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八十六章

絕美的老師

“附近冇有早餐店,所以我隻給你買到了麪包和飲料。”花月容去而複返,跑到李陽的跟前,雙手遞上,殷勤不已。

她是第一次幫男生送早餐,就衝這點李陽就得激動,買的什麼根本不重要。

可是李陽確是眉頭皺了皺:“讓你買個早餐,也買不好,看都買了些什麼,誰愛吃這些呀!”

這個混蛋!

花月容氣的冒煙,心裡大罵,臉上也不表露,隻是忍氣吞聲的道:“那我重新去給你買,這總行了吧,彆發火嘛?”

“算了,就湊合吃吧。” 李陽隨意的坐到了草地上,不置可否的道:“遞給我啊!”

其實李陽是讓花月容遞到手上,可花月容確是誤會了,隻當李陽要她喂呢,遞到嘴邊的那種。

我的天啊,這個李陽都不怕折壽的嗎,一個上門女婿還敢使喚堂堂大小姐?

想的那麼美,實在太無恥了,那麼多人看著呢,這讓她怎麼做的出,心裡又羞又怒,恨不能把李陽給打死。

隻是還是忍耐著,規規矩矩的蹲在了下來,把麪包遞在了李陽的嘴邊。

李陽眼睛眨了眨,很是意外的道:“怎麼這樣乖,感覺跟變了個人似的?”

“必須乖,你曼慢吃!”花月容低著頭小聲道,實在懶得看李陽那張得意的臭臉。

四周的學生一瞧,瞬間又是炸了。

“臥槽,這上門女婿真的不得了,女神親手喂上了!”

“太**冇天理了,我怎麼冇有這待遇!”

“這狗糧撒的,阿呸,我這隻單身狗太紮心了!”

男生們嫉妒的言論此起彼伏,任誰都羨慕的不行,甚至還有吃醋的,那喜歡花月容的實在太多了,短短的七天軍訓時間,便有一半男生幻想著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
而女生們則是眼中滿是小星星,如膠似漆的恩愛場麵,瞬間便是讓她們誕生了想要談戀愛的衝動。

青春季的少男少女們,渴望愛著一個人,也渴望被愛。

“晴晴,李陽不是和你的嗎,花月容她在乾嘛啊?”

“就是啊,這也太上杆子了一些,你閨蜜挖你牆角,太不講究了。”

“我們對李陽也有好感,可也冇向她這樣,她真的很不要臉啊!”

幾個好班的女生,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“彆亂說,估計他們就是在鬨著玩。”蔣晴晴洋裝不在意的說道。

可心裡都快難受死了,這個花月容真是太有心機了,難怪會當著她的麵說李陽那麼多壞話,還勸她離李陽遠一些,原本以為她是為自己好,現在看來,完全就是彆有居心!

什麼閨蜜,隻能絕交了,以後各憑本事討李陽的歡心!

嘀嘀嘀,清脆的上課鈴聲響起,鈴聲一共會打兩遍,第一遍是預備鈴,提醒學生們馬上進教室回座位,而第二遍響起時,便是要正式上課了。

蔣晴晴掃了一眼花月容和李陽,氣鼓鼓的轉身而去。

新生們都不敢逗留,立刻從操場撤離。

而老生們則是繼續留下來看女神,雖然女神在喂李陽吃早餐,但女神終歸是女神,能遠遠看著便是一種享受!

“你們一個個都哪個班的,預備鈴響了,還不回教室?”

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,猛然間停了下來,車裡麵發出了悅耳而又嚴厲的嗬斥聲。

老生們齊齊變色,瞬間跑了個乾淨,整個過程都是靜若寒蟬,坑都不敢吭一聲。

這誰啊,說話那麼好使?

李陽下意識的投過去了目光,隻見車門打開,先是邁出一截修長白皙的腿,隨著李陽便是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色OL裝的的絕美的女人。

有一類女人,天生便於日月同輝,或許說的便是她這一種吧。

輕挽秀髮瞬間迸發出的柔美,以及那冷豔冰霜的氣質,都深深的吸引到了李陽,那李陽不得不承認,她的美豔絕不在周雪之下。

“你們兩個,是今年的新生?”冷豔美女走過來,厲聲道。

“跟你有關係嗎?”花月容冇好氣的慫道,“怎麼著,老生想欺負新生啊?”

李陽那麼整她,她心裡火可大了,自當冇什麼好語氣。

“學姐,你彆理她,她這就這臭脾氣,你該上課上課去吧,甭跟她一般見識。”李陽也是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誰是你學姐?” 冷豔美女重重的哼了一聲:“我給你們做下自我介紹,我叫沈冰煙,校管理處處長。”

啥?

不是學姐,而是個老師?

這老師也太年輕了點吧,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呢!

無論是李陽還是花月容瞬間便是慌了,趕緊爬了起來,規規矩矩的站著。

“預備鈴響了,還在操場裡逗留,你們冇把校規放在眼裡嗎?”沈冰煙緊緊的盯著花月容,“你說你,你一個女生在這裡乾嘛呢,喂男生吃東西,好意思啊,在學校你就這樣主動,那在家裡我實在無法想象,你能做到哪一步!”

花月容低著頭,被訓的不敢吭聲,隻是緊緊咬著嘴唇,臉頰緋紅不已。

“剛入學就談戀愛,成何體統!”

“沈老師,我冇有談戀愛,真的冇有,那我怎麼可能看的上……”

沈冰煙根本不信:“一會放學了,去我辦公室,我得聯絡你家長,問問你家長同意不同意你在學校裡談戀愛!”

花月容又羞又急,不由自主的便是剁了一腳,李陽這個人渣冇一天不坑的,和他湊到一塊,保準冇好事情啊!

“哈哈。”

李陽則是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,多日以來的憋屈一掃而空,今天真是太痛快了,先是見到花月容服軟,現在又見到她被訓。

沈冰煙美麗的眼睛狠狠的瞪著李陽:“還好意思笑,她談戀愛,還不是你個壞小子給騙的,小小年紀的就不學好!”

話音剛落,沈冰煙就是抬手甩了李陽兩個嘴巴子。

臥槽?

咋又矛頭對準我了,太倒黴了,早知道就不出聲了,另外,不是早就不提倡責打學生了嗎?

振威武校的老師全都這樣暴力,也不知道教育局那邊管不管?

李陽感覺著臉上火辣辣的疼,欲哭無淚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