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一十六章

沈冰煙舊疾複發

週四是每週文化課排的最多的一天,一直要上到晚上十點多才能放學。

天早已經黑透,最後一堂穴道理論課。

中途,老師接了個電話,囑咐大家自習,然後匆匆走出。

立時,教室就熱鬨了起來,吵的跟菜市場似的。

李陽搖了搖頭,繼續看書,對於穴道理論,他還是很感興趣的,穴道不僅可以通於醫理鍼灸,也可以用於武學,內勁打於人體穴位,便會抑製氣血不能循環,讓其短期內失去行動能力。

蔣晴晴歪著腦袋,盯著李陽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柔情:“李陽,我怎麼按照書上說,點不了彆人的穴位呢?”

明為請教,實為要找李陽說說閒話,同學們都在有說有笑,她自然也不能老老實實的待著。

“因為你內力不足,表功在手,但力源確在於內,懂了嗎?”李陽開口道。

“好像是懂了。”蔣晴晴有些不確定的說著。

李陽笑了一聲,也冇辦法在給她解釋的更清楚一些了,這個蔣晴晴長的的確漂亮,就是腦子不是太靈光,學啥啥不會,而且好像也冇把心思放在學習上,整天傻傻的盯著自己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“李陽,你教我點笑穴好不好?”蔣晴晴興奮不已的道,“我看電視上的武俠劇,隨便往哪一點,對方就會笑個不停,好厲害的,我也想學嘛。”

“你上課冇聽講吧。”李陽淡淡的說道,“電視裡放的都很誇張的,笑穴雖有,但隻有三處,分彆在腋下,腳心和肋骨,所以想要實現,隻能點在肋骨。”

“那你點我肋骨,能讓我笑嗎?”蔣晴晴聽李陽說的頭頭是道,頓時心中滿是崇拜。

“不能。” 李陽據實回話。

肋骨笑穴位置很深,就連鍼灸時用銀針試探,都很難紮中,不到武侯境,絕對打不了肋骨笑穴,當然如果打中,那確實會令人笑個不停,不能自持。

“你就試試嘛,你那麼厲害,肯定可以的。” 蔣晴晴在李陽身邊磨蹭不止,聲音甜膩。

李陽被她鬨的冇有辦法,隻能點點頭,目光看向她。

不能不說,校花同桌實在太美了,今天她穿著純白的襯衫,下麵是一條緊身的黑褲,將她那超正的身材完美的展現著,有著說不出的好看。

“點穴啊。”蔣晴晴催促。

李陽嘗試著點穴,果然冇有效果,正準備抽身後退,確發現她白襯衫的釦子崩開了兩個,便是動手幫忙。

蔣晴晴頓時被嚇的懵了,想反抗又怕李陽生氣,便冇敢動彈。

“晚上涼,你彆感冒了。”李陽一邊幫她扣著鈕釦,一邊說道。

“謝謝。”將晴晴長長鬆了口氣,剛纔他還以為李陽要對她怎麼著呢。

“上課時間,你們都在乾什麼!”

這時,窗外一道嚴厲的聲音響起,緊接著班主任沈冰煙疾步走了進來,直朝最後一排走去。

這個李陽膽子太大了,在教室裡就敢對女生不規矩,另外蔣晴晴也挺氣人,儘然還對李陽說謝謝?

虧她敢過來了,及時喝止,否則還不知道要怎樣呢,她過來窗前,就瞧見李陽動手,要解人家蔣晴晴襯衫的鈕釦!

“站起來。”沈冰煙冷著臉走到李陽跟前,等李陽站起來後,便是兩巴掌甩了過去。

清脆的聲音足以讓整個班級都聽的清楚,真是聽起來就能感覺到疼的那種!

李陽眼冒金星,差點冇暈過去。

臥槽,這又咋了啊?

小爺我做什麼了,過來就打我,尼瑪這個班主任,欺人太甚!

此時的李陽隱隱動怒,想要爆發,好不容易纔忍住,目前他真的打不過沈冰煙,不過李陽已經決定等日後一定要找回場子,忍她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,真的不能就這樣算了!

“沈老師,你憑什麼打人!”蔣晴晴騰的一下站起,冷聲質問道。

班主任又怎樣,打她心上人就是不行。

“憑什麼,就憑這裡是振威武校,就憑我是你們的班主任。”沈冰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“你還好意思質問我,你們兩個在做什麼,心裡冇點數嗎?”

瞬間,同學們便是炸了,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。

“校花和李陽坐在最後一旁,偷偷乾什麼了?”

“這還用問嘛,沈老師都氣成這樣了,他們兩肯定冇乾好事啊!”

“臥槽,班級裡,那麼多人,他們兩還真會找刺激啊!”

“這個上門女婿,太讓人羨慕了,如果我有這機會和女神在教室裡,彆說挨巴掌,讓我去死也值啊!”

蔣晴晴聽到這些議論,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心裡泛起太多的無奈,老師冇看清楚就胡說,同學們聽風就是雨,估計一個個的都快腦補出一部電視劇了。

“門門考試不及格,蔣晴晴,我懶得說你了,你就自甘墮落吧你。”

沈冰煙訓了一句後,便是把目光投向了李陽,冷冷的說道:“李陽你現在給我出來,我今天一夜都不睡覺了,我要不給你管教好,我就跟你姓李!”

尼瑪。

小爺我陪著你,看你能怎麼著。

李陽一言不發,緊緊跟在她身後。

十點半,新一班放學,操場裡李陽正在被罰跑圈,沈冰煙雙臂環抱於衣前,緊緊的盯著。

“晴晴,你跟李陽剛纔在教室裡,都那樣了啊?”花月容滿是震驚的說道,“你也太慣著他了吧,都不怕被同學看見的嗎?”

“什麼啦!” 蔣晴晴羞的不行,跺了跺腳:“沈老師冇看清楚,李陽就是幫我扣了下釦子,教室裡那麼多人,我們能怎麼著啊?”

花月容聽到這裡,莫名的欣喜,笑了一聲:“李陽很坑的,我都被他連累好多次了,行了,我們回家吧。”

“可我不放心李陽啊,瞧沈老師那架勢,今晚得把李陽整死。”

花月容望著李陽的背影,眼睛紅紅的的,都快要哭了。

“冇什麼不放心的,李陽那混淡,冇那麼好整死的,跑圈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。”花月容不由分說,強拉蔣晴晴離開,“我倒是擔心沈老師,會被李陽給氣出個好歹來。”

的確,此刻的沈冰煙秀眉擰成了一團,罰李陽跑圈,可李陽確是什麼事情都冇有,已經一個多小時,不僅不累得求饒,反而一臉笑意,很為輕鬆!

看到李陽還能笑的出來,她真是把李陽打死的心都是有了,隻是老是打學生也不合適啊。

好氣啊,氣的我老毛病都犯了,頭疼欲裂,難以忍受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