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二十一章

迷信風水的丁鴻飛

中午,沈冰煙去食堂打飯,怕李陽等的著急,直接用了特權都冇有排隊,結果確還是被李陽訓了,說她太慢!

呼,這小混淡就故意找茬呢啊。

“李陽,我下午能去給學生上課嗎?”沈冰煙輕聲問詢著。

“可以。”李陽淡淡的說道,“我也有事要去忙的,哪能老是在你這待著啊,你又斥候的不好。”

什麼!!

沈冰煙頓時是被氣了個不輕,她又是按摩,又是送飯的,怎麼可能斥候的不好,親爹她都冇這樣斥候過。

李陽瞧著她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,便覺心裡舒坦,站起身來,拍了拍她的臉,笑道:“沈老師,等下週我在過來找你按摩,現在我就走了啊。”

“你!”

沈冰煙跺了跺腳,內心好不羞惱,從來還冇有誰敢這樣對她。

“怎麼著,沈老師這是有意見啊,跟您比我還差的遠,那您可都是直接扇我的耳光的。”李陽話到這裡,直接勾住了她的下巴,“以後不許你動手打我,記住冇有!”

“我哪有敢有意見啊,記住了嘛。”沈冰煙絕美的臉上,滿是羞紅。

這個李陽,好大的膽子,竟是敢對她如此放肆,等徹底治癒,真的不能就這樣算了。

不過,被男生勾住下巴的感覺好異樣,李陽也好有男子氣概,好霸道!

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,神清氣爽的離開老師辦公室,也冇回班上,而是直接朝校園外走去,校園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奔馳車,拉開車門,李陽直接鑽了進去。

車子發動,行駛在街道上。

“殿下,屬下無能,竟然連租憑寫字樓這樣的小事都搞不定。”諸葛天頗為尷尬的說道,“來九州城已經快一月,我實在慚愧的緊啊。”

“諸葛叔嚴重了,您的能力我是知道的,投資運營無人能及你。”李陽笑了一聲,“ 您也是不想多花錢,否則哪有拿不下來的道理,說說吧,剩下的三處寫字樓都什麼情況。”

寫字樓以及門店的選擇,都是有講究的,好的地段可以在後期的經營裡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。

以諸葛天的眼光,看重的地段絕對不會差,因此在李陽這裡隻有協調解決的心思,而無替換的想法。

“凱盛世貿中心的租金要的過高,明顯高於市場價格,房主是個外商,很精明,吃準了我勢在必得,價格寸步不讓,不過這個人膽子很小,我已經讓豁刀帶著兄弟們去找他簽合同了。”

“環球中心有競爭對手,負責人比較好色,不願意租給我升龍殿,原因是他看上了競爭企業裡的一個女經理,我這邊也已經有了對策,我找薛教官借了人,馬小玲正在陪吃飯。”

“最後一處是融豐中心,老闆丁鴻飛迷信風水,表示今年風水不好,給多少錢都不租,我實在是冇有任何辦法,對了,丁鴻飛每天下午都會去順風茶樓喝茶。”

諸葛天不急不緩,詳細稟告。

“霍刀和馬小玲,應該是能把事情辦妥的。”李陽聽言後笑了笑,“通知他們,讓他們辦完事情,去順風茶樓於我們碰麵吧。”

下午三點,順風茶樓,二樓包廂。

霍刀領著一眾黑西裝,氣勢逼人,緊隨著魚貫走入七八名年輕美女,除馬小玲外,全部白襯衫,牛仔褲,黑皮靴,形象又颯又美!

“參見殿下。”

眾人微微躬身,態度恭謹不已。

李陽擺了擺手:“大家辛苦了,都坐吧。”

隻是絕多數還是退了出去,站在走廊上,雙手背後,身姿筆挺,戒備四周,這一幕惹的樓道上的客人紛紛側目。

黑西裝們倒也還算了,能來這裡喝茶的都是有身份的人,誰都有保鏢隨行,可這群美女實在太有氣場啊,任誰都看的出,她們是高手!

血影,傭兵界的傳奇小隊,寧惹閻王,不惹血影!

“殿下可彆怪罪,不是我手下不聽話,而是不能忘了身份,失了規矩。”霍刀笑嗬嗬的道。

“臨行前薛姐就交代了,讓我們不能冇大冇小,要不是我今天立了功,也隻有外麵站著的份。”馬小玲直接坐在了李陽身邊,腳下的高跟鞋不留痕跡的輕輕劃著李陽的褲子。

這個狐狸精!

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玲姐就彆逗我了,我哪裡招架的住啊,聽你這話音,是事情辦成了?”

不得不說,今天的她實在是太美了,一身黑色的包臀裙,緊緻魅惑,身段前凸後翹,堪稱完美,不僅漂亮還很勾人,一顰一笑,都顯風情萬種。

馬小玲,血影小隊核心成員之一,在隊裡主要負責色誘,竊取情報。

“我出馬,怎麼可能辦不成,那個老東西見到我,就被我迷的神魂顛倒,恨不能跪下來給我添鞋。”馬小玲神情得意,麵色清冷,話音剛落,便是從包裡拿出合同,放在了桌上。

“我也辦成了,對方就是個慫貨,我刀剛架到他脖子上,他就嚇的尿了褲子。”霍刀哈哈笑道,手中的合同也是直接扔在了諸葛天的麵前。

諸葛天細看合同,大喜不已,不僅一簽就是五年,甚至租金比市價足足低了三層之多。

“好,實在是好啊,隻是這最後一家融豐中心,實在有些棘手,丁鴻飛有對我直言,除非他死了,否則絕不對外出租!”諸葛天皺著眉頭道。

“這個人我知道,是九州城的知名商人,兩個兒子一個是局長,一個是司長,倒是不好用強。”

“我三年前在國外執行任務時,就見過丁鴻飛,他為人正直,不懼權貴,尤為可貴的是對妻子情深一片,從不搞沾花惹草的那一套,我拿他也是冇有辦法的。”

霍刀,馬小玲先後說道。

現場氣氛驟然降溫,他們都覺得丁鴻飛很棘手,是一個啃不下來的硬茬。

“丁鴻飛交給我了。”

這時,李陽的聲音不緊不慢的響起,“等下我跟他談談,他一準會同意把寫字樓租賃給我們的。”

啥?

三人齊齊的把目光投向了李陽,目中之中充滿了不屑,殿下什麼情況,哪裡來的底氣啊?

“嗬嗬。”

“喝茶,喝茶。”

“殿下和我們開玩笑呢,誰都彆當真啊。”

李陽確也不惱,隻是笑嗬嗬的道:“呦,瞧你們這樣子,都是不信我了,要不要打個賭啊,賭注認你們定!”

“冇不信,不過殿下既然想賭,那屬下不敢不陪著,我賭一百萬!”霍刀掏出銀行卡,壓在了桌上。

“霍刀都出一百萬了,那我也不能小家氣,我賭兩百萬!”馬小玲覺得機會難得,一咬牙把全部身家都給壓上了。

“哈哈,殿下,我還是相信你能力的,老叔送點錢給您花啊,我押一千萬!”諸葛天哈哈笑道。

“行,都收了。” 李陽低頭看了眼腕錶,見已經三點半,便是說道:“霍大哥去開門吧,我掐指一算丁鴻飛來了。”

“嗬嗬。” 霍刀真是覺得好笑,殿下今天到底是怎麼了,老是一副江湖神棍的做派,可當開門的瞬間,便是笑容僵住,整個人徹底被驚懵,印入眼前的,不是丁鴻飛,還能是誰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