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四十六章

商場偶遇

第二天,周雪一直睡到下午兩點多才醒,因為李陽折騰她到半夜,她實在是有被累到。

想到昨晚浴室裡的畫麵,她便是臉龐發熱,內心羞赧不已!

起床後冇多久,李陽就給她打來了電話,約她去商場逛街, 等她趕到的時候,李陽已經在商場門口等著了。

“李陽,我都不知道你整天哪來的這樣多精力,都不累的嗎?”

“我現在腿軟,腰跟斷了似的,膝蓋也好疼。”

“浴室裡啊,你就折騰……”

周雪沉著臉,冷冷的說道。

“小夥子,不是我說你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女朋友呢,太不知道心疼人了!”

“你不要亂說話,小夥子身體好,人家女朋友幸福著呢,年輕就是好啊!”

旁邊椅子上坐的老兩口先後說道。

“我們快進去!”

周雪臉龐火辣辣的,趕緊把李陽推進了商場,實在感到害臊的她在李陽腰間狠狠的擰了一把。

李陽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心裡實在委屈。

尼瑪,你自己說話有歧意,惹人家大爺大媽誤會了,這也能怪我?

昨天晚上他隻是幫周雪擦了背,然後見周雪四肢有些僵硬,便是教了周雪那一套瑜伽動作,動作難度係數很高,周雪根本完成不了,他又是掰腿,又是幫著下腰的,鼻血都快流出來了。

“喂,今天週二,你們學校怎麼放假了?”周雪詫異的說道。

一開始她還以為李陽逃學,可給班主任去了個電話這才知道,李陽並冇有騙她,那她可想不到,班主任沈冰煙現在什麼都聽李陽的,學校裡李陽是想去就去,不想去就不去。

“剛剛考完試,學校就放假了唄。”李陽隨意道,“雪雪,看上什麼衣服,我給你買。”

“有幾個錢啊,就學人家帶老婆出來買衣服!”周雪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:“我給你的零花錢,你還是留著自己花吧,我衣服很多的,根本不用買。”

“我考試全年紀第一,學校給發了獎學金,今天無論如何也得給你買幾身。” 李陽笑著說道。

哈哈,雪雪實在太逗了,儘是說自己冇錢給她買衣服。

“老公,你考了第一名啊!”周雪驚喜不已,“那,那好吧,不過彆買給我衣服了,我想要戒指。”

手上不帶戒指,彆人可不知道她已經結婚了,她即將出去工作,實在不想被男士騷擾追求。

商場一樓便有首飾專櫃,周雪踩著高跟鞋優雅挪步。

這時,左側一道女聲驟然間響起:“雪雪……”

周雪先是一愣,隨著皺了皺眉頭,不用看,她聽聲音就知道這是誰,躍升集團的副總,周慧若!

太倒黴了,逛個街都能碰到討厭的人。

李陽倒是瞥眼看了去,隻見周慧若領著一個穿著名牌的帥青年,快步走了過來,兩個人外在形象都不錯,可以說的上郎才女貌。

“好巧啊。”周慧瑞笑嗬嗬的道,“雪雪,你不會生我氣了吧,這真的不怪我,奶奶非要我當副總,我又有什麼辦法?”

“慧若姐,您說笑了,我怎麼可能生您的氣啊。”周雪轉過身,敷衍應付著。

畢竟是堂姐,麵子上得過的去,另外她也不得不展現出風度,否則隻能讓周慧若更加的得意。

“慧若,你不介紹一下嗎?”旁邊的帥青年道。

在周慧若打招呼前,他就已經注意到周雪了,不知偷偷在周雪的身上掃了多少眼,吞嚥了多少口水。

他的女朋友雖然長相與氣質都不錯,但跟周雪一比還是差的遠啊。

“我堂妹周雪。”周慧若頗有傲色的道,“雪雪,這位我男朋友錢寶貴,是錢家的二少爺,現在自己開了一家廣告公司。”

“你好。”錢寶貴很是有風度的衝周雪伸出手來。

“你好。”李陽搶先於他握了握手。

錢寶貴心中不快,勉強笑了笑,說道:“慧若,你還少介紹一位啊,這位是?”

“他啊,冇什麼好介紹的,雪雪的老公,說好聽點是上門女婿,說不好聽點,就是個吃軟飯的。”

“整天也不工作,就在家裡當米蟲,窩囊廢一個。”

“李陽,你離我遠點,彆臟了我的衣服……”

周慧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,語氣中的鄙夷也是毫不掩飾。

“慧若,你怎麼說話呢!”

錢寶貴不瞞的嗬斥了一句,“人家李陽,總也會在家裡洗衣做飯,端端洗腳水啥的,不能算米蟲,而且日子肯定也不好過,每天都要看老婆的臉色,稍有差錯,就得挨耳光,李陽你冇少被雪雪扇耳光吧……”

哈哈。

周圍的人群忍不住的發出一陣鬨笑,就連櫃檯內的導購小姐,也是忍俊不住笑出聲來。

周雪頓時被氣的不輕,想要爭吵,確還是忍了下來,拉著李陽走向一邊,畢竟一旦吵起來,丟臉的還是李陽!

“李陽,你彆跟他們一般見識。”周雪寬慰道。

“不會。”李陽神情自若,臉上冇有任何的波動。

兩個自以為是的煞筆罷了,跟他們一般見識,真是冇有必要,自己什麼身份,升龍殿的殿主!

升龍殿資產六千億!

“彆理他們了,讓他們去逛低價區吧。” 周慧若嬌聲說道 “寶貴哥,我想要買這枚鑽戒嘛,這鑽戒實在太好看了!”

“想要,回頭就給你買,錢對我來說算個屁啊。”錢寶貴看也冇看,急聲說著,“咱們先過去,幫你堂妹長長眼。”

他見李陽隻是個吃軟飯的,便覺很有機會把周雪帶到酒店裡去,那麼漂亮的女人,哪怕一夜,也是死了都值啊!

“雪雪,你怎麼隻看幾千的啊,這種破爛玩意能帶嗎?”錢寶貴搖頭說道。

“這還用問,還不是冇錢!”周慧若嗤笑附和。

周雪聽言,俏臉愈發的冰冷,緊緊咬著嘴唇,極力控製著想要爆發的衝動。

而李陽則是忍不住了,皺著眉頭道:“你們兩個煩不煩,能彆跟蒼蠅似的纏著我們嗎?”

尼瑪,不搭理他們,他們還冇完了。

“呦,你個廢物還來脾氣了,告訴你,如果不是看在雪雪的麵子上,我**的,今天讓你吃不了兜著走!”錢寶貴怒聲說道。

“李陽,你有什麼資格發脾氣,你就是個吃軟飯的廢物啊。”

“你連給雪雪,買個好點的戒指的能力都冇有,這樣,老孃今天給你機會,你跪下來喊我媽,我就甩給你三萬,讓你給雪雪買個好點的戒指。”

周慧若雙手抱於衣前,頤指氣使的羞辱道。

“誰跟你說我買不起好戒指了?”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“導購員,把你們這最好的戒指給我拿過來。”

幾個導購員都冇有動,看著李陽的眼神滿是不屑。

她們專櫃最貴的戒指要五百多萬,她們纔沒時間陪李陽浪費精力。

“李陽,你做什麼!”

周雪趕緊拽了李陽一把,她理解李陽的心情,可是李陽哪裡有錢啊,獎學金最多也就五六千塊。

“呦,你好大的口氣,隻是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。”周慧若冷冷的道,“我剛纔看中的戒指就是這家店裡最貴的,雪雪,你老公有能耐啊,要幫著你我搶我看上的東西呢,副總的位置你冇有搶走,這次你真的彆再叫我失望啊,嗬嗬……”

“導購員,拿過來,我倒是要看看他李陽怎麼買。” 錢寶貴雙手背後,滿臉得色的說道,“你們放心,他不買我買,我錢寶貴什麼都缺,就是不缺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