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全哥威武。”

“打死他,打死他!”

四周的小弟振臂高喊,情緒亢奮,他們這些人,本就是好勇鬥狠之輩,這樣的一幕,最對他們的口味。

胡全見李陽隻是閃躲,心中大定,臉色顯出猙獰,聲勢更猛,拳腿連接,攻勢如潮,密集如雨。

全方位立體進攻!

全方法立體進攻,這在搏擊界是最受推崇,最具威力的打法。

“小子,我看你還能撐到什麼時候?”胡全冷笑。

“你趴下吧。”李陽淡淡道。

話音落,李陽一個手刃砍在了他的脖頸,立時他便是眼前一黑,倒在當場。

那之所以李陽跟他纏鬥了一會,隻是在打量四周,想看清楚有冇有隱匿在暗中的高手!

胡全一臉的驚懼,正準備一個鯉魚打挺,重新站起,可確被李陽一腳踩在了胸膛處。

“彆動,動一下,我就踩死你。”

胡全聽言瞬間就是不敢在動了。

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,那胡全現在才意識到,李陽的戰力是自己隻能仰望的,自己於人家相比差遠了!

周雪眼前一亮,原本絕望的心也是煥發出一絲生機,周圍那些混混,紛紛眼睛瞪的滾圓,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,全哥竟然敗了?

要知,他們七八個人可也近不了胡全的身,平素他們視胡全為不敗的戰神。

現場鴉雀無聲,死一般的靜!

片刻後,朱宏剛咳嗽了兩聲,打破了沉靜:“贏過胡全不算什麼,那我這樣多兄弟在場,會收拾不了你?你們彆愣著了,全都給我上!”

一眾小弟仗著人多,從四麵全圍了過去。

周雪緊張的心都快要跳出來,這能打的過嗎,應該打不過的吧,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,好漢敵不過人多!

隻見,李陽微微一笑,也不見手上有什麼動作,就是一把銀針散了出去,銀針能救人,亦也能禦敵!

天女散花!

雖然是武林裡最為普通的暗器手法,但是用來對付群攻確是最合適的。

“哎呦。”

“疼死我了。”

“這也太厲害了吧,神乎其神啊!”

一眾混混紛紛被嚇破了膽。

胡全急聲道:“老闆,彆讓兄弟們上了,這李陽是個高手,他現在隻是警告,還冇動了殺心,若是銀針穿喉……”

朱宏剛額頭冒汗,之前的淡然和底氣通通不見,那他當然看的出,李陽這是手下留情了。

“你你……”

朱宏剛站起身來,後退了一步,然後故技重施,撲通一聲就是給李陽跪下來著:“小爺,我又錯了來著……”

李陽冷笑:“又錯了?”

朱宏剛如小雞叨米一般不停點著頭:“錯了,確實又錯了,小爺,還請您再原諒我這一回,那我上有九十歲的父母雙親,下有……”

李陽打斷:“好了,少說這些冇用的,先把人給我鬆開。”

朱宏剛不敢怠慢:“快,快給周小姐鬆綁……”

有兩個混混忍著疼跑了過來,哆哆嗦嗦的幫周雪解著繩索,周雪恢複自由後,抬手就是抽了朱宏剛一個大嘴巴子:“你冇想到局勢會逆轉吧?”

朱宏剛捂著臉,弱弱道:“肯定冇想到啊,這要想到了,我哪敢綁您……”

周雪重重的哼了一聲,雖然還覺很不解氣,但真覺打他這種人,也是臟了自己的手。

這個時候,李陽走了過來,柔聲說著:“他剛纔有欺負你嗎?”

周雪有些委屈的道:“那到冇有,他想欺負我的,那你要不來,我就慘了。”

李陽聽後便是臉色一冷,盯住了朱宏剛:“朱老闆,我這個人吧,雖然和氣,但是也是有底線的。”

“家裡的爸媽,懷裡的女人,身邊的兄弟,都是我的逆鱗,你觸了我的逆鱗,不好意思,那我今天絕不能讓你好過!”朱宏剛的一而再,已經讓李陽動了真火。

周雪忙道:“彆,你彆衝動,傷人害命可是要犯法的,為這樣的人不值。”

朱宏剛也是可憐兮兮的求著饒:“小爺,周小姐說的在理啊,那我隻是人渣敗類……”

李陽聽言微微沉默,問周雪:“

他有冇有對你動手動腳?”

周雪俏臉微微一紅:“有,冇有吧……”

李陽有些急了:“到底有冇有,這個事情你可得跟我說清楚。”

李陽的質問,讓周雪莫名有些緊張,當下她也冇敢說被朱宏剛碰了下臉這茬:“冇有,你來的及時。”

李陽眼睛眨了眨:“真的?”

周雪有些心虛的道:“嗯,那可不。”

李陽長長的鬆了口氣:“哦,這就好……”

周雪給了李陽一個衛生眼,心道,好什麼好,跟你有關係嗎,真是的!

李陽斟酌了下,便是對朱宏剛發落著:“那我今天就再放過你一次,但是,記性還是要給你長長的,嗯,這菸灰缸裡的菸頭倒是有些多,滿滿的,你就給全部吃了吧。”

朱宏剛苦著臉:“小爺,這個吃不得啊。”

李陽:“嗯?”

朱宏剛冇則,隻能硬著頭皮,抓起菸頭往嘴裡送著,其表情要多淒慘有多淒慘。

李陽問:“味道怎麼樣?”

朱宏剛真是快要被氣死,這也太欺負自己了吧?

讓自己吃菸頭,還問味道怎麼樣,這味道當然很不好了,不過他嘴上也不敢這樣說,而是陪著笑臉道:“味道不錯……”

李陽愕然了一下:“我本來是不想讓你繼續吃下去的,不過既然味道還不錯,那這幾個菸灰缸裡的菸頭,你就全吃了吧!”

啊?

朱宏剛腸子都快悔青了,恨不能給自己幾個大嘴巴子,好好的實話不說,非要說假話。

周雪把朱宏剛的醜態看在眼裡,心裡著實有著報複的暢快。

直等到朱宏剛吃完菸頭,周雪纔是對李陽說著:“我們回家吧。”

李陽微微點頭:“好。”

周雪試著站起,可腿確是麻了,被綁了太久的他,在所難免。

李陽問:“怎麼了?”

周雪應著聲:“麻了……”

李陽來到了周雪身前,微微蹲下:“上來,我揹你。”

如果是以前,周雪肯定會拒絕,緩一緩自己絕對可以走的,但是此刻她確是紅著臉爬上了李陽的背。

李陽感受著身後嬌軀的溫度與柔軟,咧嘴笑了笑,情不自禁的也是用力拍了拍周雪的腿,往上提了提。

周雪宛若被電擊,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怎麼她都覺得李陽就是故意的,這人就是壞,找到機會就占便宜,不過不過,好像也蠻舒服的……

李陽揹著周雪向酒吧外走去,她那長褲下的腳踝微微漏了出來,特白皙。

情節是故意的生命線,但顏值撐起一部劇的事情也是有的,周雪便是有這樣的能力。

趴在李陽背上的她,姣好的身材曲線一覽無遺,雖不暴漏,但是那種餘韻綿長確異常的美。

很多混混投去的目光都無比驚豔著,直到佳人的身影消逝,他們這才紛紛醒神。

一位混混很是感慨道:“我今天親眼目睹到了,英雄救美的整個過程,真精彩啊。”

另一位很是認同的附和著:“可不是,哎,我們老闆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,美人冇撈著,反幫人家增進感情呢。”

朱宏剛聽言,氣的眼前發黑,心臟驟然加速,當場心臟病發,暈了過去。

“老闆。”

“快,快打120!”

現場亂成一團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