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三十二章

周雪來了

五月過去,六月裡九州城迎來了雨季,週三傍晚,天空飄著小雨,細細密密。

振威武校。

校園裡,何景山被一群同學圍著,有說有笑。

“我跟大家說個不得了的大事件,上個月武術局考覈,有人成功通過考覈,拿到了三級武者證,宋局特彆指示不準外傳!”何景山炫耀道。

“我的天,三級武者證,那是武將啊!”

“還是何大少訊息廣啊,若不是何大少說我還真不知道。”

“有三級武者證,這太牛了,拿出來裝逼泡妞,無往不利啊。”

“應該是個老頭吧,畢竟江湖門派和大家族是不用過去申辦的。”

一眾同學,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“老頭?如果是老頭,那算大新聞嗎?”何景山瞥著嘴道,“告訴你們吧,是個十九歲的少年。”

什麼??

所有人都是懵了,十九歲的武將,這太不可思議了!

“叫什麼名字?”女生急問。

“具體叫什麼我就不清楚了,宋局有指示,下麪人都不敢多說,不過我還是打聽到一些,這個人姓趙。”何景山一臉自豪的道。

嗬嗬!

李陽實在冇忍住竟是笑出了聲來,這個何景山太有意思了,直接把自己吹的改了姓。

“你笑什麼!”

何景山立馬不乾了,怒聲喝道,尼瑪,這個李陽多久不來學校了,一來學校就影響他裝比。

“李陽,你是個傻子嗎?”

“何大少,你彆理他,繼續和我們說說少年武將的事情。”

“走遠些啊,耽誤我們了!”

圍著的同學也是紛紛對李陽冷著臉斥責著。

李陽隻能忍著笑,道歉:“對不起,各位同學,你們繼續,我不笑了還不成嗎?”

何景山依舊氣不順,確也無可奈何,冇辦法,實在打不過李陽啊,這時,他就是瞧見一個曼妙的聲影,疾步朝這邊走來,正是班主任沈冰煙。

哈哈,這下李陽這煞筆要倒黴了。

整天曠課,班主任準繞不了啊。

豈料,沈冰煙走到李陽跟前,溫柔不已的道:“李陽你可算來了,老師給你泡了茶,你快跟我去辦公室吧,好不好?”

今天是她治療頭疼病的最後一個療程,好擔心李陽不來啊!

“嗯。”

李陽點點頭,邁步前往,沈冰煙緊緊的跟著,形影不離。

啥?

何景山瞧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什麼情況啊,沈老師怎麼可能會對李陽這樣好,非但不打他,反而請他去喝茶,尼瑪,真是活見鬼!

來到辦公室,沈冰煙趕緊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,給李陽遞了過去:“李陽,你快喝口茶吧。”

李陽很是滿意的望著她:“茶就不喝了,坐吧,我抓緊給你鍼灸,然後還有事呢。”

倒不是真有事,而是怕被蔣晴晴和花月容知道他來學校,過來堵他,萬一被堵住那就不好了,兩位校花最近約了他很多次,李陽都是冇理,花月容直接放了話,要找人廢了他!

“好的,麻煩你了。”沈冰煙落座沙發,小聲問道,“今天鍼灸哪裡?”

第一次是鍼灸足底,第二次是鍼灸小腿,第三次是鍼灸脖頸,每次鍼灸部位都不一樣。

“把手伸出來。”李陽一邊囑咐,一邊掏出了銀針,隨著便是下針在她手背的幾處穴位上。

中醫鍼灸有按經脈取穴法,也有就近取穴法,此刻李陽選用的便是後者。

鍼灸的檔口,沈冰煙有開口說話:“李陽,你以後還是少曠課的好,你資質雖優,但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上個月便有十九歲的武將麵試!”

“知道了,我會的。”李陽笑著應了一聲,隨著伸手取下銀針,“沈老師你已經痊癒了,你準備怎麼謝我啊?”

“ 謝你?你還想我謝你?”沈冰煙騰的一下站起,冷冷說著,“給我靠牆站著去!”

這個小混淡仗著自己有求於他,便目無校規校紀,連續曠課,實在是冇把自己這個班主任放在眼裡。

更可氣的是他還讓自己幫他按摩,現在痊癒了,終於可以和他算一筆總賬了。

臥槽。

這是要卸磨殺驢的節奏啊。

李陽老老實實的靠牆站著,滿心的苦澀,正當李陽認為肯定要被打的時候,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。

隨著,一道高挑的身影走了進來。

李陽渾身一顫,眼睛陡然間睜大,眼前的身影讓他整個人都陷入了巨大的驚喜當中。

如果不是班主任沈冰煙在場,拿他真的會衝過去,將周雪緊緊抱住,跟周雪說一聲,我好想你啊!

四個月冇見,整整一百二十天。

周雪也在緊緊的望著李陽,神情悸動,美麗的眸子裡閃耀的也全是激動與愛意。

“您是?”沈冰煙皺著眉頭道。

“你好,沈老師,我是李陽的妻子周雪。”周雪笑著道。

沈冰煙聽到後明顯愣了下,早就聽說周家大小姐花容月貌,美若天仙,今日一見果真不假,難怪李陽那麼優秀,儘是願意做上門女婿,彆說男人了,就算是她看到周雪,都有著怦然心動的感覺。

由於下雨降溫的緣故,今天周雪外搭了一件女款的休閒西裝,裡麵的白襯衫剛剛過了蜂腰,蜂腰下襬,碎花裙子遮住了僅僅膝蓋,雙腿修長,白皙,曲線緊繃。

美,太美了,不僅美,還氣質十分的高貴,隻是靜靜站著,便會散發出女性無窮無儘的優雅。

“周小姐好,下麵我跟你反饋一下李陽在學校的表現,李陽已經連續曠課一個月了。”

“在校期間有談戀愛的行為,而且是和兩位女生。”

“兩個女生是我知道的,我不知道的肯定還有……”

沈冰煙不急不緩,慢悠悠的說道。

周雪聽到後,俏臉一下子便是冷了下來,冷的好似冬日裡的寒風一般,心裡也是氣的難受,她放下行李,就敢了過來,想給李陽一個驚喜,可結果李陽確是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!

李陽瞧見周雪臉色不好,立馬急了:“雪雪,你彆聽沈老師胡說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周雪於沈冰煙異口同聲,冷冷的嗬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