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零三章

青春的朦朧於熱血

中午,食堂。

當花月容和蔣晴晴走進來的那一刹那,不知有多少男生瞪大了眼睛,呼吸無形中急促。

以前在食堂的生意並不好,可最近倒是明顯好轉,老生們為了看漂亮學妹,也不下館子了,一到飯點就貓在了食堂。

花月容一身白裙,身材緊緻,走起路來,步伐搖拽身姿。

蔣晴晴身穿黑色運動衣,清純如水,尤其一雙雪白的腿,修長細消, 煞是好看。

咕咚。

暗暗吞嚥口水的聲音,此起彼伏,甚至有人口水都流了出來,而不自知。

“阿姨,快給我來份紅燒肉,肥的我要肥的。”花月容急聲道。

“月容,你都不怕長胖的嗎?”蔣晴晴忍不住的問了一嘴,冇等迴應,便是衝著視窗喊道,“給我來份素的吧。”

“我打小就愛吃肉,長不胖的。”花月容笑了一聲,“訓練強度那麼大,隻吃素的怎麼能行,身體會跟不上的,另外李陽可還冇來呢,你不幫他打一份嗎?”

“阿姨,快給我來份紅燒肉,哦不,兩份。”

蔣晴晴趕緊道。

食堂裡的葷菜屬於那種來遲了,就冇有份的存在,要不然花月容纔不會急著拉她過來呢。

給蔣晴晴打了兩份之後,食堂視窗內,紅燒肉已經見底。

“搞什麼啊,又冇有肉了。”

“新生不給下館子,還不給肉吃,什麼意思啊!”

“算了,隨便吃點吧,早上累成了狗,實在是餓啊。”

新一班的男生因為要洗澡換衣服,所以來遲了一些。

“各位同學,稍安勿躁,明天,明天肉一定管夠。”

視窗內的黑西裝大聲的喊了一嗓子,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。

他是食堂的承包商,自從振威武校建校起,他便在了,隻是生意一直都不好,年年虧損,如果不是今年校方許他新生必須在食堂吃飯,他都要撂挑子不乾來著。

現在好了,不僅新生過來吃飯,老生們也都過來了。

這真是要發財的節奏啊!

“月容,你這紅燒肉,分我一些唄。”何景山滿是期許的說道。

“想什麼呢,還分你一些,一點肉沫都不能給你,快走開!”花月容冇好氣打發著,她好不容易搶到的,怎麼可能分給同學?

何景山悻悻的閃到一旁,緊接著洪江湊了過來:“晴晴,你打了兩份啊,給我一份好不好?”

“不好,走遠些,彆煩。” 蔣晴晴沉著臉,冷冷的道。

她是給李陽打的,這個洪江還想惦記,真是白日做夢!

另外她心情正不好呢,原本以為李陽還冇來,結果打完餐找座位的時候這才發現,李陽已經來了,不僅來了,身邊還圍了好多女生。

“陽陽,你就把微信號告訴我嘛。”

“陽哥,我很有錢的,隻要你答應跟我處對象,你要多少錢,我都給你。”

“好哥哥,我不僅有錢,身材也好啊,你如果不信,可以換地方檢查。”

女生們柔聲細語,望著李陽的目光中也滿是迷戀。

“太不要臉了,好氣啊。”蔣晴晴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,冷冷的道。

花月容直接拉住蔣晴晴上前,開口道:“美女們,麻煩讓讓,我的身手你們剛纔也看到了,嗬嗬。”

一群女生雖然滿心的不情願,可還是趕緊散了去。

化境武者,實在打不過啊。

蔣晴晴喜滋滋的坐在李陽身邊,內心之中對花月容充滿了感激,關鍵時候還得靠閨蜜,如果不是閨蜜出麵,她真的拿那些小妖精冇則。

花月容坐在了對麵,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:“李陽,你是冇把我的警告當回事啊,我再警告你一遍,你若在敢跟女生走的進,我可真打你來著。”

“姐大,小弟記著了。”李陽抬起頭來,隨便敷衍著。

這個花月容有了點實力,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,一副大姐的派頭,看著實在有些好笑。

花月容滿意的點了點頭,夾起一塊紅燒肉放在了李陽的餐盤裡:“你都喊姐大了,那姐大也不能虧著你,快吃吧小弟,以後你跟著姐大吃香的喝辣的,有誰敢欺負你,儘管找我。”

李陽笑了一聲,懶得跟她計較。

尼瑪,什麼姐大,之前說的好好的,她是自己的婢女,結果幫她醫治過後,她就不認賬了。

不遠處的何景山瞧在心裡,麵色鐵青,氣的難受。

他管花月容要肉吃,就是肉沫都冇有,結果轉過來確給了李陽那麼一大塊,同樣是男生,憑什麼差距這樣大啊?

“李陽,我幫你打的菜,你能吃點嘛?”蔣晴晴把餐盤推到了李陽麵前,柔聲說道。

“那,那我就勉強吃點好了。”李陽無奈說道。

真不是裝比,而是已經吃飽。

可這一幕在洪江看來,那李陽就是個徹頭徹尾裝比犯,**的,這個上門女婿,得了便宜還賣乖,老子管晴晴要不到肉吃,現在全給了他,他還不情不願的。

“李陽,你夾菜很累的吧,還是我幫你吧。”蔣晴晴夾起肉,放在了李陽的嘴前。

“這……這不用了吧?”李陽頗為尷尬的說道。

“哎呀,你就快吃嘛。”蔣晴晴含羞帶嗔,美麗的眸子裡儘是柔情。

場麵很甜,當眾撒狗糧, 直接虐的餐廳裡的單生男生們,想死的心都有了,心裡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。

而女生們則是紛紛的撅著嘴巴,滿臉的不高興。

“也不嫌害臊,還官小姐呢。”

“她冇羞冇躁已經是實錘,隻是李陽竟然讓她喂啊!”

“不是同桌關係嗎,莫不是李陽騙人,天啊,我冇心情吃飯了!”

蔣晴晴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,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顏,她本來就是故意的,就得讓小妖精們看看,李陽到底是誰的!

花月容則是扭頭說道:“各位美女,彆惦記我小弟了,惦記不上的,論長相你們好像比晴晴稍微差了那麼一點,要不你們去整個容?”

“哼,誰想惦記啊。”

“不惦記就不惦記,本來就不稀罕。”

“長的好看,了不起了,得意什麼啊。”

女生們氣鼓鼓的對慫著,不過各各眼神哀怨,心裡也是傷心之極,甚至有個彆的還真產生了要去整容的心思!

李陽自始自終都冇有說話,懶得澄清,誤會了也好,省得她們老是圍著自己。

“同學們,快,快出來,飛翔武校的人過來挑戰,已經連著打傷了我們三十多人。”

“現在無人敢應戰,老師麵子都掛不住了……”

這時,一位老生匆匆的跑了進來,氣喘籲籲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