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五十一章

嚇懵了!

“嗬嗬,你倒是豁的出去!”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,“往後還是喊陽哥吧,說真的,我實在冇興趣收你當女兒,你先起來,我得好好想想要不要給你訂單!”

她都跪下來喊爸爸了,還是彆計較了吧。

欺負個女人真的不算本事!

周慧若不由又是被氣了不輕,那她何時喊過男生爸爸,可李陽了確不愛聽,訂單也不允口給自己,還要考慮。

她站起後,瞥了一眼已經坐到沙發上去的李陽,便是有所明白了。

她都冇有斥候,人家當然要考慮,不會允口啊!

“陽哥!”周慧若湊了過來,嬌軀靈活似水蛇,在李陽身邊磨蹭不止。

“誰讓你坐過來的?”李陽皺著眉頭道。

“您彆發火,我這還不是想好好陪陪您嘛!”

周慧若趁著李陽向後坐,躲她的空隙,順勢便是跨坐在李陽的腿上,精緻的臉龐近在咫尺,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。

尼瑪,這個狐狸精身上可真香啊!

李陽暗罵了一聲,冷冷道:“起來,趕緊的!”

“陽哥,我和錢寶貴雖然在處朋友,可我還是清白的,冇被他怎麼著。”

“您也可以放心,我肯定不會告訴周雪的。”

“如果您不喜歡沙發,辦公桌也行啊……”

周慧若一臉嬌媚的說道,聲音甜膩誘人。

臥槽!

還辦公桌?

李陽下意識的心裡盪漾了一下,但還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:“你把我李陽當成什麼人了,我數到三,你要是再不起來,訂單你這輩子都彆想了!”

周慧若嬌軀一顫,趕緊抽身後退,內心竟是有些羨慕起周雪來,如果李陽是她老公那該多好啊?

這年頭的男人都很渣,整天做夢都在想著多拿下幾位美女,好左擁右抱,她一度不信愛情,可現在確是有些信了,值得愛的男人不是冇有,隻是她冇有遇見。

“你不必如此,我知道你是被逼無奈,你那個奶奶和爸爸可也夠混淡的了,通過這件事情我想你也應該清楚,周家的繼承人你是冇戲的!”

李陽淡淡說道,“這樣吧,我可以幫你化解這次危機,但我要求你以後在躍升集團要與雪雪一條心,一切以雪雪馬首是瞻!”

周雪在周家上位的最大敵人是周鐵山,而不是周慧若,另外雪雪初來乍道,在公司裡冇有自己的心腹哪裡能行?

收服明顯比敢走她,對雪雪的幫助更大,另外她也挺可憐的,李陽也真是有些不忍心,對她一個女人,不留任何餘地的打壓。

周慧若頓都冇有打,便是開口道:“陽哥,您怎麼說,我就怎麼辦,我一切都聽您的,以後我就是您的人了啊!”

“算你聰明,你今天做出的選擇,會給你的未來帶來超額的回報!”

“你回去告訴餘賽花,就說你已經斥候過我了,我也答應給你們訂單了,隻是有三個附加條件!”

“第一,你的副總職位不能有變動,第二在集團內部再設立一位副總,由周雪來擔任,第三,要給周雪躍升集團百分二十的股份!”

李陽不急不緩,慢悠悠的說道。

“陽哥,這樣倒是行,隻是奶奶不一定會答應的吧,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會不會太獅子大開口了一些?”周慧若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嘴。

躍升集團資產三千億,百分之二十的的股份,價值可是高達六百億啊!

“她會答應的。”

李陽不置可否道,“我有瞭解到周鐵山最近擴大了藥材基地的種植規模,前期投入便有上百億,一旦雙方的合作黃了,那麼躍升集團將直接麵臨破產,崩盤的風險,周家那老太太,隻要還冇有老糊塗,就得乖乖照辦!

周慧若頓時心裡便是咯噔一下,擴大藥材種植基地的事情,完全是商業機密,在集團內部隻有少數人知曉,這個李陽是怎麼知道的?

難怪李陽有恃無恐,完淡,這下自己便冇藉口不幫周雪要股份了!

她雖然口口聲聲以後都會聽李陽的,但那隻是形勢所迫的無奈,心底依舊有自己的小算盤,周雪當繼承人,哪裡比的上她爸周鐵山掌舵躍升集團,她的好處多?

“你好像不太樂意讓雪雪擁有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啊?”李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,笑嗬嗬的道。

“冇有,那我怎麼會,我現在對您可是忠心耿耿啊,陽哥,您如果冇什麼吩咐的化,我想回去傳話了……” 周慧若莫名緊張,李陽眼力太毒了,她有一種被看穿內心的感覺。

這種感覺她隻在家周家老夫人餘賽花那裡感覺到過,奶奶年齡已過花甲,一生閱人無數,可李陽纔多大點啊?

“在坐會吧,我不想讓那老太太認為我身體不中用!”李陽隨意說道。

周慧若俏臉驀的紅了,嗬嗬,男人!

大約過去十幾分鐘的樣子,辦公室的門被便是被推開了,緊接著魚貫走入數名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,這些人各各氣宇軒昂,氣度不凡。

“殿下,截止今天為止,我負責的超市,玉石,珠寶等行業的零售門店,一共在九州城開了三十八家,創利是十億,您定下的八十家門店目標,我力爭在年底完成!”

“殿下,這個月您旗下的上百家夜總會,上百家KTV,上百家百貨商場,一共創利二十億!”

“殿下,我負責的三百家醫院,全部開始盈利,本月的盈利數額我還冇有統計清楚,但最少不會低於四十億!”

“殿下,您的風風影視公司,已經正式九州城改組成功,旗下藝人過千,百分之八十都是三線以上的明星大腕!”

什麼!!

坐在一邊的周慧若,聽的都是懵了,李陽旗下這樣多資產的嗎,周家的家底跟人家一比算個屁啊,她既然還想著跟李陽玩心眼,這不是找死嗎?

等人群退出去後,她直接單膝跪地,“陽哥,我永遠效忠於您,若有二心,天誅地滅!”

李陽揹著雙手,笑而不語。

手底下人不合適啊,彙報工作,也不看看有冇有外人,萬一把周慧若嚇個好壞可怎麼辦?

算了,透漏點實力讓她知道也好,省得她以後不聽話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