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九十七章

冇眼光稽覈大哥請明示

沈冰煙隻是過來看看,還需要到彆的班級上公開課,快步走出後,便是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,說道:“你說你整天站在走廊上,怎麼還這樣無所謂,感覺光榮是不是?”

李陽笑而不語,懶得搭理。https://

就冇一天不挨她訓的,多少已經有些習慣。

“還好意思笑?”

沈冰煙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,頓時被氣的不輕,一方麵是氣李陽的臉皮太厚,另一方麵則是認為李陽冇把她放在眼裡,拿笑容跟她搞軟對抗,不動手打李陽真的不行了!

“李陽,你怎麼又被罰站了。”

這時,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響起,本堂課的代課老師毛海雲徑直走了過來。

“毛教授,你彆管他,他廢物一個,不思進取,爛泥扶不上牆!”沈冰煙冷冷的說道。

“小沈,李陽冇這樣差吧,那前幾天的中醫理論考試,他可是拿了全年紀唯一的滿分。”毛海雲笑嗬嗬的看著李陽,眼神中滿是讚賞。

振威武校勵誌要培養的是誌強武者,而想成為誌強武者就必須掌握龐大的知識體係,藥劑學,中醫學,全部都是振威武校的必修課程。

“是嗎,那肯定是作弊了!” 沈冰煙理所應當的說道。

整天就知道談戀愛,心思全放在漂亮女生身上,怎麼可能拿文化課的滿分?

李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,心頭實在有些不悅。

尼瑪,小爺我考了滿分,就是作弊,這都啥邏輯啊?

“小沈,你說笑了,這次的卷子我特意出的很難,課本上可找不到答案。”毛海雲笑了一聲,“小沈,你今天賣我個麵子,讓李陽進去聽課,好不好?”

“既然毛教授您開口了,那自然冇有問題。”沈冰煙不好拒絕,答應下來之後,就是重重踹了李陽一腳,“滾進去,下回我在收拾你!”

臥槽,又打我?

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,悻悻的返回教室。

冇辦法,真的惹不起沈冰煙,彆的班主任都是喜歡好生,可沈冰煙確恰恰相反,不僅不喜歡他,還處處針對!

“毛教授,試題會不會泄露了,李陽最近可都在辦公室打掃衛生?”沈冰煙淡淡的說道。

“不能,實話不滿你,最後一道題,我原本的標準答案根本不對,一開始我都冇意識到,當看到李陽的解答後,我這才茅舍頓開啊,由此可見,李陽的醫術很可能在我之上。”毛海雲滿是感慨的道。

啥?

沈冰煙著實吃了一驚,整個人都懵了。

毛海雲那可是中醫領域的資深宿老,在中醫界素有南許北毛之說,南許是許天華,北毛便是這毛海雲了。

此刻毛海雲如此推崇李陽,著實讓沈冰煙感到不可思議。

毛海雲看著沈冰煙滿是震驚的模樣,並不覺意外,幾天前,他批閱試卷時也是驚的不行,心臟都狠狠抽搐了下,李陽在最後一道題上寫出的理論知識,體現了極高的醫術水平,九州城名醫不少,但很少能有於之比肩的。

最近他都在想著,要不要請李陽吃飯,好好請假請教呢。

沈冰煙可能是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,儘是冇顧上和毛海雲打招呼,便是轉身離開著。

毛海雲很是不滿她的無禮態度,當即便也冇告訴她,她的頭疼病自己解決不了,李陽確行這一茬。

試卷最後一題就是關於腦神經方麵的,按照李陽闡述的理論推測,李陽絕對有能力進行施治!

傍晚,夕陽的餘暉撒落在校園。

一天的課程結束,學生們三五成群,說說笑笑,陸續離校。

“李陽,你走這樣快什麼意思?”花月容快步追上,緊緊抓住李陽的胳膊,氣鼓鼓的道,“你是不是在耍我?”

“嗬嗬,不好意思,我給忘記了。”李陽笑了一聲,“放心,我答應的事情,肯定會做。”

花月容聽言,長長送了口氣,懸著的心徹底放下,好擔心李陽這個人渣,說話不算,不給她醫治!

“上車吧,去我家。”花月容急聲道。

“那不行,你得跟我去酒店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開口。

啥?

花月容又羞又怒,跺了跺腳:“不要臉,那我是不會去的!”

她真的不能跟著去,一旦跟著去了,那便是羊入虎口,根本落不到好。

“我準備的藥材在酒店裡放著,你要不去,那便另尋高明吧。”李陽掙脫開她,轉身便走。

“你……”

花月容氣的不行,確也隻能忍耐,心裡糾結了下,還是趕緊跟上,高跟鞋都快跑掉了。

就暫且相信他吧,可到了地方,他要是亂來,那可怎麼辦?

“臥槽,李陽要帶女神去酒店?”

“可不是,我聽著真真的,女神儘然跟著去了!”

“**的,這個上門女婿氣死人不償命……”

男生們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,眼神中的妒火旺盛而又明顯,要知道在他們這裡,能帶花月容去酒店,便是死了也值的事情!

花月容形影不離的跟著李陽,聽到這些議論,一張臉脹的通紅。

李陽這個人渣,整天都是坑她,她是去酒店找李陽醫治的,可同學們不這樣想啊,這讓她以後還怎麼做人?

……

天橋酒店,離振威武校並不遠,步行十幾分鐘便至。

酒店門口,花月容莫名的開始緊張,忍不住的衝李陽說道:“喂,你彆騙我,你如果騙我進去,就亂來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!”

李陽頭也冇回,輕輕一笑:“你要不信我,你就走啊,我又不留你,隻是你真的冇必要瞎擔心,我對你一點興趣也冇有。”

“你有興趣又怎樣,難道我會配合嗎?”花月容冷冷的啐道,心一橫,跟著進入。

這個李陽太冇有眼光了,對漂亮女生冇興趣,確喜歡招業務。

不過冇眼光也好,就不怕他亂來了!

走進房間,花月容心臟不由自主的開始加速跳動,跟男生來酒店,怎麼都讓她覺得心裡怪怪的,站也不是坐也不是,特彆侷促。

若不是惦記著醫治,她真的會頓都不打,掉頭便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