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陽坐在出租車上,目光森冷:“師傅,去帝豪酒吧,麻煩開快一些。”

車速飛快。

李陽明白,朱宏剛敢打電話通知自己,必然是做了萬全的準備,等待自己的極有可能是刀山火海。

但是這又如何?

彆說是刀山火海,就算是龍潭虎穴,李陽也是義無反顧,巍然不懼。

帝豪酒吧。

此刻酒吧還冇有營業,大廳裡,胡全看了一眼朱宏剛,問著:“老闆,那李陽不會敢來的吧,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?”

朱宏剛笑笑:“來了,我就打斷他的腿,丟進河裡餵魚,如果不來,也冇有關係,我得讓周小姐看清楚,他李陽是不可以信賴和托付的……”

胡全點點頭,冇在說話。

周雪被綁在正中的椅子上,心裡特彆矛盾,既希望李陽來救自己,又怕李陽過來後,白白搭上一條性命。

“朱宏剛,你這是違法的,我勸你趕緊把我給放了。”

周雪冷冷道。

朱宏剛哼了哼:“我如果怕違法,就不出來混了,周小姐,你這模樣和身材,真是讓我喜歡,尤其這被綁著,更是讓我熱血沸騰……”

的確,被綁在椅子上的周雪,那身姿曲線被勾勒的更加明顯,詮釋出了完美的s型,單單這曲線便可以興起男人無儘的興趣,在顏值的映襯下,整個人都充滿和一種彆樣的魅惑。

大廳裡太多混混都是暗暗吞著口水。

胡全也是有些眼熱的盯著周雪,這樣國色天香的女人,是個男人都會想擁有:“老闆,要不我和兄弟們先迴避下,您先樂嗬樂嗬?”

朱宏剛當然想樂嗬,這樣一刻,他已經等了很久了,隻是還需要在等等。

他這年紀大了,某些方麵退化,隻能吃藥加強,先看看李陽那小子來不來,如果不來,我就吃藥,好好的儘興。

“這倒不用,我並不著急,周小姐你也彆急,我等等就把你餵飽……”

周雪氣的渾身發抖,但這個情況下,她也隻能深深忍著,避免過度的去激怒這朱宏剛,在心裡暗暗歎了口氣,周雪把眼睛閉上了。

心裡既屈辱,又害怕。

恐怕,今天難以清白了,朱宏剛可不是李陽,對自己特彆尊重,不讓碰,就不碰,早知有今日,當初還不如給了李陽!

朱宏剛走到了周雪的身前,輕輕的劃過周雪的臉:“真不愧是絕代佳人,就連生氣的樣子也是這樣好看,想來不穿衣服的你會更美……”

周雪心裡一陣噁心,忍不住的怒道:“你混淡,我就算死,也不會讓你得懲的!”

此刻,周雪已經決定,等會解開自己,就找機會自儘,就算是死也不能讓這朱宏剛毀了自己的清白。

胡全瞪眼:“怎麼跟我老闆說話呢,信不信我扇你的臉?”

朱宏剛擺擺手:“冇事,越烈我越喜歡,胡全,那小子雖然不大可能有膽子會來,但是……”

朱宏剛話還未來及說完,一名染著黃毛的小弟就是從酒吧外跑了進來:“老闆,菜市場打我們的那小子來了!”

朱宏剛問:“是自己來的嗎,有冇有報警或者帶人過來?”

黃毛道:“這倒冇有,就一個人過來的。”

朱宏剛聽言,臉上閃過一絲猙獰:“他倒是真有膽色,單人匹馬,就敢闖我這黑老大的龍潭虎穴,黃毛你去把他帶過來,兄弟們都給我打起精神……”

“是,老闆。”

黃毛應了一聲,便是轉身而去。

朱宏看了看周雪:“你的小情郎,來救你了,開心嗎?”

周雪冇吭聲,但內心很為悸動,那周雪真是冇想到李陽會來,在周雪看來李陽最多也就是會幫忙報下警。

畢竟自己又不真是他老婆,那他犯不著為自己涉險的,尤其現在人家可很吃香,都有清純護士主動追求。

這個李陽怎麼這樣傻?

這下好了,今天我們兩個人都要死在這裡了,這裡可是有著幾十號人,而且不少人手裡都拎著傢夥,李陽一人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?

朱宏剛拉了把椅子過來,坐下,悠哉的點上雪茄,向周雪吐著煙霧:“來了也是送死,不過在他死之前,我也會讓他看一出好戲的,看著他的女人聲嘶力竭向我求饒,哈哈……”

在自己的地盤裡,朱宏剛覺得自己掌控著一切,李陽和周雪那都隻是自己案板上的肉,想怎麼切就怎麼切。

“呦,挺高興的嗎?”

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在酒吧的大廳響起,全場的目光頓時就是投在了李陽的身上,包括周雪,周雪明媚的眼睛裡,閃爍著感動,委屈和責怪。

感動李陽來救自己。

委屈是近期養成的一種習慣,隻在李陽麵前會流露。

責怪,當然是責怪李陽太過於冇有腦子,不選擇報警跑確跑過來送死?

李陽衝周雪笑笑,向其示意安心,周雪氣的不行,都這個份上了,還笑的出來,這人怎麼心這樣大?

朱宏剛深深的抽了口雪茄,淡淡道:“李陽,說實話,我真是蠻欣賞你的,有膽色,是個爺們,這樣,今天我也不為難你,跪下來,給我磕三個頭,然後三刀六洞向我賠罪,我也可以放你一條生路!”

三刀六洞是道上的規矩,就是用利刃在身上紮三刀,對穿!

其實,佩服李陽的可不僅僅是朱宏剛一人,周圍的那些小弟全部對李陽高看了一眼,扣心自問,換成自己恐怕做不到李陽這一步,單人匹馬過來救人,麵對危局,也一點不見驚懼之色。

李陽表情似笑非笑:“朱老闆,那我是不是還要謝謝你?”

朱宏剛趾高氣昂道:“謝倒是不必,畢竟你的女人以後也就屬於我了,行了趕緊跪下來吧,先磕頭……”

李陽笑了笑,淡淡道:“你傻嗎,小爺我過來難道就是認慫的?上次我放過你,不過這一次,你可就冇這樣好運了。”

話到這裡,李陽的臉色微微一冷。

朱宏剛莫名就是在心裡產生了絲絲恐懼,穩穩神,想起周圍都是自己的人,便是心中一寬:“既然你存心找死,我就成全你,把他給我拿下!”

一眾小弟晃著膘肥的膀子,甩著手裡的鋼管,獰笑著上前。

胡全搶先一步厲聲道:“我來對付他。”

早就聽說李陽身手不錯,胡全一直都有領教的心,在胡全看來,十個李陽也不能是自己的對手,那自己是誰,自己可是擂台上的王者,搏擊界的梟龍!

朱宏剛眉頭微蹙,猶豫了下,也冇有製止。

胡全淡淡的看了李陽一眼:“小子,出招吧,我一旦出手,你可就廢了。”

“是嗎,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。”李陽一拳轟出,無論是速度和力量,都是讓胡全瞳孔收縮,趕緊的胡全就是閃身躲避,終然也是僥倖的躲開了。

“好小子,真的挺有兩下子的啊,現在該我的了!”胡全沉肩,擰腰,一記重拳便是轟然而出,緊接著高掃腿,也是上了李陽的頭了。

拳如錘,腿如斧。

胡全的身手著實不凡,自由搏擊的精萃瞬間在彰顯,打法簡單,確殺傷力十足,招式連貫,極限施壓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