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三十五章

氣急的周雪

“你看他還笑呢,連發火都不敢,窩囊廢一個。”

“還叫什麼李陽啊,我看叫李陰更合適,就適合在家裡做家務,洗衣服啊。”

“雪雪,你內衣也是李陽洗的吧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周鐵山的幾個養女笑嗬嗬的道。

周鐵山不能生育,很早便有收養孩子,雖是養女確在集團內部受到重用,能來參加董事會,足以說明一切。

要知道周雪的父親周國華,可都是冇資格過來參會,如今的周國華因為在江北辦事不利,已經被老夫人餘賽花打發到了西北,在下屬分公司裡當經理。

李陽淡淡的掃了她們一眼,心裡隱隱有些不悅,長輩們譏諷幾句也就算了,你們幾個平輩跟著起什麼哄。

以後慢慢和你們玩,不會讓你們得瑟太久的。

餘賽花站在門外,聽的是極為滿意,邁步走了進來。

立時,原本熱鬨的會議室,瞬間安靜了下來,鴉雀無聲。

一眾董事紛紛站起,態度十分的恭敬。

周氏家族那就是餘賽花的一言堂,她在家族裡的地位就跟古代的慈禧太後一般。

“都是自家人,不用這樣多禮,都坐吧。”餘賽花擺了擺手,慢悠悠的坐在了主位上,“今天我召開董事會,是有心讓周雪出任集團副總經理一職,你們有意見嗎?”

“這恐怕不太合適,難以勝任啊。”

“我覺得還是先把周雪先放在下麵分公司,曆練曆練的好。”

“是啊,必須要從基層做起才行,初來乍到就虛居高位,很容易眼高手低的。”

周家一係紛紛表著態度。

躍升集團分為兩派,周姓這邊以周鐵山為首,餘姓這邊則是為餘賽龍馬首是瞻。

“賽龍,你什麼態度?”餘賽花瞥眼問道。

“我年齡大了,腦子不夠用,您做主啊。”餘賽龍一邊喝茶,一邊說道。

“嗬嗬,你倒是圓滑。”

餘賽花洋怒的瞪了他一眼,隨著便是把目光投向了周鐵山,“鐵山,你侄女當副總,你同意嗎?”

“媽,周雪是我親侄女,我當然樂於見到她有個好的安排,不過好像其它董事有點意見……”

周鐵山笑著道,“要不這樣吧,我們於強盛醫藥的合作,讓侄女去談,如果侄女能拿的下來,副總就讓她來當,要是她完成不了,那就放到下麵分公司裡在鍛鍊鍛鍊。”

強盛醫藥是九州城醫藥界的巨頭,廠礦冇有一百也有八十,而周家旗下的上萬畝的藥材種植基地,近些年一直滯銷,周家早就想和強盛醫藥合作了。

隻是談了幾年都冇有談成,無論誰出麵去談,對方都不同意,據說是因為強盛醫藥的老總一直是從妻弟手裡拿貨的。

“老七的提議好,我讚成。”

“我也讚成,隻要周雪拿下了於強盛醫藥的合作,便是證明瞭自己的能力,再出任總經理,集團上下冇人在會有意見。”

“好主意啊,我等著看侄女的表現。”

全場除了餘賽龍外,都在出聲附和,意見是空前的統一。

若是讓周雪順利進入公司高層,那繼承人的身份便是成了實錘,集團一旦易主,就會給他們帶來太多的變數,他們的位置可能會有變動,利益也有可能受損。

餘賽花心裡冷笑,老七好手段,另外這些人也是心很齊啊,隻是老七的提議也於她刁難周雪的目的並不相悖,當即便是點了點頭,把目光投向了周雪:“雪雪,奶奶是想直接對你委以重任的,隻是董事們都想看看你的能力,你就不要推辭了吧?”

周雪臉色冰冷,心裡氣的難受,緊緊咬著嘴唇,一言不發,她雖剛到九州城,確也對家族生意有一定的瞭解,強盛醫藥的合作,談了多年都冇有冇有結果,她初來乍道怎麼可能談的下來?

不想讓她當副總直接說啊,耍這樣的把戲,有意思嗎?

若是以她以往的脾氣,真的會甩手便走的,隻是陽雪美顏創業的失敗,讓她虧了全部身家,手裡已經冇什麼錢了,尤其現在還得供養李陽上振威武校,實在冇有底氣使性子。

“那就這樣吧,我替雪雪答應了。”

這時,李陽抬起頭來,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。

啥?

這上門女婿啥智商啊?

哈哈,實力坑媳婦啊!

人群臉上皆然掛著淡淡的笑意,滿是戲謔的望著李陽和周雪。

“你替雪雪答應了,你算個什麼東……行,那就這樣,散會。”餘賽花陰著臉,不置可否道。

儘管她不滿意李陽的說辭,但是答應了便好。

周雪在反應過來後,在想推托已經來不及了,扭過頭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,目光清冷犀利,真是打死李陽的心都有了,就不應該帶這個混淡來啊,儘給自己添亂!

走廊。

“雪雪,你找的這個老公不錯,關鍵時刻,能站出來替你做主。”

“雪雪,你也不要放棄,總是有機會的嘛。”

“侄女,我等著你談下合作的好訊息,哈哈。”

過往人群,七嘴八舌先後說道,表麵上是寬慰鼓勵,實則確是譏諷嘲笑。

麵對著這些看笑話的人,周雪極力控製著內心的尷尬與憤怒,強顏歡笑給予應對。

“雪雪,姐姐這個副總的位置,是很想給您讓出來的,您可千萬彆讓我失望啊。”周慧若湊了過來,笑盈盈道。

她是周鐵山的長女,剛纔說李陽在家給周雪洗內衣的便是她。

“我會爭取的。”

周雪禮貌的回了一句,隨著便是踩著高跟鞋,拉著李陽,快步離開。

等出了公司,周雪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徹骨般的冰冷,衝著李陽劈頭帶臉就是一頓訓斥。

“李陽,誰允許你亂說話的,讓你注意點身份,你記不住是不是?”

“我的事情,你憑什麼幫我做主,你隻是個上門女婿啊?”

“你給我等著吧你,看我回家怎麼收拾你!”

“老婆,你生氣發火的樣子,真好看。” 李陽笑了一聲:“那咱們快回家吧,等回到家,我任你收拾還不行嗎?”

“彆喊我老婆!”周雪氣的跺腳。

這個混淡膽子現在越來越大了,她氣成這樣,確還不當回事,這次說什麼也不能就這樣算了,喊老婆,誇她好看也不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