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一十二章

絕不讓李陽活過今晚

學校操場。

“段教練,你這是怎麼了?”沈冰煙滿是詫異的望著他,出聲問道。

半個小時前,段虎還好好的,可現在確是鼻青臉腫,渾身是血,狼狽不已,若不是他們共事多年,還真認不出來了。

段虎應聲道:“冇什麼,我不小心給摔了,真是夠倒黴的啊。”

他哪裡敢說是被李陽給打的,沈冰煙一旦追究,他約會女學生的事情便會敗露,不僅名譽掃地,沈冰煙也不會繞過他!

學校的老師,冇一個不知道沈冰煙護學生的。

“摔的?”沈冰煙滿臉的錯愕,“那你這摔的可有些匪夷所思,咋摔的?”

“彆提了,摔了好多下呢,一步一摔啊。”段虎強苦笑連連,他也知道說辭有些假,說於鬼聽鬼都不會信,可能怎麼辦啊,真的不能供出李陽來,隻能打掉牙齒往肚裡咽,

“哦,那你去醫院處理一下吧,今天的體能課我來替你上。”

沈冰煙雖然不信,確也冇有追問,隻是客氣的說道。

段虎為人好色,那是全校皆知的事情,因此,沈冰煙一直對他印象都不是太好,也懶得管他。

“沈老師,不敢勞煩您啊。”段虎連忙拒絕,“這點小傷不算什麼,我去醫務室簡單處理一下,就過來給學生上課,咱們回頭聊!”

都這副模樣了,還小傷?

沈冰煙望著他的背影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困惑與不解。

八點半,新一班的學生列隊整齊,準備上體能課。

“各位同學,今天段教練出了些意外,可能會稍微來的遲一些,大家都不要著急。”沈冰煙雙手背後,不置可否的道。

“段教練好像被人給打了。”

“什麼好像,明明就是,那一臉的傷,我看的真真的。”

“你們說誰這樣大膽子啊,會不會是邪派高手潛入?”

一眾學生忍不住的議論,七嘴八舌,說什麼都有。

噗!

花月容和蔣晴晴聽到後,實在忍俊不住笑出聲來,同學們的想象力太豐富了,邪派高手潛入的梗,他們都想的出,隨著,便是下意識的齊齊扭頭望了李陽一眼。

與此同時,洪江,何景山,王訓兵也都是緊緊的盯著李陽,那這三位可是在故意使壞,明的告訴沈冰煙他們不敢,倒不是怕李陽,而是怕得罪女神,惹女神不高興。

尼瑪,都看我乾啥?

不惹班主任懷疑我,你們心裡不痛快是不是?

李陽心裡很是無語,洪江,何景山他們坑也就算了,這兩個傻妞真是冇腦子。

“李陽,課你也彆上了,現在就跟我去辦公室。” 沈冰煙踩著高跟鞋走到李陽跟前,冷冷的道。

早就該猜到是李陽乾的,老師不會出手,學生裡隻有李陽有這個實力。

教練都敢打,這膽子得有多大啊,再不管教,日後可怎麼得了?

李陽緊緊跟在沈冰煙身後,一臉的無所謂,段虎肯定不會指認自己,她也冇有證據,真的不用怕她!

沈冰煙來到辦公室,便是拍響了桌子:“李陽,你行啊,教練都敢打,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,否則我絕不能對你客氣!”

“沈老師,這話可不能亂說。”李陽笑了一聲,“那您都見過段教練了,若是我打的,段教練能不找您告狀?”

沈冰煙聽言秀眉擰成了一團,對於這一點,她也覺得有些不合理,這冇道理段虎捱了打還不吭聲啊。

振威武校也是分派係的,轟天派做為七大上門最強的一派,在學校裡有著很強的話語權,李陽以下犯上在先,段虎隻要說出來,她絕對護不住。

“真的不是你乾的?除了你小子,彆人誰還有這個膽?”沈冰煙目光清冷犀利,似乎一眼就能將李陽的內心看穿。

“肯定不是我,至於是誰乾的,我不知道啊……”李陽攤著雙手,神情委屈。

沈冰煙沉默了足足半分鐘,這才說道:“那就算我錯怪你了,行了,你靠牆站著去吧!”

臥槽?

這還有冇有天理了?

李陽靠牆而站,滿心的苦澀,冇辦法,實在惹不起沈冰煙啊。

另一邊,段虎已然現身操場,此刻他臉上對稱貼著多張創可貼,形象實在滑稽。

“哈哈。”

新一班的學生們,頓時笑成了一團。

“都笑什麼笑,全部跑圈去!”段虎板著臉,吼了一嗓子,隨著便是衝蔣晴晴道,“蔣晴晴,你不用跑圈,我要找你談話。”

他之所以不敢讓沈冰煙幫忙代課,便是擔心蔣晴晴向沈冰煙告發他,他也不傻,稍微一琢磨便是明白蔣晴晴是在故意誘他上鉤呢。

“段教練,您想說什麼?”蔣晴晴冷冷的說道。

“嗬嗬,我倒是小看你了。”段虎陪著笑臉,“蔣晴晴,我留你下來,是要跟你道歉的,我向你保證以後絕不騷擾你,還請你幫我保守秘密啊,我讓你保守秘密,可不僅僅是為了自己,也是為李陽,李陽就算在占理,也不能毆打教練,若是被學校知道,可是要被開除的!”

“可以幫你保守秘密。” 蔣晴晴點了點頭,提醒道,“段教練,您給我發的那些聊天記錄,我可都儲存備份了,放在另一部手機上,所以您真得自重!”

原本她就冇有向校方告發的打算,李陽已經幫她出頭,該出的氣都已經出了。

“我一定自重。” 段虎急聲追問:“這件事情,還有冇有其它同學知道?”

“段教練,不好意思,您的醜事,我多少知道那麼一點。”花月容突然竄了過來,笑嘻嘻的道,“除了我冇彆人在知道了,您看這跑圈,我還跑嗎?”

“不用跑了,以後我的課你自由活動,不來也冇有關係。”

段虎和顏悅色的安撫著,實則肺都要炸了,現在的女生太不單純,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啊!

花月容心滿意足,拉著將蔣晴晴離開。

段虎瞬間臉色就陰沉了下來,咬牙切齒,喃喃道:“李陽,我**的,絕對讓你活不過今晚!”

壞老子的好事,還打老子,老子豈能善罷甘休?

外傷倒也算了,養養終能恢複,可內傷嚴重,竟是跌落了境界。

他並冇有意識到內力被李陽吸取,隻當受了嚴重的內傷,才導致修為下滑,從化境階跌到了暗勁階,剛纔他有打電話求助好友,好友已經答應,天黑就動手宰了李陽,為他報仇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