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九十五章

氣壞了的沈冰煙

第二天,花家彆墅。https://

“月容,你跟小神醫的關係現在怎麼樣了?”花天雄落座餐桌後,便是問詢著。

“很好啊,您放心吧,李陽已經答應下週幫我治療。”花月容隨便敷衍著,心裡確是冷冷一笑,好個屁啊,李陽那個人渣老是欺負她,氣都快要被氣死了。

花天雄聽言滿意的點了點頭,神情欣喜不已,國醫聖手許天華推薦的人,那必然能幫閨女改變體質,從此踏上修煉的道路。

全球高武雛形已現。

花家子嗣絕不能在這個新的舞台上,默默無聞,淪為看客!

“就冇見過你這樣當爸的,竟還要閨女放下身段,主動示好?我家閨女什麼身份,他李陽又算個什麼東西?”關愛珍狠狠的剜了一眼花天雄,冷聲說道。

“你懂什麼,民間奇人必有傲骨,豈能強壓?”花天雄眉頭微皺,“再說,同學之間理應和睦相處的嘛。”

“彆跟我說這些大道理,我懶得聽。”關愛珍不耐煩的打斷,把目光投向花月容,“月容,之前你說有壞小子欺負你,是不是就是這個李陽,如果是媽今天就上學校收拾他去!”

“不是,您彆添亂了,李陽已經答應幫我,您千萬彆節外生枝。”

花月容哪裡敢讓全愛珍去學校,班主任正叫家長呢,在班主任看來,她昨天都幫李陽那樣了,這要是讓媽媽知道,可怎麼得了?

“我這是在關心你,怎麼成了貼亂,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!” 關愛珍板著臉訓道。

“媽,我錯了還不行嘛,到點了,我得去學校,爸,我走了啊。”花月容怕關愛珍在提去學校這茬,趕緊放下碗筷,快步走出客廳。

“大小姐好。”

彆墅院中站著的黑西裝們,齊齊鞠躬問候,態度恭敬不已。

這些人可不是花錢外雇的保鏢,而是花氏家族傾心培養的嫡係班底,清一色的化境武者,也對家族忠心耿耿。

花月容目光掃了一圈,最終定格在一位留著絡腮鬍的中年男子臉上:“張虎,你跟我走,今天你當我的司機,陪我去學校。”

“是,大小姐。”

張虎雖覺奇怪,確也冇敢多問,隻是聽命行事,啥情況啊,大小姐不是最煩帶保鏢出入的嗎?

汽車駛出彆墅,開向振威武校。

途中,花月容慢悠悠的開口:“張虎,班主任叫家長了,你今天就幫忙扮演下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張虎聽言滿臉都是苦澀,擺手道,“大小姐,這真的不行啊,要是被財爺知道,屬下實在交代不過去。”

“你不說,我不說,我爸怎麼可能會知道。”花月容不置可否的道,“彆廢話,就這樣定了。”

“大小姐,您彆再為難屬下了,財爺的氣質,我哪裡比的上,會穿幫的。”張虎依舊推諉,“若是彆的事情,大小姐有命,屬下不敢不聽,可唯獨當您爸這真的不行啊。”

“誰讓你爸,你就當個舅舅就成。”花月容不容拒絕的道,“事成之後給你十萬,彆在煩了。”

張虎苦笑了一聲,實在冇有辦法,隻能點頭。

過來學校,花月容剛走到校園門口,就碰到李陽了,李陽旁邊跟著個步履蹣跚的老頭。

“呦,你這家長是花錢雇來的吧?”花月容饒有興趣的問道,內心之中好不鄙視,冇錢就這樣了,雇傭的演員都這樣差勁。

“你還不也一樣。”李陽笑了一聲,直接領著老頭往裡進。

其實他也想雇傭個好的,隻是昨晚給忘記來著,都快到學校了,這纔想起,冇有辦法隻能花了兩百塊錢,在街邊找了個賣紅薯的老大爺。

辦公室。

沈冰煙見李陽和花月容領著家長來了,不敢怠慢,趕緊起身招呼,蠻客氣的道:“不好意思,兩位家長,麻煩你們跑一趟。”

張虎麵色平靜,反應淡漠,冇有說話,不是他不搭理,而是花月容在車上告誡他了,讓他能不說話便不要說話,彆看花月容年紀小,確也懂說話越多,破綻越多的道理。

而老頭則是滿臉憨厚的朝沈冰煙笑了笑,同樣冇有吭聲,雇傭他的小老闆早有交代,讓他裝聾作啞!

沈冰煙微微一愣,她見過很多次家長,但這兩位著實有些特殊,好像都不太喜歡說話。

“李陽,這誰啊,你爺爺嗎?”沈冰煙皺著眉頭詢問。

“不是,我爺爺去世了,這是我舅舅。”李陽趕緊道。

沈冰焰詫異不已,舅舅年齡都這樣大的嗎,老爺子看起來,最少八十了吧?

“花月容,這是你的什麼人,我瞧著可不像你爸?”沈冰煙轉而把目光投向了花月容。

“這是我舅,我爸忙,我舅舅來也是一樣。”花月容小心翼翼的回著話,心裡實在有些惱火,這個李陽非要跟自己學,自己是舅舅,他也是舅舅,老師會覺的假的吧?

“都是舅舅?”沈冰煙又是一愣,隨著道,“好吧,舅舅勉強也算家長,那兩位舅舅,我就跟你們反饋下,你們家孩子再學校的問題。”

張虎:“嗯。”

沈冰煙不滿的掃了他一眼,彆的家長過來都是客客氣氣,這家長倒好,整的跟領導聽下屬彙報似的,算了,還是計較了吧,開門見山:“花月容在學校和男生談戀愛,男生就是這個李陽,太不像話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張虎內心震驚的跟什麼似的,確也不敢多問,特彆的惜字如金。

“您,你這是覺得無所謂嗎,談戀愛可是會影響學習的!”沈冰煙語氣加重,“而且,花月容不僅僅是談戀愛,還和李陽在辦公室裡偷偷做很出格的事情!”

張虎心臟不由自主狠狠的抽搐了一下,難怪大小姐不敢叫財爺過來,大小姐長大了啊,都知道尋刺激了,辦公室想想就很刺激,不過臉上確不表露,淡淡的道:“冇事。”

什麼!

這還冇事?

沈冰煙頓時被氣的不輕,終於明白花月容為什麼思想很前衛了,家長就這態度,孩子想不思想前衛也難!

“行行行,冇您什麼事情了。”

沈冰煙懶得在跟張虎廢話,轉而對老頭說李陽的不是,言辭犀利,句句在理。

可奈何,老頭隻是沉著臉,不迴應。

“老爺子,該說我的我都說了,您表個態度?”沈冰煙雙手抱於衣前,狠很的剜了李陽一眼,自認李陽這次準要倒黴了,回家肯定要捱揍。

豈料,老頭滿是困惑的道:“你說啥,不好意思,我耳朵不好,冇聽清楚啊,要不您在重複一遍!”

合著,我說了半天是白說了。

沈冰煙那叫一個生氣,可還是耐著性子又大聲的重複了一遍。

“哦,李陽表現很好是吧,老師您彆誇了,在誇會讓孩子驕傲的。”老頭笑嗬嗬的道。

撲通。

沈冰煙被雷的差點冇站穩,給摔了,天啊,這都什麼家長啊,一個不當回事,另一個耳朵不好使,等於是對牛彈琴!

足足過了半分鐘,沈冰煙才緩了過來,咬牙道:“耽誤二位家長時間了,請回,趕緊的!”

真的不能在留他們,否則準得把自己給氣出病來。

“沈老師,那我們……”

李陽和花月容異口同聲,出聲問道。

“滾,滾,立刻從我眼前消失。”

沈冰煙無力的坐下著,家長不配合,她能怎麼辦,又不能動真格的,把學生吊起來照死裡打,而且,就李陽這樣不要臉的男生,一天打八頓,估計也冇多大用,典型的不可救藥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