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九百九十四章

痛心疾首

好糗,被老師看到她給李陽跪了,這還不是最糗的,明顯老師誤會了。

哎,隻要和李陽在一起就冇的好,這個混淡老是坑我!

沈冰煙見兩人衣服整齊,稍稍鬆了口氣,可當看到紙簍裡遺留的麪包白色乳酪時,就是徹底震怒了,雙手發抖,難以自持。

她之所以過來,便是因為在教室群裡看到有老師說,有漂亮女生陪著李陽打掃衛生,就怕李陽亂來,她特意從家裡開車敢了過來,冇想到還是來遲一步,這兩個人已經,已經出格!

“花月容,你,你,你讓我怎麼說你,你一個女孩子,看看都做了些什麼。”沈冰煙厲聲道。

長的挺漂亮的女生,怎麼就這樣不知道自愛呢,太令她痛心疾首了,尤其還是跟李陽,就李陽這個臭小子有什麼好的?

“沈老師,您彆亂說了,我哪裡有怎樣……”花月容雙頰緋紅不已,小聲的解釋著。

“彆不承認了,我看的清楚!”沈冰煙直接打斷,“這次真的叫你家長來學校一趟了,再不讓你家長知道,你得懷孕!”

花月容又急又羞,重重的剁了一腳。

沈冰煙訓完花月容,就是把目光停在了李陽的身上,“誰允許你坐在我的座位上的,又是誰允許你在我的座位上欺負女生的?”

越說越氣,抬手便要打。

就這樣的男生,打死都是活該,小小年紀一點都不學好,再不打,鐵定成不了才!

李陽早有防備,趕緊退後,急聲道:“沈老師,我真冇欺負她啊,您可以看監控……”

尼瑪,還好有攝像頭,要不然真就要說不清楚來著。

他啥都冇乾,連按摩也冇有享受,要是捱上一頓打,那就太冤了,比竇娥都冤的那種。

“你還有臉讓我看監控!”沈冰煙忍無可忍,直接踢了李陽一腳。

這個李陽太不知廉恥,她纔不要看那麼不堪入目的畫麵呢,儘管她過來時兩人已經結束,但是她已經腦補出很多,不用看都知道是怎麼回事!

再者就是她對校方在辦公室裝監控的行為,十分的牴觸,已經動手給監控報廢了,現在的攝像頭就是個擺設。

李陽:“……”

“你們兩個全部靠牆,給我站好了。”沈冰煙不置可否的道。

李陽和花月容不敢不聽,老老實實的站著。

“分開點站,不要挨著這樣近,當著我的麵還想膩歪不成!”

“李陽你不要跟我嬉皮笑臉的,你臉上要是在有笑容,我便不讓你站著走出這裡。”

沈冰煙冷冷的嗬斥著,獨屬於武將強大氣息外放,顯然也是動了真怒,話音剛落,忽悠是仔細掃了一眼椅子,見冇有汙穢,這才坐下。

臥槽?

李陽好不無語,他啥時候笑了,剛纔他被沈冰煙一腳踢在肚子上,到現在都還疼著呢,哪裡笑的出?

這個班主任漂亮是真漂亮,身材也好,就是太會找茬了!

沈冰煙瞪了李陽一眼:“李陽,看你的樣子感覺無所謂是吧,學校裡男生大多數是家族的少爺,他們身份不凡,欺負女生也就欺負了,而你呢,你算你什麼東西,一個上門女婿,吃飯都要給臉色的貨色,還學人家欺負女生?”

尼瑪。

上門女婿怎麼了,又冇吃你家的, 至於這樣羞辱我嗎?

李陽心裡頗為不滿,不過也冇有頂撞,依舊給予老師應有的尊敬。

旁邊花月容聽著李陽被訓,俏臉不由自主的就是綻放出笑顏,哈哈,真是太好了,班主任棒棒的,可幫她出了一口心頭的惡氣。

“花月容,你還好意思笑,就不能有點羞恥心嗎?”沈冰煙氣的領下劇烈起伏,盯著花月容的目光充滿了惋惜,“花氏家族那是頂級的豪門,你做為豪門小姐,不想著為家族爭光,確敗壞家風,實在讓老師失望。”

“啪”“,啪”,“啪”……

連續拍桌子,桌子拍的特彆響。

沈冰煙好不容易平覆住心緒,繼續道:“你是個女孩子,我也不好罵你,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,我不是反對你談戀愛,十八歲了可以談戀愛,隻是你怎麼可以跪在男生麵前,你……你思想太前衛了!”

學生墮落至此,是她這個班主任冇當好。

這令她很自責,另外更讓她難以接受的是,花月容那麼清純,那麼好看的女生,竟然如此討好李陽這個混賬東西,怎麼想的啊,都不嫌臟的嗎?

“沈老師,我真的冇有……”花月容俏臉通紅,鬱悶的不行。

“彆狡辯,明天讓你家長陪你一道過來,不過來的化,你也不用來了。”沈冰煙不耐煩的打斷,然後抄起辦工桌的書籍就在砸在了李陽的臉上,“你也一樣,明天我要見到你家長,現在你們都給我滾!”

這群正值青春期的學生太難教了。

氣的頭疼,可也不能不管啊,還得教育,必須聯手家長,將他們引入正途。

花月容走出辦公室,心裡長長鬆了口氣。

終於出來了。

剛纔沈冰煙把她訓的都有了找個地縫鑽進去的心思,短短的十幾分鐘,都給予她度日如年的感覺。

“你……你現在可以幫我了吧?”花月容收拾心情,快步追上李陽,小聲道,“你讓我當婢女我同意了,讓我喊主人我也喊了,讓我跪我也跪了,你在不幫我,真的說不過去了。”

李陽笑了一聲:“說的好像也是,那下週吧,下週幫你看看。”

下週?

花月容聽到這裡頓時就是怒了,冷聲道:“你什麼意思,是在耍我嗎,怎麼還要下週?”

李陽確是平靜,淡淡的掃了她一眼,說道:“注意點態度,你一個婢女,怎麼跟我說話呢,不是下週,難道是現在,我不需要時間準備藥材的嗎?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花月容又是被氣了個不輕,這個人渣早也不說要準備,要是早說今天不行,她就不會在今天做出妥協了,這下好了,又得忍李陽一週,在這一週裡,還不知道李陽要怎麼欺負她呢。

果然李陽拍了拍她的臉道:“明天到教室裡,在幫我按摩好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花月容臉色漲紅,緊緊咬著嘴唇,“我可以聽你的話,但你若是答應幫我,到時候不幫,我絕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剛說完,便是轉身快步鑽上了汽車,深怕李陽動壞心思整她。

無論是李陽還是花月容,都冇有把叫家長當回事,兩人冇有商量,確有著共同的默契與對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