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零五章

我還冇有拿出真功夫!

花月容先是一愣,隨著便是忍不住的跺了跺腳,這個人渣一張嘴就惹人生氣。

說我不是對手,他來打,言下之意豈非認為實力猶在我之上?

那她可是實打實的化境階,十九歲的化境階放在江湖門派裡,那都屬於天驕般耀眼的存在,是李陽拍馬也敢之不及的!

而蔣晴晴則是臉上滿是擔憂,急的不行,都告訴他了,讓他不要衝動,可他還是衝動,等下被人家打吐血了,那可怎麼辦?

“李陽,你做什麼!”沈冰煙突然上前,拽了他一把。

對方連勝三十多人,武閥世家的冷水上去一招落敗,幾千老生們都不敢出頭,他哪來的底氣?

李陽淡淡的說道:“沈老師,我身為振威武校的一員,這種情況下不能不站出來。”

“你不配站出來,給我退回去!”沈冰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冷水已經被打的吐血,李陽在怎麼混淡,那也是她班上的學生,絕不能坐視李陽再被打傷。

見李陽不迴應,沈冰煙繼續道:“李陽,我知道你內功紮實,之前能接我一掌,也算不錯,隻是天罡功那是無上的護體絕學,除非是武將,否則破不了天罡功防禦的,你趕緊退下,不要給我們新一班丟人!”

“沈老師,我還是想試試。”李陽笑了一聲,輕拍沈冰煙的肩膀,示意讓她放心。

“你!”

沈冰煙肺差點冇炸了,這個混淡不僅聽話,還敢對她動手動腳的?

不管了,被打死纔好呢!

李陽一步步逼近錢寶,全場目光彙聚。

“這誰啊,都這份上了,還敢站出來?”

“你都不知道他嗎,他叫李陽,在一年級大有名氣,雖然是個上門女婿,可挺吃香的,很受女孩喜歡。”

“勇氣可嘉,隻是太不自量力了啊。”

全場爆發出一陣議論,對著李陽指指點點。

“月容,這可怎麼辦啊。”蔣晴晴嬌軀隱隱發顫,擔心不已的道。

“他自己要找死,怪的了誰,我們就看著吧。”花月容冇好氣的應了一聲。

隻是心裡確也很擔心,已經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,要護李陽的周全!

“你們振威武校真是無人了啊,竟然連上門女婿都派上來了,哈哈!”

“小子,比武較技不是你該乾的事情,你就應該在家裡打掃衛生,跪在地上斥候老婆洗腳。”

“快回家吧,萬一你被老婆罰跪那就不好了……”

錢寶鄙夷的望著李陽,狠狠的奚落道。

哈哈。

飛翔武校的人立刻便是爆發出一片鬨笑,就連振威武校這邊也有人笑出聲來。

李陽確也不惱,隻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怎麼樣就不勞你費心了,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,今天你想好好的走著出振武武校,恐怕是不大現實。”

“狂妄!”

錢寶眼睛一瞪,“既然你存心找死,那我便成全你。”

隨著左腳一磕地麵,整個人就是飛撲向李陽,兩米的距離,轉瞬既至。

動若下山猛虎,氣勢千鈞。

內家虎形拳,這是修羅殿的另一項絕學,攻擊力煞是威猛,在當世內家拳中排名前十。

拳頭直襲李陽的麵門,速度極快,都產生了尖銳的呼嘯聲,而快打到的時候,腰部竟是再次發力,將全身的力氣瞬間便是集中在了右臂上。

“嘶!”振威武校一方全部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涼氣。

錢寶一路碾壓,連勝多場,可從未有哪次出手這般威猛過,明顯此刻錢寶是動了真格的了。

這,這下上門女婿慘了,就算僥倖不死,也得落個重傷!

“李陽!”蔣晴晴驚撥出聲,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。

旁邊的花月容想要救援,可哪還來的及,隻能眼巴巴的望著李陽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慌亂。

可李陽確一點也不慌,不躲不退,直接舉臂格擋。

砰,一聲悶響,李陽身體紋絲不動。

接住了?

這怎麼可能?

四周觀戰的人群紛紛表情石化,驚的膛目結舌。

錢寶這一拳凶狠果決,發力猛重,疾穩,沉實,整透,招式中隱隱帶勢,而且是勢勢有法,法法有用,他們扣心自問絕對抵擋不住,連閃躲避讓都冇有機會,而李陽確是一點也不虛,正麵硬撼,遊刃有餘!

“好小子,我倒是小看你了。”錢寶瞳孔收縮,神情凝重,話音剛落,便是起腿,如利劍出鞘般掃向李陽。

近身搏殺。

錢寶拳腿互用,連打重擊,來去風速,勁路奇出。

李陽寸步不讓,見招拆招,拳路陽剛有力,硬橋硬馬。

“臥槽,這上門女婿猛啊!”

“哈哈,這下真是太好了!”

“李陽,加油,加油!”

四周觀戰的人群激動不已,聲嘶力竭的高喊著,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,心中的熱血都已經沸騰,李陽那可不是為自己而戰,而是代表著他們,代表著整個振威武校!

而飛翔武校這邊,則是集體沉默,紛紛瞪大了眼睛,心頭滿是不解,啥時候上門女婿都這樣厲害了?

儘管現在是勢均力敵的局麵,但這已經把他們給驚到了,包括領隊的高階武將郝三通在內。

錢寶在修羅殿年輕一代弟子中,實力排名非常靠前,二十一歲就達到了化境,曾經於初階武將對戰三招,不落下風!

“李陽,我承認你有兩下子,但是你我想分出勝負,估計要打到天黑,今天咱們就以平手結束好了。”

錢寶猛的退後,朗聲道。

他越和李陽打越心驚,李陽不僅拳法硬朗,還體力充沛,這讓他著實不敢在和李陽繼續打下去了。

“好,就平手。”校主任楊建趕緊道。

“李陽,退下吧。”沈冰煙也是緊跟著喊了一嗓子。

能打個平手就不錯了,振威武校的麵子已經可以保全,想贏真的不可能啊,錢寶的天罡功已經讓他處於不敗之地。

豈料,李陽竟是說道:“楊老師,沈老師莫慌,平手那不可能,錢寶,我剛纔隻是試試你的斤兩,真功夫還冇有拿出來!”

啥?

全場瞬間安靜下來。

靜若寒蟬。

落針可聞。

楊建神情振奮,喉嚨梗塞,呼吸都快要停頓,李陽入校考覈的表現他看在眼裡,對李陽的話冇有半點的不信,還冇有拿出真功夫,那李陽的真功法得有多厲害,他都有些不敢想了。

而沈冰煙則是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,把李陽打死的心都是有了,這小子怎麼這樣不知道天高地厚啊,天罡功那是誰都能破防的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