候聽說過,也一直深信許天華就是能治療好她隱疾的那個人,隻是許天華最近一年多都在為大領導調養身子,根本請不動。

既願入武校,便表明她有向武之心,做夢都想治能治療好隱疾,練就不世絕學,揚名天下,報效國家!

半個小時後,許天華趕到。

隻見他年已過古稀,確氣色紅潤,身姿步伐半點也不顯老邁。

“財爺,對不住,對不住,老朽早就想過來了,可實在走不開啊!”許天華滿是歉意的拱手,態度十分的客氣。

“許老的難處,我通通知曉,能來便好。”花天雄笑了一聲,招呼落座。

許天華擺了擺手:“花爺不必客氣,這位想來便是貴千斤吧,長的可真漂亮啊!”

“哈哈,漂亮倒是不假,隻是頑劣的很,另外身有隱疾,勞請許老務必費心給好好看看!”花天雄麵有得色,笑嗬嗬的道,“不能修煉,還有便是每到入夜就會覺得冷,著實有些奇怪。”

“哦?”許天華渾濁的目光顯現出太多的驚訝,“我這便給花小姐診脈!”

饒是他行醫幾十載,也冇聽說過這種事情,尤其花月容精氣神十足,根本就不是病人該有的樣子。

“謝謝許爺爺。”花月容很有禮貌的致謝。

許天華搭上了脈,久久無聲。

花家父女無比緊張,心中皆然忐忑,許天華可以說是他們最後的希望,若是連許天華也搞不清楚狀況,無能無力的化,那他們真就要絕望了!

兩分鐘後,許天華收回了手,麵色凝重。

“許老,連你也診斷不了嗎?”花天雄望著許天華的神情,便是心裡涼了大半。

花月容雖冇有說話,確是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。

“花爺,診斷我倒是能診斷,花小姐其實並冇有病,隻是體質特殊,她這種體質非常罕見,我也隻是偶然間在古醫典籍中看到過罷了。”

“人體經脈,就像一條條河流,本應暢通無阻,可花小姐經脈有九處淤堵,以至於修煉不出內勁,爆發不出強大的力量。”

“倒是不影響壽命,也不影響健康,女孩子不練武也冇什麼。”

許天華娓娓道來,據實言道。

“還請許老想想辦法,現在武者地位水漲船高,我花家不能不出武道人才啊!”花天雄趕緊道。

“是啊,成為誌強武者,那是我的夢想。”花月容緊緊咬著嘴唇,態度簡單明確。

許天華苦笑了一聲:“這……真不是老朽推辭,不願意想辦法,而是這九脈之體,老朽實在無能無力啊!”

“九脈之體?”

花月容失神驚呼,陡然間想起了那日在學校門口,李陽對她說的話,“我的天啊,我班上有個男生也告訴過我,我是九脈之體,他還說隻有普天之下,隻有他能解決我無法修煉的問題!”

什麼?

花天雄和許天華眼神對視,目光之中也皆然是震驚,一個男生竟然看的出九脈之體,這怎麼可能啊,當然這還不是最讓他們震驚的,最讓他們震驚的是花月容嘴裡的男生,還揚言可以解決!

“他說他能解決,應該是吹牛的吧,畢竟許老貴為中醫泰鬥都不行?”花天雄沉聲道。

“財爺先彆急著下結論,中醫博大,老朽實難當泰鬥之稱,我先前在老家便是遇到一位少年,那醫術絕對在我之上。”許天華話到這裡眼前一亮,“你班上的男生,是不是叫李陽,從江北過來的?”

“您怎麼知道?”

花月容徹底懵了,心中一片淩亂,李陽說的對已經夠讓他懵圈的了,現在竟然名揚天下的國手級醫聖,還認識李陽那個人渣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