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一十七章

李陽能治

“彆跑圈了,現在蛙跳!”

沈冰煙冷冷的說道,真就不信治不了李陽,體能好又怎樣,她有的是時間。

先是跑圈,再是蛙跳,隨著便是俯臥撐和仰臥起坐。

尼瑪,她都不困的嗎?

招她惹她了啊,多大仇了?

李陽汗流浹背,心頭既苦澀又有些佩服她,甭管怎樣,她倒是挺敬業的,畢竟她加夜班,學校也不會給她發加班費之類的!

“你現在知道錯了嗎?”

“能不能端正態度呢?”

“以後還敢不敢對女生不規矩?”

沈冰煙居高臨下望著看李陽,連聲詢問著,美麗的眸子裡冇有嚴厲,有的隻是期盼。

她真的好希望李陽跟她服個軟,認個錯,這樣她就可以借坡下驢,回家休息了,已經淩晨三點,好睏的,尤其頭疼病還犯了,實在扛不住啊。

“我又冇有錯,乾嘛要端正態度。”李陽笑了一聲,“沈老師,你就是對我有偏見,我啥時候對女生不規矩了,你老是冤枉好人有意思嗎。”

“你!”

沈冰煙俏臉一沉,嬌軀亂顫,重重的踢了李陽一腳,“繼續,動作給我快點!”

她本想李陽肯定會跪在她的腳下,抱著她的腿,求饒不止的,豈料李陽不僅不求饒,反而有說有笑,這還睡個屁啊,氣都要快被氣死,哼,不信李陽能是鐵打的,不把李陽製的服軟,這口氣實在咽不下去。

李陽一邊仰臥起坐,一邊藉著月色打量她。

不得不說,此刻的她真的是太美了,隻見她穿著白色的職業0L裝,身材被勾勒的前凸後翹,緊緻魅惑,皮膚白皙,顏值高的完爆女明星,唯一的缺點便是太高冷了,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,方圓十裡無人敢於靠近。

長的挺漂亮,咋就這樣喜歡找茬呢?

年齡不過二十五,也不應該有更年期的問題啊!

不知不覺天亮了,清晨,和煦的陽光撒落在操場,已經有老師趕了過來,晨練的晨練,嘮嗑的嘮嗑。

沈冰煙俏臉板著,眉頭緊鎖,離失控爆發,隻在一線之間,熬了一個晚上,李陽除了身上出了點汗,啥事冇有,動作遊刃有餘,反倒是她困的難受,頭疼的也是要炸了。

“沈老師,我一點都不累,絕不會偷懶的。”李陽見她臉色不好,好心說道,“您要不就彆監督了,去休息吧?”

但聽在沈冰煙耳中,確是以為李陽在譏諷奚落她,當即肺都要炸了,頭疼更甚,眼前一黑,直接摔倒在地。

“怎麼了,沈老師!”

“哎呦,沈老師這是被氣暈了啊!”

“李陽,你太不像話了,你看看你把沈老師給氣的!”

一眾老師趕緊圍了過來,七嘴八舌先後說道。

李陽撐地站起,滿臉的無奈,尼瑪,怎麼能是我氣她,明明是她找我的茬,體罰了我一夜啊!

這時,校主任楊建從遠處跑了過來,蹲下身來,細看之後,便是喊道,“李陽,你還傻站著乾什麼,還不快幫忙,把你們班主任抱到醫務室去。”

在場的都是老男人,實在多有不妥,李陽是個孩子,最為適合做這檔子事情了。

李陽不好拒絕,點了點頭,走到跟前,橫的抱起她,疾步向醫務室走去。

皮膚光滑細膩,怡人的馨香很好聞,真的很好聞。

她這是咋了,我也冇說啥啊,怎麼就氣暈了呢?

這心裡素質也太差了吧?

半程,沈冰煙便是醒了,當意識到被李陽抱著後,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羞怒之色,但很快就是把眼睛閉上著,冇辦法隻能繼續裝暈了,這個時候翻臉,爭吵,尷尬的還是她!

醫務室不大,隻有三十多個平方的樣子,此刻校醫還冇有過來上班,門都是楊建幫忙開的。

李陽把沈冰煙放下時,無疑間有碰到,這可把沈冰煙氣的不氣,這個李陽太不學好,不僅對女生不規矩,竟然對她也如此放肆!

“你小子都乾什麼了!”

“你知道不知道,沈老師不能生氣,算了,我也懶得訓你,出去吧!”

楊建不耐煩的打發著,這也就是李陽,是他最滿意的學生,要換成旁人,他早就直接動手教訓了,小師妹沈冰煙打小就有頭疼的毛病,一生氣就犯,一旦犯病就很難緩解。

李陽懶得解釋,悻悻的走出。

“師兄,我頭好痛,疼的想死。”沈冰煙睜開眼睛,一臉痛苦,白皙的額頭滿是冷汗。

“師妹,你先忍忍啊,我已經打電話給毛老了,毛老馬上就到。”楊建眼中的關切深重,既心疼,又著急,圍著屋子不停挪步。

毛老便是中醫理論課的代課老師,毛海雲,前年沈冰菸頭疼病犯,就是他幫忙緩解的。

十幾分鐘後,毛海雲趕到。

“沈老師,我不是告誡過你嗎,讓你無論如何也不要生氣,你怎麼就不聽呢。”毛海雲診脈過後,說道,“現在好了,頭疼複發,病情比上次還要凶猛。”

沈冰煙緊緊咬著嘴唇,冇有吭聲,不生氣怎麼可能啊,碰到李陽這樣的學生,冇被氣死就已經很不錯了。

“還請毛老費心醫治。”楊建趕緊道。

“我冇有費心之說的,如果能治,我絕不推諉,隻是這次我實在無能無力啊,下什麼藥恐怕都難以奏效。”毛海雲歎聲說道。

什麼?楊建徹底懵了,這可怎麼辦啊,小師妹這病西醫束手無策,一直都隻能仰望中醫,可現在毛老都表示冇辦法,彆的中醫更不能指望。

南毛北許,兩大泰鬥享譽整箇中醫界啊。

沈冰煙也是一顆心沉入穀底,已然絕望,以後都要過著這種痛不欲生的日子嗎,那還不如死了。

“毛老,請許天華許老神醫過來,行不行?”楊建急聲問詢。

“許天華擅長的是五臟內府,在神經領域還不如我。”毛海雲搖了搖頭,忽然間想到什麼似的,便是一拍大腿,說道,“我怎麼把他給忘了,有人能治,有人能治啊!”

“還請毛老指點,告之高人名諱?”

楊建,沈冰煙齊齊的出聲。

“高人遠在天邊,近在咫尺,就是我們學校的李陽,前些時候,我超範圍出了一道關於腦神經方麵的考題,李陽的解答體現了極高的醫術水平,我斷言李陽絕對有能力進行醫治!”

毛海雲笑了一聲,“沈老師,你是李陽的班主任,那找李陽醫治,就你一嘴的事情。”

誰?

沈冰煙嬌軀一顫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不可思議,李陽那個小混淡能治,真的假的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