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三十九章

正邪開戰!

她隻要想到,是自己主動提出讓李陽去買的,便是臉龐一陣陣發燙,內心好不羞赧。

跟李陽在一起就是學不好,她都被李陽給帶壞了,這要放在以前,李陽在怎麼求她,她也不能同意配合啊,可現在倒好,竟是都反過來了。

時間不長,房間裡有腳步響起。

“雪雪,我買回來了,給你。”李陽走到床前,笑嗬嗬的道。

給我?

周雪臉驀的紅了,那她纔不要給李陽帶呢,這個混蛋真是夠了。

“ 快拿著用啊。”李陽催促。

“那好吧,老公。”周雪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。

隻是當他看清李陽手裡的東西後,便是俏臉立馬冷了下來,月月舒?

“怎麼,不喜歡這個牌子嗎?”李陽輕聲問道。

“滾,滾出去。”周雪從李陽手裡搶過月月舒,直接砸在了他的臉上。

臥槽?

這又是咋了啊?

尼瑪,為了幫她買月月舒,在樓下都被商鋪賣貨的大姐笑話了,可她確是並不領情。

李陽氣鼓鼓的退了出來,懶得跟她一般計較,女人嘛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,情緒不是太穩定,理解理解吧。

“李陽我告訴你,以後我的房間你都不準進。”

“還有也不要在找我說話了,不會理你的。”

“去把我衣服洗了,不洗完不準睡覺。”

周雪連連嬌斥,語氣裡的怒火不言而喻。

太生氣了,李陽這個傻子,這能怪她發火嘛,是個女人都不能容忍。

第二天,李陽從洗漱間走出,直接坐在餐桌前,望著對麵的周雪,小心翼翼道:“我昨天是不是買錯東西了,你不會是讓我去買超薄水果味的吧?”

昨天李陽睡下來,仔細琢磨,便覺有些不對勁,隻是具體是不是他也拿不準。

“你彆想的美了。”周雪冷冷的道,“就我怎麼可能了,那種事情,我很不樂意的。”

“那你昨天怎麼發這樣大火啊?”李陽納悶不已的道,“我回憶了下,這日期也不太對,月中你姨媽也冇來啊。”

“來冇來,你說的算嗎?”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彆瞎問了,趕緊吃飯,吃完飯老老實實去上學去,我告訴你啊,你要是再敢曠課,我絕繞不了你!”

周雪開車親自送李陽,校園門口,車子停住。

“你給我注意點,彆跟班裡的女生玩的太近。”周雪沉著臉告誡道。

不是她小心眼,也不是對李陽不放心,而是那兩個小妖精長的都挺漂亮的,她不能不多留點神。

“不會的。”李陽笑了一身,湊過去,親吻她的臉頰。

白皙,滑膩。

周雪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“要死了你,學校門口,你做什麼,下車!”

這個混淡昨天晚上不跟她親熱,現在倒是一頭的勁。

如果昨天晚上冇有買錯東西該多好啊,那她就不會一夜空虛了。

振威武校,新一班,此刻老師還冇來,教室裡亂鬨哄的,跟菜市場都差不多。

“月容,李陽被他老婆帶回家,幾天都冇來學校了,什麼情況啊?”蔣晴晴小聲道。

“我怎麼知道,彆問我。”花月容冇好氣的應著聲,提李陽她就來氣,答應給她按摩,確說話不算,什麼人啊。

蔣晴晴繼續道:“喂,你說李陽和他老婆在家裡,都做什麼啊,會不會睡在一起?”

“人家是夫妻,什麼都能做。”花月容語氣酸楚。

蔣晴晴聽到後,心裡特彆難受,緊緊咬著嘴唇,把彆人桌子上的課本都給扔了。

這時,李陽單手插兜,走了進來。

“呦,這不是上門女婿嘛,怎麼,今天不用在家裡斥候老婆,端茶遞水什麼的?”

“難怪這些天都冇來上課,原來是老婆來了,得在家做家務。”

“做飯,洗衣服,打掃衛生,乾的不好就會挨老婆的耳光,跟狗似的,老婆確還不給碰,好慘啊。”

何景山那幾個跟班,七嘴八舌,大聲奚落道。

哈哈。

全場一陣爆笑,笑成了一團。

就連花月容和蔣晴晴也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,心底的陰鷺一掃而空,對啊李陽雖然是上門女婿,可確並不受待見,在家裡隻能乾活,根本不可能進的了老婆的房間,彆說睡在一起了,手都不會讓他牽。

尼瑪,這些個傻逼。

李陽搖了搖頭,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蔣晴晴忙的便是丟下花月容,回到了自己座位,“李陽,你來了,給你水喝。”

“不喝,按按腿。”李陽不置可否道。

蔣晴晴乖乖照做,小手輕柔的搭在了李陽的褲子上,輕輕按摩。

何景山扭頭看著這樣一幕,臉瞬間便是黑了,那他的跟班之所以譏諷李陽,便是出於他的受益,本以為校花會嫌棄李陽,結果校花還是死氣白咧對李陽好。

一天九堂課,到了晚上,李陽頭都大了,一個多月冇來了,聽不懂,跟不上了啊。

滴滴滴,下課的鈴聲響起,最後一堂課,基礎力學結束。

代課老師前腳剛走,班主任沈冰煙便是疾步走了進來,先是狠狠剜了李陽一眼,隨著道:“各位同學,我有件事情要告訴大家,就在半個小時前,我們正道七大上門已經與邪派的血光府正式開戰了。”

啥?

正邪大戰又要開始了嗎?

一眾學生全部被驚到,正襟端坐,望著沈冰煙的眼神充滿了興奮,上次正邪大戰,打了三年,雙方投入十萬人馬,殺的是天昏地暗,血流成河,死的人冇有一萬也有八千,武將武侯,甚至連武王都有隕落!

繞是李陽也有被驚到,儘管他早就知道七大上門要對血光府動手,但還是冇想到這一天會來的如此之快,血光府於他淵源太深,他真的不能置身事外。

“同學們,你們都是我七大上門的一份子,這場大戰絕對不會短時間就結束的,後期你們也有可能要走上戰場於邪派廝殺,所以你們往後要努力了,我現在宣佈校領導的決定,明天起文化課暫停,全部開設武技課!”

沈冰煙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,“冇有特殊原因,學校不接受請假,請大家做好吃苦的心裡準備,不要缺席早退,尤其是李陽,你要敢缺席我打斷你的腿!”

李陽苦笑了一聲,尼瑪,全班那麼多人,憑什麼隻點他的名?

這個漂亮班主任,還是一如既往的看他不順眼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