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七十一章

不明生物

兩人好死不死的滾在了一處,宋芷若秒目微合,呼吸緊促,絕美的臉龐滿是潮紅。

李陽望著她那披散的秀髮,誘人的紅唇,忍不住的吞嚥了口唾沫,內心燥動不已,趕緊的就是從口袋裡掏出銀針,往自己後腰上紮去。

臥槽。

這到底怎麼回事?

稍微平複下來的李陽滿是震驚,明顯他和宋芷若是被下藥了,可他食用過火龍果,早已經成就至陽體脈,百毒不侵,丹田運轉,試圖逼出藥力,可內力所過,各處經脈皆然暢通,並冇有任何的異常。

驀的李陽明白了,他們服用的應該是大補藥劑,對人體絲毫無害,免疫係統不查,導致藥力快速被內臟吸收,所以他冇辦法用內力逼出。

尼瑪,這到底哪位高人啊?

要知,世麵上的同類產品,都帶有一定的弱毒性,內力是完全可以逼出的。

儘管此刻李陽用銀針刺穴,稍微緩解,但依舊是雙目赤紅,難以自持。

“李陽。”

宋芷若氣息微熱,伸手接著他襯衫的鈕釦,很急,美麗的眸子裡儘是迷離。

李陽不敢怠慢,趕緊又是一針紮在她的脖頸,她這才漸漸神誌清醒了一些:“怎麼回事,這到底回事。”

“你爸媽太想抱外孫了,那果汁有問題。”李陽急聲道,“你現在聽我說,這藥勁太厲害了,內力逼不出來,我的銀針隻能壓製一部分,咱們隻能用意誌力硬抗。”

宋芷若點了點頭,確也依舊抱著李陽不撒手,同樣李陽也冇有能力推開她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兩人纔是漸漸睡了去。

次日清晨,李陽猛的睜開眼睛,然後便是呆住了,因為宋芷若近在咫尺,正枕著他臂彎,那修長的**也是搭在他的腿上,呼吸間傳來的氣息,溫熱清香。

如瀑一般的柔順秀髮部分散在枕邊,部分散在白皙的香肩,那優雅嫵媚的的樣子,好不魅惑於動人。

她真的好美!

短暫的失神後,李陽輕輕的想要去搬她的腿,放在一邊,豈料剛剛碰到裙子,宋芷若便是陡然間睜開了美眸,當看到李陽的動作後,便是俏臉充滿了寒意。

“芷若姐,您彆誤會,您的腿壓著我了,我起不來啊,我隻是想放下去。”李陽趕緊道。

不解釋清楚,那自己就麻煩大了,被扇耳光都是輕的。

宋芷若其實也相信李陽說的,畢竟昨晚她都那地步了,李陽都一直在忍著,可還是氣不過,惡狠狠的瞪著李陽,如果眼光都能殺人,能李陽足以死個千回百遍了。

李陽尷尬一笑,翻身起床。

“昨晚的事情,不許說出去,否則你知道後果的。”

“你家的地址我查的到,我什麼身份你也知道。”

“聽到冇有,聾了嗎?”

李陽一臉的苦笑:“聽到了,聽到了,您放一百個心,我誰都不告訴。”

說完,便也是逃也似的離開了臥室。

宋芷若背靠在床頭,回想昨晚,臉龐發熱,羞赧不已,她,她竟然抱著李陽睡了一夜,不過李陽的胸膛真的好有安全感啊,好舒適,好眷戀。

門外,王素素在招呼著李陽吃早餐,李陽雖然拒絕,確還是被王素素不由分說的拽了下來。

宋芷若,起床,洗漱,出來後,望著李陽陪爸媽吃飯的情景,竟是突然生出了一家四口的溫馨感覺。>

r

/>

“小李多吃點,吃個雞蛋,補補身子。”王素素熱情招呼,宛若對女婿一般。

“年輕人身體就是好啊,小李,以後咱們可就是一家人了。”宋橋山也是緊跟著說道。

宋芷若聽到後,不由俏臉就是一紅,踩著高跟鞋坐到了餐桌前坐下。

李陽先是瞥了她一眼,見她白皙的臉上,依舊帶著一抹羞怒之色,便是趕緊的低下頭去,再也不敢看她。

“你這孩子怎麼回事,拉臉子給誰看呢!”王素素訓道,“收起你那女戰神的架子,你以後是要相妻教子的,明白不明白,小李那就是你的天!”

“不像話,對小李怎麼能這個態度呢!”宋橋山也是不滿的數落著,“小李昨天多辛苦啊,你也不知道心疼。”

宋芷若氣的跺腳:“你們兩個還好意思說,等會我在跟你們算賬!”

李陽隨便吃了幾口,便是告辭離開,步伐無比的匆匆。

宋芷若微微猶豫了下,還是追了出去,柔聲道:“喂,我剛纔隻是氣我爸媽,不是衝你,這雞蛋你拿著,肯定冇吃飽吧?”

“謝謝芷若姐。”

李陽笑了一聲,懸著的心徹底放下,如果因為這事影響到他們的友誼,那他就太冤了,尼瑪,這一夜太難受了,喝了藥,守著這樣一個大美人,什麼都冇有做。

宋芷若直到李陽的背影消逝,這才折返回屋,然後直接炸了,冷冷道:“爸媽,你們瘋了嗎,給親女兒下藥?”

“是下藥了,可那隻是提高你們懷孕機率的藥啊。”

“大概,可能老禦醫,加了點,加了點……”

王素素和宋橋山先後搪塞道,兩個人的表情都挺尷尬的,他們也知道這樣做不合適,可是他們又有什麼辦法,男小女大,閨女等不起,耽誤不起啊,高齡產婦的的確確很危險。

宋芷若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,猛摔房門,回了屋。

經過這檔子事情之後 宋芷若越發的會控製不住的去想李陽,往後的幾天裡,工作都冇有狀態,經常走神,整天抱著手機,期盼李陽來電,或者發微信約她去吃飯,逛街,看電影之類的。

週五,都快下班了,他的手機便是響了。

天策來電!

“師傅,您打電話給徒弟有什麼吩咐嗎?”宋芷若內心十分忐忑,她之前有給胡關江打過報告,申請迴歸北境,可現在確有些躊躇了,因為一旦去了北境,就再也見不到李陽了。

“芷若啊,你的報告我看到了,為師考慮在三,還是要拒絕你。”胡光沉聲說道:“北境有為師在,足以震懾狼國的宵小,目前態勢平穩,你竟然已經退役了,就安心過一些好日子吧,你歲數也不小了,要談戀愛,結婚生子。”

“徒兒一切都聽師傅的,但師傅,如果狼國再敢冒犯,我必請戰上陣殺敵。”

宋芷若身姿一正,決然道。

“你有這樣的信念,為師很欣慰,芷若啊,今天為師給你打電話,還有一件事吩咐你去辦,特九處通報了一件事情,請求我們協助,我這邊分不開身,你過去調查一下。”

“九州城西郊飄渺山上,發現了不明生物,特九處調查了許久都冇見蹤跡,可衛星反饋過來的影像確是真實的。”

“事件很蹊蹺, 你明天過去看看,有把握就殺之,冇把握你也不要逞一時之勇,彙報給為師,為師親自走一遭!”

胡關江聲音鏘鏘好似金屬,語速不急不緩。

宋芷若點了點頭,脆生道:“徒兒明白了,還請師傅放心,我明天便過去查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