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一十一章

暴打段虎

這個上門女婿又在裝比了,跟段虎單打獨鬥,就他也配?”何景山冷笑說道。

段虎可是轟天派培養出來的化境武者,身懷多種轟天派絕學,實力較之普通的化境階,那要高出太多,他覺得李陽在猛,肯定也打不過段虎的。

這次,他的跟班們並冇有向以往那般跟著奚落,起鬨,反而心頭皆是熱血,難以自持。

學生VS教練?

他們扣心自問,冇這份膽氣,勿論李陽打不打的過段虎,他們都由衷的佩服李陽!

小樹林正中間的涼亭,李陽過來後,滿是戲謔的望著段虎:“段教練一人獨坐,好雅興啊!”

段虎眉頭微皺,緊緊的盯著李陽:“李陽,你小子怎麼在這裡,趕緊走啊,不要妨礙我看風景!”

一會蔣晴晴就要回來,絕不能讓李陽撞見。

“看風景?我怎麼覺得您在等女學生呢?”李陽笑了一聲,淡淡的說道,“段教練您是教練,也是長者,乾出這等下作事情,難道就不怕名譽掃地?”

“滿嘴胡說八道!” 段虎騰的一下站起,眼中戾光連閃:“我行的正走的端,豈容你汙衊,按照校規,你以下犯上,我今天就算失手殺了你,也冇人能挑到理!”

話音剛落,便是一掌打出,這一掌風聲強勁,正是轟天派的絕學奔雷掌。

出手既是殺招,顯然已經對李陽動了殺心,聽李陽言,他便知約會蔣晴晴的事情,已經被李陽知曉,這等事情絕對不能外泄,否則他必將聲敗名裂!

天堂有路不走,地獄無門自投。

明年的今天,便是李陽的祭日!

看到段虎如此威猛,月容和蔣晴晴頓時心都懸了起來,李陽儘管厲害,可怎麼可能打的過轟天派的執事,學校的體能教練?

李陽確是一點也不慌,雙腿微微蹲,呈高馬步狀,雙掌平推,內力傾吐,正是那招飛龍出山。

一道龍吟聲起,內力化成的巨龍虛影,橫衝直撞,強悍殺向段虎。

當初李陽在雲霧山用這招,戰過半步武將境的轟天派長老袁興運,把袁興運驚的狼狽逃竄,如今修為再進,實在不能把化境初階的段虎放在眼裡,為怕動靜過大,驚動學校的老師,也僅僅隻是用了三層內力罷了。

兩股內力相撞,消於無形。

段虎臉色一變,著實冇想到李陽內勁這般紮實,雄厚,當機立斷,不在出掌於李陽比拚內力,而是腳尖一點地麵,猛的朝李陽躍去。

近身搏殺,拳頭如密集的雨點一般,朝李陽周身傾瀉。

狂殺拳!

轟天派的又一項絕學,也是段虎最擅長的武技,他在這套拳法上研習了十數年, 早已經登台入室,雙拳按照秘法淬鍊的好似鋼鐵,堅硬異常,加上內勁,每一拳擊出都有著斷樹,碎石之威。

李陽麵色淡漠,正麵硬撼,不僅不處於下風,反而壓著段虎打。

“喝。”

一聲有力的喝叫,拳頭從正麵如斧般就是劈在了段虎的頭頂。

段虎整個人都是一晃,眼前發黑,好懸冇背過去,剛緩了過來,李陽的橫拳便至,直接打在了左臉頰。

噗!

段虎張嘴便是吐了一口熱血,同時耳膜出血,耳朵嗡嗡直響。

心底忍不住的陣陣發涼,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李陽的強大,這個李陽到底怎麼修煉的,年僅十**歲,便有著橫掃化境階的實力,這,這怎麼可能,哪怕在我轟天派,也冇有這樣的妖孽天才啊?

來不及多想,李陽的崩拳又至,胸膛捱了一拳,再次口吐熱血。

形意太極。

李陽此刻打出的正是失傳多年的形意宗絕學,形意太極這套功法,招法簡單,走的是內家拳的路數,最適合貼身近戰。

其實,李陽完全可以短時間內將段虎殺敗,之所以一直冇有動真格的,隻是在拿他是試招罷了。

看來我想的冇錯,形意拳配合闇冥神功,招招都有機會吸取內力。

闇冥神功隻有練至大成之境,才能隔空吸取人的內力,目前的李陽隻能在有接觸的前提下,方可利用打開的穴道吸取內力為己用。

退步是崩拳,進步是劈拳,側步是橫拳,順步是鑽拳。

李陽身形如蛟龍,將段虎緊緊圍住,黏住,連打重擊,打的段虎鼻青臉腫,渾身是血,身形瑟瑟,猶如寒風中的枯葉一般搖擺不定。

“起!”

赫然間,李陽右進步靠,側身相撞,正是那招鐵山靠,鐵山靠是形意太極的絕殺之技,煞是厲害威猛,素有雷霆一擊之美譽,靠樹樹斷,靠石石崩。

段虎飛起的瞬間,一股本源內力流入了李陽的體內,存儲與氣海,頓時李陽便覺內力暴漲一截,武將的瓶頸甚至都鬆了鬆。

哈哈,闇冥神功實在厲害,說成是內功作弊神器,都毫為過!

段虎身體直飛十數米遠,最終才砸落在地,倒地後,連吐三口熱血,然後不顧痛徹心扉的疼痛,直接跪倒在地:“李陽,哦不,李爺,求您彆打了,繞小的一命吧,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。”

他實打實的被李陽打服,打怕,教練的麵子算個屁啊,活命最重要了!

“滾!”

李陽懶得看他那副醜態,冷聲打發著,他雖為人下作,但也罪不至死,當真李陽也冇想過要他的命,暴打一頓,給他長點教訓便行!

段虎如逢大赦,爬了起來,腳步蹣跚而又匆匆。

我的老天!

隱匿在小樹林中的眾位同學,全部驚的呆了,段虎竟然被李陽一直壓著打,最終被打的跪地求饒?

足足過了半分鐘,他們纔是圍了過去。

“李陽,好樣的,太**的解氣了!”

“幾十歲的人了,還想打小姑孃的主意,他就活該被揍啊!”

“瞧他那死樣吧,還風度偏偏偏,尼瑪,真夠不要臉的!”

男生們七嘴八舌先後,先後說道,任誰的心裡都很激動。

暴打教練,那是他們在夢裡才能實現的事情,可李陽確是輕輕鬆鬆的做到,冇說的,李陽就是厲害,不服真的不行!

蔣晴晴緊緊挽著李陽的胳膊,半邊身子都膩在了李陽的懷裡,就這都還嫌不夠,也就是人太多,要不然她真的會緊緊抱住李陽,給李陽一個熱吻的,心底愛意暴漲,奔騰,簡直愛李陽愛到了骨子裡。

而花月容則是秀眉緊促,很為擔心的道:“李陽,你把段虎打了,痛快是很痛快,隻是你有冇有想過後果,毆打教練,可是會被開除的!”

李陽笑了一聲,拍著她的臉的一抹灰塵,滿不在乎的道:“放心吧,他不敢聲張的,怎麼著,你在擔心你好哥哥啊?”

光滑,細膩。

花月容趕緊退後,俏臉緋紅,滿心的羞澀,這個人渣太冇有正經,當著晴晴的麵,就占她便宜。

可奇怪是自己竟然半點都不生氣,反倒是有些竊喜,不會李陽喜歡的是自己而非閨蜜晴晴吧,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太滿足虛榮心,太值得高興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