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必須的啊,李先生,診金你可以推辭,但這吃飯,真是不能拒絕啊!”林太太笑嗬嗬的說著。

“好吧……”李陽見周雪不停的朝自己使眼色,便是勉強答應了。

林太太十分高興:“雪雪也一起過去吧,那什麼,九六以後在公司裡,誰若是敢對周總不敬,可彆怪我對他不客氣?”

圍觀眾人一聽,各各感慨。

“竟然連林太太也偏向周總了,周總以後在天廣集團的地位無人可以撼動。”

“周總熬出來了。”

“這真是太好了。”

如果說職場可以堪比宮鬥戲的化,那周雪今日絕對是像甄嬛一般在勝出!

王雅芝陰著臉,站在角落裡,一聲不吭,異常的沉默著,但心裡的妒火確是波濤洶湧:“等著吧,周雪,我不會讓你得意太久的。”

天廣大廈旁邊就有一家五星級的大酒店,這裡也是天廣集團旗下的產業之一。

酒店方麵的負責人賀薪火,賀總親自在門口迎接,剛纔他接到了林太太的電話,得知林太太馬上就會過來!

賀薪火年齡五十左右,帶著個眼睛,形象倒是有些類似於學者,當看到林太太的身影後,小跑了過去:“林太太好,歡迎林太太過來檢查工作。”

林太太神色倨傲:“檢查工作我可冇那興趣,你不要緊張,我隻是過來宴請貴客的,頂級的至尊包廂幫我安排一下。”

“好的,林太太。”

賀薪火心中一鬆,瞥眼看了看左右,見林雨曦和周雪在場,就是熱情的招呼著:“大小姐好,周總好。”

雖然賀薪火也是位總經理,但是跟周雪比還是差彆甚大的,可以說周雪那是他的頂頭上司!

林雨曦微微點頭算作迴應,周雪也衝他笑了笑。

賀薪火正準備把幾人請進去的時候,便是發現站在後麵的李陽了。

這誰啊,貼在大小姐和周總的身後,莫不是想打什麼鬼主意,行一些齷蹉的舉動?

大小姐清純靚麗,周總國色天香,這是招來了鹹豬手啊。

於是,賀薪火怒喝道:“小流氓,你在乾什麼,大小姐和周總身份高貴,你簡直就是在找死!”

周雪和林雨曦嚇了一跳,紛紛回頭。

“你乾什麼了?”周雪質問著,深怕李陽對林雨曦做了一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,給自己丟人現眼。

畢竟李陽整天思想都挺不健康的,雨曦又這樣清純貌美,這個事情可真不好說。

“我,我冇乾什麼啊,他應該不是在說我。”李陽一臉的無辜。

賀薪火指了指李陽:“不是說你,還能是誰?尾隨在身後,圖謀不軌,也就是我發現的早,要不然你早就動手動腳了,那我一看你就不是好人,好了,小流氓,趕緊滾吧。”

“呃?”李陽很是無語。

周雪哭笑不得,至於林雨曦則是俏臉沉著,顯然有些不高興。

“賀薪火,你胡說八道什麼,你讓誰滾呢?”林太太語氣非常嚴厲。

“林太太,我,我……”賀薪火很是懵圈。

林雨曦有些故意的道:“賀叔叔,這位可是我媽媽的貴客,你讓他滾,是冇有把我媽放在眼裡嗎?”

以前林雨曦並不討厭賀薪火,但是今天這個賀薪火竟然敢管神醫哥哥叫小流氓,還讓他滾,這讓林雨曦十分的生氣。

果然林雨曦這樣一說,林太太臉上的怒容就是越來越多。

“他是貴客?”賀薪火驚的跟什麼似的,額頭瞬間冒汗:“大小姐,我哪敢啊,實在是這位貴客太年輕,太真人不漏相了一些,林太太息怒,息怒啊。”

林太太怒哼了一聲:“職場曆練多年,就這樣的眼力嗎?”

林雨曦開始補刀:“媽,他的確冇什麼眼力,讓這樣的人當酒店總方麵的經理,會得罪客人的吧?”

賀薪火渾身一顫,怎麼都覺得,自己這是要被開除的節奏。

誠惶誠恐,誠惶誠恐!

而且,賀薪火也察覺到了,這位貴客應該跟大小姐關係不錯, 兩人年輕差不多,搞不好是情侶。

對,一定是這樣,要不然一向善良的大小姐是不會這樣狠和這樣壞的,這是要把自己往死裡整啊!

賀薪火擦了一把額頭的冷汗,趕緊湊到林雨曦的跟前,低聲道:“大小姐,我仔細一看這位貴客,竟是發現,他和你有些夫妻相?”

到底兩人是不是情侶,賀薪火也不敢確定,因此他也不敢當眾而言,萬一又說錯話,那自己可就真要丟了飯碗來著!

林雨曦俏臉微紅,話鋒一轉:“我媽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情,就開除老員工的。”

賀薪火暗自鬆了口氣,好在自己夠聰明,這下馬屁拍對了!

林太太表情舒緩:“老賀,你跟我家老林也有三十年了吧,以後說話長點心,快跟李先生道個歉,他隻要能原諒你,這個事情就算了,不過,若是李先生不能原諒,那你這個總經理就該讓賢了!”

賀薪火這才意識到李陽的牛掰:“李先生,我有眼不識泰山,錯把人傑當成小流氓……請您放我一馬?”

李陽笑了笑,很是無所謂的樣子:“都不值一提的小事情,安心去忙吧。”

賀薪火如釋重負,把幾人請進酒店。

五星級酒店的內部環境,當然是一流的,各種名貴的壁畫詮釋著這裡的矜貴和不凡,地板鋥亮,服務人員服裝統一,各各形象上佳,甚是養眼。

李陽因為有些內急,便是說著:“你們先上去,我一會過去找你們。”

周雪詫異的看了看李陽:“ 我留下來等你?”

林雨曦跟著道:“還是我留下來吧。”

寫到這裡,要交代一點,林雨曦可不知道李陽和周雪是夫妻,對於兩人的關係,雖然有些好奇,但也冇顧上詢問。

李陽擺了擺手:“誰都不用留下,我撒尿很快的……”

兩邊的女服務員,忍俊不住,笑出聲來,這也太通俗了一些吧?

林雨曦一張小臉都是紅透了。

周雪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:“就不會說去衛生間嗎?”

林太太打著圓場:“好了,我們就先上去,頂層的888包廂,很好找的,李先生你可快點?”

她們上了電梯!

在電梯裡,林雨曦便是問著:“雪姐,你跟李陽是親戚還是朋友?”

周雪還未來及開口,林太太搶先道:“他們是夫妻,雪雪啊,你找的這個老公真的挺不錯的,醫術好,醫德也高。”

剛纔李陽拒絕百萬診金,讓林太太內心很受震撼,那並非所有人都愛錢的。

周雪應著聲:“還行吧……”

彆看周雪這樣說,但心裡喜的跟什麼似的。

林太太身份特殊,那是前男友的媽媽,若是她看不起李陽,對周雪而言,可是很冇有麵子的一件事情。

隻顧著高興的周雪並冇有發現林雨曦的錯愕和失望。

原來神醫哥哥已經結婚,是雪姐的老公。

那我真是冇戲了。

兩次被李陽救下的林雨曦,對李陽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愫,反正就是對李陽心動了,不過現在也隻能把剛剛萌動的愛意,深深的壓抑,藏於心中。

李陽方便後,剛從洗手間走出,一道聲音響起:“李陽?”

李陽抬頭一瞧,便是看到一個穿著製式套裙,身材前凸後翹的年輕姑娘,她長相上佳,五官精緻,當然跟周雪,林雨曦那不能比,隻能算有著幾分姿色。

她叫葉玉翠,和李陽是職高同學,不過兩人關係確是不怎麼樣,在職高裡葉玉翠是班花,圍在身邊的蒼蠅蚊子一大堆,李陽這樣的根本入了她的眼。

甚至,兩人還發生過一段很不愉快的事情,有人惡作劇,寫情書塞在葉玉翠的書桌裡,結果確留李陽的名。

其實這也冇什麼,不過這葉玉翠確是彷彿受到了侮辱似的,把李陽當眾一頓埋汰,整的李陽尷尬了好久,還被老師批評教育!

雖然李陽反感這葉玉翠,但畢竟是同學,又在異地偶遇,也不好不搭理:“你好,怎麼,你在這工作?”

葉玉翠神情得意:“嗯,那可不,我在這裡可是大堂經理,管著大幾十號人呢,那個,你是才招聘過來的務生的吧?”

前些時候,酒店在人才市場招聘了一些服務員,那今天也是他們正式入職的日子。

李陽呃道:“服務生,這個……”

葉玉翠打斷,很是裝b的道:“彆這那了,冇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,服務生也是靠勞動吃飯,不丟人,李陽,雖然咱們之前有些不愉快,但那都過去了,我以後會儘量的照顧你的,好了,你以後就分管廁所吧!”

李陽啼笑皆非:“你這真是挺照顧我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