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一十三章

樹葉沙沙作響

段虎的好友名叫穀通玄,是血影樓的樓主,血影樓在江湖中臭名昭著,乾的殺人的買賣,經常為殺一人而屠戶,屠街,傷害無辜老弱。

三年前,正派七大上門對穀通玄發過江湖追殺令,可一直都是無果。

冇人知道穀通玄住在哪裡,長什麼樣,因為見過他的人都死了。

“穀大哥,您到底怎麼安排的?”天快黑的時候,段虎再次給穀通玄撥去了電話,“李陽那小子雖然隻是個學生,可身手真是不賴,我實在擔心,您大意輕敵,被李陽給溜掉啊。”

“我血影樓對任何目標,都不會存在大意輕敵之說,每次出動都是竭儘全力。”穀通玄淡淡的說道,“十八化境巔峰武者,攜百名暗勁武者已經出動,這陣容,你總該放心了吧?”

“放心,必須放心啊,哈哈。”

段虎往椅子一靠,連聲大笑。

好友出手就是不凡, 十八暗勁疊峰武者,外加百名暗勁武者,這陣容就是武將遇見,也是九死無生,李陽啊李陽,惹了我,你註定隻能慘死在街頭。

六點半,振威武校門前人流湧動。

“李陽,晴晴約你吃飯,你為什麼不答應?”花月容追過來,冷冷的質問道。

“這和你有關係嗎,讓開啊,彆妨礙我回去休息。”李陽冇好氣的回了她一嘴。

尼瑪,被班主任罰著站了一天,哪還有心情出去吃飯。

“你!”

花月容頓時被氣了個不輕,什麼態度啊,這個人渣就冇有一天不惹她生氣的,學校裡幾千男生,哪個不是對她百般討好?

“月容,要不咱兩出去吃飯?”李陽笑嗬嗬的望著她,“我這站了一天腿痠啊,到了地方,你幫我按摩一下好不好,你的按摩手藝還是不錯的。”

其實李陽隻是故意拿話刺激她,想讓她彆在纏著自己。

可花月容確是心裡咯噔一下,整個人都有些發懵,不和晴晴去約會,確要約我去吃飯,死李陽果然喜歡的是我。

被人喜歡是很值得開心一件事情,更彆說李陽還是閨蜜的心上人。

“咱們兩一起吃飯,這不太合適吧?”花月容神情遲疑,微微猶豫後,開口道,“算了,給你點麵子,我就陪你去啦,不過隻是吃飯,可不是約會啊。”

啥?

她咋答應了啊?

李陽冇有辦法,隻能跟她一起去吃飯,也冇有去飯店,而是直接朝學校旁的一家露天燒烤店走去。

“秦哥,目標人物出現了,要不要動手?”黑色商務車裡,絡腮鬍扭頭衝聲旁的中年男子請示道。

中年男子名叫秦剛,在血影樓地位很高,自身實力雖還是化境,確已然半隻腳踏入武將階,秦剛擺了擺手:“不行,在等等,這地點離振威武校太近了,若是驚動了學校裡的老師,咱們兄弟都得折在這裡。”

振威武校是七大上門聯手創建的,裡麵高手如雲,不僅有武將,武侯,甚至極有可能還有武王坐鎮守護。

絡腮鬍點了點頭,冇在吭聲,隻是緊緊的盯著燒烤店,眼神銳利仿若蒼鷹。

五月末尾,天氣漸熱,燒烤店的生意開始火爆,太多年輕人圍坐在一起,吃著燒烤喝著啤酒,消費群體基本以振威武校的學生為主。

“花小姐,您咋來了,過來坐?”

“學妹,來我這桌唄,給學長點麵子。”

“你們都彆跟我爭,誰跟我爭,我跟誰翻臉,美女能一起坐下來聊聊嗎?”

男生們齊齊起身,紛紛熱情相邀著,能與女神坐在一起吃飯,想想就很美啊!

“不好意思,我有同伴,不是太方便。”花月容冷冷的說了一句,隨著便是落坐在李陽身旁。

“對麵不能坐嗎?”李陽眉頭皺了皺,“大夏天,挺熱的。”

“對麵有油煙,你以為我稀罕挨著你啊?”花月容說話間,便是在李陽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把,這個混淡實在太可氣了,難道冇看見彆的男生都想和她坐一起嗎?

男生們目睹著這樣“恩愛”的一幕,心頭實在無奈。

“尼瑪,人比人,氣死人啊。”

“這上門女婿裝比呢。”

“甭管是不是裝比,我**的反正是羨慕了。”

李陽吃著燒烤,吹著風,心情瞬間轉好,笑了一聲開始找花月容說話:“喂,腿痠著呢,按摩啊?”

“你小點聲,被彆人聽見我的臉往哪放?”花月容深怕李陽嚷嚷個冇完,失了麵子,趕緊在桌下偷偷的幫李陽按摩起來。

力道不輕不重,小手滑滑的。

李陽不由便是更愜意了來著,這頓晚飯吃的彆有滋味。

花月容不知為何,一點也不想回家,竟是和李陽坐到十一點多,若不是看時間太晚了,都不能買單散場。

今天她並冇有開車,和李陽步行散步,準備等李陽地方了,再打車回家。

路經公園,隻要穿過公園,便至李陽下榻的酒店,晚風徐徐,樹葉沙沙作響。

忽然間,李陽隻覺周圍有很多道殺氣,已經將他鎖定,不由得麵色一變,停下了腳步。

“男女有彆不知道嗎,關係好歸關係好,你注意點啊。”花月容瞥了一眼搭在她肩上的手,頗為不悅的道。

“有殺手,人數很多,現在搞不清楚是衝你來的,還是衝我來的。”

李陽不急不緩的囑咐著,“不要回頭看,你現在一直往前走,如果殺手們不跟著你,那就是衝我來的,你直接打車回家,若是殺手們要跟著你,你也不用怕,有我在絕對幫你擋住,護你周全!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我不能走,咱們是朋友,我哪能把你丟下!”花月容並不慌亂,美麗的眸子裡閃爍的全是興奮於決然,“咱們聯手殺敵,血戰一場!”

“來的都是高手,你那兩下子殺不了敵的,趕緊走,留下來我還得分心保護你。”李陽用力的把她抱在懷中,“聽話,不聽話就是在害我,懂了嗎?”

那不容拒絕的語氣,那強烈的男子氣息,紛紛讓花月容莫名的心跳加速,也明白這個時候她不能添亂,衝李陽點了點頭,便是邁步毅然離開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