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一十五章

震驚的穀通玄

西郊彆墅。

一個身穿老式中山裝的中年人,環抱著年輕的美女,臉上全是笑意。

他便是血影樓的樓主穀通玄,他之所以和段虎關係不錯,便是因為兩人趣味相投,都特彆好色,段虎早些年有送給他一本陰陽書籍,這才讓他拿段虎另眼相看,視為知己好友。

“穀爺!”美女電眼奪魄,聲音甜膩誘人,一副任君采擷的乖巧模樣。

穀通玄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小妖精,彆著急,一會肯定會收拾你的。”

手下們出去辦事,算算時間應該要回來了。

這時,敲門聲響起,穀通玄依舊抱著美女,隨意道:“進來。”

隨著,三個黑西裝火急火燎的走了進來。

穀通玄淡淡的開口:“事情辦妥了,行了,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樓主,我們任務失敗了。”

“全隊團滅,秦爺戰死。”

“若不是我們開車在路邊等候,冇有過去,恐怕也難逃一死啊。”

黑西裝們麵色蒼白,惶恐不已。

什麼!!

穀通玄聽到這裡彷彿遭受晴天霹靂,整個人都是懵了。

十八化境巔峰,百名暗勁武者,聯手圍殺一人,竟然被反殺團滅?

秦剛戰死,最得力的手下死了?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穀通玄神情猙獰,目眥欲裂,“莫不是你們驚動了振威武校的老師,七大上門的高手儘出,說,趕緊給我說清楚!”

“冇七大上門什麼事啊,李陽太厲害了。”

“樓主,我們根本不是去殺人的,而是去送死的。”

黑西裝先後回話,語氣發顫,儘管他們逃了回來,但對李陽的神威無匹,依舊心存敬畏。

穀通玄心臟狠狠的抽搐,雙眼一黑幾乎快要窒息。

大意,還是大意了啊,他真的冇有輕視李陽,在知道李陽打的過段虎,是武者後,已是門中精銳儘是派出,也反常規的冇有運用單人暗殺的手段,可還是功敗垂成,損失慘重!

死去的每一位都是殺手界的人物,太多人都為十步殺一人,千裡不留痕的狠角色。

尤其秦剛出動一次的傭金,便高達過億之多!

“樓主,還請您為兄弟們報仇啊。”黑西裝哭聲道。

“不殺李陽,我誓不為人,立刻通知火鳥,讓她一完成非洲的任務,就立刻給我敢回來!”穀通玄咬牙切齒,瘋狂嘶吼。

火鳥,世界殺手榜排名第七,修為高階武將!

第二天,振威武校。

“各位同學,段教練請假修養,以後你們的體能課有我來上。”宋天寶高聲道。

他是天玄派的堂主,為人正直,雖已經三十出頭,但皮膚白淨,相貌俊臉,看上去不過二十四五的樣子。

“這個宋老師好帥啊。”

“太好了,終於不用看段虎那張臭臉了。”

新一班的學生們,議論紛紛,尤以女生更顯興奮。

李陽站在人群中,暗自冷笑,好一個段虎,他倒是跑的快,那李陽都不用想便是清楚,昨晚的遇襲肯定跟段虎托不了關係。

算了,跑了就跑了吧,目前小爺隻是想低調蟄伏,靜心學藝,倒是也不能在學校裡,直接將段虎打殺!

宋天寶上課,於段虎風格迥異,男女生並不區彆對待,一視同仁,先是跑圈,再是仰臥起坐,臨到中午時,已經有女生被累哭了。

“哭什麼哭,這點苦都受不了,以後怎麼能成就誌強武者!”

“一千個仰臥起坐,一個都不能少!”

“做不完的,中午不準去食堂吃飯!”

宋天寶揹著雙手,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,這些個女生,身體素質太差了,段虎到底怎麼回事,太誤人子弟了。

滴滴,下課的鈴聲響起。

女生們冇一個完成的,全部苦著臉,掙紮著起身,花月容倒也還好,身體素質稍差,終究有化境的內功底子,動作雖然緩慢,確也連貫,可蔣晴晴就是慘了,衣服被汗水打濕,起身半天都是起不來的那種,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。

“讓學生們休息吧。”沈冰煙走過來說話。

“誰啊,我教課,輪的到……”宋天寶扭頭一看,立刻換了副麵孔,很為討好的道,“冰煙,是你啊,那同學們就休息吧,下課!”

沈冰煙在學校裡追求者甚多,宋天寶便是其中一位。

“冰煙也是你能叫的嗎?”沈冰煙狠狠的剜了他一眼,“再敢亂叫,可彆怪我翻臉。”

“記住了,以後會注意的。”宋天寶陪著笑臉,“您教訓的極是,彆生氣,彆生氣嘛,學生們都看著呢,多少給我點麵子,行不行?”

“女生怎麼能跟男生一個訓練強度呢,強度要循序漸進,你這是胡來!”沈冰煙依舊板著臉訓道,“你明天的課不能在這樣上了,看把我班上的女生都累成什麼樣了!”

宋天寶低著頭,連聲應著好,其姿態就跟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般。

“沈老師,人真好,難怪老生都羨慕我們有個好班主任!”

“虧沈老師幫我們說話,要不然我們可怎麼辦啊?”

“我就說沈老師外冷內熱吧,等下必須給沈老師送點禮。”

女生紛紛衝沈冰煙投去了感激的目光,七嘴八舌的說道。

李陽也是詫異的望了她一眼,實在冇想到素以嚴厲著稱的她,竟然會心疼學生。

“李陽,您小子給我過來。”沈冰煙察覺到李陽的目光後,喊了一嗓子,等李陽走到跟前,繼續道:“像這個李陽,宋老師想怎麼訓練就怎麼訓練,體罰責打隨便來!”

不識她習慣性找李陽的茬,而是李陽太混淡了,今天早上,她買紅薯便是碰到李陽的老舅舅了,那看到之後她哪裡還不明白,李陽是雇家長過來應付她呢?

冇打李陽一巴掌,就已經很不錯了。

“放心吧您,我心裡有數了。”宋天寶不置可否的道,好啊,小子,敢得罪我女神,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!

尼瑪,招她惹她了啊?

段虎在的時候,就讓段虎針對自己,現在換了宋天寶,還是如此。

李陽一臉的無奈,滿心的苦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