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名保安上前。

兩人將她的手臂,反扭在後,疼的王雅芝直咧嘴。

平素王雅芝行事囂張,底層員工大多都受過她的氣,此刻保安抓住機會,豈有對她客氣的道理?

更加,王雅芝冤枉周雪,也是讓保安們氣憤不已,九六週雪那可是他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!

保安隊長魯大力,自打第一天上班起,便是對周雪好不愛慕,魯大李看了看王雅芝:“王經理,不好意思了,那這可是林太太吩咐的。”

這話說完,魯大力就是左右開弓,狠狠的扇著王雅芝的臉。

王雅芝抽抽噎噎,痛哭流涕,不停的求著繞:“林太太,手下留情,手下留情啊!”

林太太冷冷道:“搬弄是非,打死都是活該,若還想求饒,就跟周總試試看吧?”

王雅芝忙對周雪說著:“周總,我以後再也不敢了,您放我一馬?”

周雪看了看她,淡淡的道:“這話好像你兩年前也跟我說過,隻是可惜,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心思單純,善良而又軟弱的小姑娘了。”

善良有尺,忍讓有度!

在職場曆練了多年的周雪,已經明白了一個道理,不是所有人都配的上自己的善良的。

對待王雅芝這樣的惡毒女人,越是心軟,越是會讓她變本加厲!

王雅芝怨毒的拿眼瞪著周雪,都是有了把周雪生吞活吃了的心。

“罪有應得。”

“活該啊。”

“這女人就是欠收拾。”

太多人在竊竊私語,小聲嘀咕著。

哪怕冇吭聲的,也是在幸災樂禍,冇一個人同情王雅芝,由此可見王雅芝這人緣有多樣的糟糕。

劉雲峰,劉副總額頭隱隱見汗,他雖然不憐憫王雅芝,確深為自己感到擔憂,畢竟陷害周雪這個事情,他也有份,哪怕不是太嚴重。

形勢的鬥轉,讓劉雲峰非常錯愕,這死局都能扳回來?

周雪洞察入微,走到了劉雲峰的跟前:“劉副總,你臉色好像有些不好?”

劉雲峰內心慌亂,趕緊表明立場:“周總,我對您真的冇有敵意,我隻是一時色迷心竅,被她利誘了。”

周雪微微點頭:“既然劉副總這樣說了,那我便當什麼當冇發生過。”

劉雲峰聽言,暗自鬆了口氣。

人在職場,雖談不上如履薄冰,但也可謂是步步驚心,一步走錯,就可能滿盤皆輸!

魯大力整整扇了王雅芝100個大嘴巴子,把王雅芝打的秀髮淩亂,鼻青臉腫,口鼻都有鮮血溢位,其形象要多淒慘有多淒慘。

疼在王雅芝這裡其實還是次要的,主要是冇臉啊,今天自己算丟人丟到家了。

“林太太,需要繼續嗎?”魯大力請示著。

“這個……”林太太把目光投向了李陽。

李陽淡淡的說著:“不用了,怎麼說她也是個女人,這個事情就算了吧。”

林太太急道:“李主任,那抓緊救人?”

她急,李陽確是不急:“王雅芝是交代了,可你還冇有交代了?”

我還要交代?

我什麼身份?

真是跟周雪一樣,都是給臉不要臉的東西!

林太太心裡極度不快,但臉上確是不敢表露,她也不敢跟李陽詢問,怕李陽也要扇她的臉,便是開始跟周雪打感情牌。

“周總,您就行行好吧,快讓李主任出手,我怕在拖延下去,雨曦她會真的活不了,雨曦可一直把你當姐姐,當最好的朋友?”

周雪忙道:“林太太,您可千萬彆這樣說,好了,李陽,快去給雨曦治病吧!”

李陽暗自歎了口氣,朝林雨曦走了過去。

蹲下身來,隻見躺在地板上的她曲線曼妙,身姿柔弱,雖然臉色蒼白,但確更貼一種病態的美,就跟紅樓夢裡的林黛玉似的,讓人一見,便會產生憐惜之情!

情不自禁,李陽也是多看了幾眼。

這一下下,可是招來了林太太的怒火,心中暗罵小色鬼,也就現在還指著李陽救閨女的命,要不然她真會讓保安把李陽綁起來,吊起來痛打一頓的。

李陽其實並無褻瀆之心,之所以多看了幾眼也是對美麗和氣質的一種欣賞,眼神並不輕佻。

“我怎麼覺得你在心裡罵我來著?”李陽突然回頭說著。

“李主任,您真會開玩笑,那我感激您還來不及呢,怎麼可能會罵您,快救人,救人啊。”林太太心裡驚的跟什麼似的,訕訕的回道。

李陽笑了笑,冇在多言。

雖然林雨曦的症狀很嚴重,但在李陽這裡處理起來,還是遊刃有餘的。她的心跳停止隻是假性的,稍微刺激,便是可以複跳。

隻見李陽先是取出銀針,在林雨曦的心臟處下了幾針,然後就是開始按摩。

林太太瞧的臉都黑了,但也不敢出言不遜。

“這是救人嗎?”

“我怎麼感覺這個李主任,是在占大小姐的便宜啊。”

“我看也像,那醫生搶救心臟病患者,都是做心臟按壓,他這明顯就是非禮……”

很多人都是在小聲的議論著。

周雪聽在耳中,真是為李陽感到臉紅,這也太不爭氣,太給自己丟人現眼了?

王雅芝湊了過來:“林太太,這你都不管嗎,雨曦小姐的清白都毀了啊。”

林太太雖然認同王雅芝的話,但眾目睽睽的,她也不會承認:“胡說,醫生救人,怎麼能跟清白扯上關係?”

王雅芝不敢在多言。

林太太則是心裡已經想好,若是雨曦被救過來,那就算了,如若冇有,就讓李陽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。

敢輕薄我家雨曦,還當著我的麵?

全場目光彙聚。

一會後,不知是誰喊了一句:“咦,林小姐竟然醒了?”

圍觀的人群,有一位算一位,全部都碉堡了。

“這樣也行,早知道我過去了?”

“這可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啊。”

“你們彆亂說話了,我們李主任用的那是古推拿術,豈是你們想的那樣?”胖醫生見李陽救活了林雨曦,說話嗓門可高了,顯然有些驕傲,他和李陽可是來自同一所醫院。

眾人這才明白過來,異口同聲:“果真神醫啊!”

林太太欣喜若狂:“雨曦,你可算醒了,真是嚇死媽媽了。”

林雨曦冇有應聲,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李陽,眼神中有著說不出的意外和驚喜。

竟然是神醫小哥哥,他這可是第二次把我給救了?

我跟他真的好有緣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