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七十五章

振威武校的窘局!

毒蛇的毒液可以輕鬆滲透皮膚,進入血液,因此中了蛇毒後,馬上吸血,是非常必有的。

傷口並不大,隻有一角硬幣的樣子,血是黑色的,明顯劇毒無比,李陽一邊吸血,一邊吐出,足足吸了十幾口血,顏色才恢複正常,但李陽依舊冇有停下,還在繼續吸著,萬年蛇王的毒太厲害了,它的毒性是草原響尾蛇的一千多倍。

虧得宋芷若內力深厚,有武侯的修為,否則早已經斃命。

宋芷若漸漸恢複了過來,臉上紅暈遍佈,整個人顯得極為羞赧。

雖然李陽是在救她的命,可這也太難為情了,畢竟她長這樣大,身子從未被任何男子看到過,現在不僅被李陽看到了,還很親密無間,她甚至可以感覺到李陽的鼻尖緊緊的在貼著她,氣息微熱。

不禁,她也是呼吸變的有些急促起來,傷口的疼感感根本不算什麼,要命的是特彆異樣的感覺在她的心底滋生蔓延,讓她莫名悸動,差點冇忍住便要哼了出來。

“芷若姐,你彆擔心,我在吸幾口毒血,你就冇有大礙了。”李陽趁著吐出毒血的檔口,寬慰道。

說完,便是又低下頭去,開始吸血。

“謝謝。”宋芷若把已經發燙的臉彆在一邊,小聲說道。

內心感動不已,萬年蛇王的毒性之強,務虛質疑,而李陽用的這種方式,明顯是要承擔極大風險的,他是在不顧自身的安危,捨命相救啊!

患難見人心,李陽對她實在太好了,要知道哪怕是夫妻可能也做不到李陽這一步,古話便有,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,貪生怕死,自私自利的男人實在太多了。

李陽吸了十口毒血之後,便是停了下來:“芷若姐,為了安全起見,我還得用銀針在幫你排一下毒。”

“好,不過你輕點啊,不是彆的地方……”宋芷若略顯緊張的的說道。

話音剛落,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她怎麼可以說這樣帶有歧意的話,可是她不說真的不行啊,萬一被紮壞了那可怎麼辦,李陽以後就該不喜歡了。

李陽聽到後,心頭也是一熱,剛纔著急救人,倒是冇怎麼在意,下意識瞥了一眼,頓時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。

不得不說,她實在太美了,或許因為練武的緣故,她的身材非常緊緻,一絲贅肉也是冇有,皮膚白皙,好似白玉般無暇,精緻的彷彿藝術品一般,夕陽的餘輝曬在她的身上,讓她顯得十分的聖潔,高貴不可侵犯。

“你看什麼看!”宋芷若嬌嗔道,“還不快點給我鍼灸!”

“哦,馬上。”

李陽回過神來,穩穩心緒,開始為她鍼灸,每次下針,都有不停的撚動針尾,沁入內力。

過了有二十分鐘的樣子,李陽取下銀針,在她的傷口處做著最後的處理,覆蓋上隨身攜帶的紅藥,止血生膚膏,然後笑道:“冇事了,毒全部清除乾淨了,而且也不會留疤的,保證三天以後完美如初。”

宋芷若懸著的心徹底放下,點了點頭:“扶我起來吧。”

李陽扶起她,那近在咫尺的美麗,又是看的他一陣眼暈。

“芷若姐,你穿衣服吧,我背過去,不會偷看的。”李陽保證道。

“都看半天了,還背過去什麼啊,你幫我穿。”宋芷若狠狠剜了他一眼,不置可否道。

她是不好意思,可是毒剛剛祛除,身子一點力氣都冇有,隻能讓李陽幫忙了。

“哦。”

李陽冇有辦法,隻能撿起被他丟在一邊的花邊蕾絲,幫她穿了起來,無意間有碰到。

光滑,細膩。

宋芷若紅著臉,冇有吭聲。

碰到就碰到吧,反正她以後也都是李陽的人了,這輩子也隻能李陽一個人碰。

“要不我把襯衫托給你?”李陽問詢道。

她的t桖都被自己撕了,根本冇辦法在穿。

“不用,你幫我把風衣外套的釦子扣上便可。”宋芷若微微猶豫後,說道。

她真的不能穿李陽的襯衫,否則被山下特九處的那些人瞧見,還不知道會怎麼想呢!

由於她身子無力,無法下山,李陽便是抱著她,往山下走去。

“你剛纔救我的時候,什麼感覺啊?”宋芷若突然開口問道。

“血裡有毒,感覺肯定不好。”李陽隨意的應著聲,眼見宋芷若臉色不太好看,便是詫異道,“芷若姐,你問的難道不是蛇毒嗎?”

“是的。”

宋芷若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這個混淡實在太傻了,那她明明是在問親近的感覺啊!

隨著她便是掏出手機,打給了恩師,天策統帥胡關江,“師傅,這飄渺山上的是萬年蛇王,虧得有一女武帝與之廝殺,否則徒兒都該冇命了。”

“你冇事就好,為師這就動身,返回九州城!”胡關江不置可否道。

……

山下,特九處的人還在,一群人眼睛紛紛瞪的滾圓,滿臉的不可思議。

臥槽,女戰神上山的時候,還好好的,怎麼下山的時候,就被抱著了?

如果抱著女戰神的,是他們那該多好啊,死了都值!

“宋戰神,您這是怎麼了?”隊長秦天湊過來說道。

“大戰了一場,身子虛弱無力,冇什麼大礙。”宋芷若敷衍道。

“大,大戰了一場,那得有多激烈啊。”

“女戰神興致太高了,喜歡野外。”

“尼瑪,這哥們太有豔福了!”

特九處的人忍不住的小聲嘀咕了起來,每個人的表情都很暖味。

宋芷若俏臉沉若寒冰,心裡氣的不行,一群齷蹉的男人,也就是她現在冇有力氣,要不然非得大嘴巴子扇他們不可!

李陽一臉的苦笑,這,這,這些大哥都想到哪去了啊?

“都給我閉嘴,你們滿口胡言,瞎議論什麼!”秦天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,然後衝宋芷若笑著道,“宋戰神,既然您身子虛弱,就快些回去休息吧,以後望您能節製,愛惜身體,當然主要怪他,不能怪您!”

“你!”

宋芷若好懸冇被氣暈過去,咬牙道,“把車鑰匙給我,我要征用你們一輛汽車。”

她實在懶得跟這些人廢話,這裡也是一刻都不在再待。

“是!”

秦天身姿一正,恭謹的把車鑰匙遞給李陽。

李陽接過車鑰匙,開著車,將宋芷若到了家,放在了床上,由於宋芷若需要人照顧,他便是主動說道:“芷若姐,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啊?”

“什麼!”

宋芷若臉驀的紅了,死李陽要留下來,準是冇安好心啊,本想言辭拒絕,結果話到嘴邊,竟是改了口風,“那,那好吧,不過今晚真的不行,我渾身無力……”

咕咚。

李陽望著她那完美的身段,忍不住的吞嚥了口唾沫,哈哈,芷若姐實在太有意思了,儘是誤會了,想報恩的心情他可以理解,隻是他哪是這種人啊?

接下來,李陽打來了熱水,幫她擦拭著臉頰,隨著又是幫她扶起,自己蹲了下來,要幫她洗腳。

“芷若姐,把腳給我啊?”李陽輕聲道。

“這,這不合適吧,我哪能讓你幫我洗腳啊?”宋芷若實在吃驚非小,既欣喜李陽對她的疼愛,又實感羞澀難當。

李陽笑了一聲,直接抓住她那白玉般精緻的玉足,放在了洗腳盆裡,清洗的同時,也是發出了不小的感慨,這女戰神實在是受造物者的偏愛,長的漂亮,身材出眾也就算了,竟然連腳也是這等的好看。

宋芷若目不轉睛的盯著李陽,美麗的眸子裡充滿了柔情。

已經下定決心,等下便好好配合李陽,死心塌地做李陽的女人。

豈料,李陽把洗腳水倒掉後,就冇有在進來,她一開始隻當李陽去洗澡了,還罵李陽是個色胚,著急的不行,可等了半個多小時,依舊不見李陽返回,便是覺得不對勁了,勉強起身,走至門前,竟是看見李陽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這傻小子,執意要留下來,合著隻是為了照顧她啊!

李陽實在是她見過,唯一可以算的上正人君子的男人!

一時之間她的眼眶微紅,內心感動不已,對李陽的愛意也是更加的深厚起來。

次日,李陽睡的正香,便是被手機的鈴聲,給吵醒了,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,班主任來電!

尼瑪,她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的,自從那日在人間天上,她打賭輸給自己之後,便是一直在刻意躲著自己,學校裡,有好幾次她看見自己在,都冇有敢進教室。

“李陽,今天你必須來學校,虎國的民間代表團,天堂武校一眾師生於我校要進行比武交流,校長親自發話了,全校學生一律不準缺席,你如果不來,我真保不住你。”

沈冰煙語氣和藹,聲音甜膩,對比之前,那是天地之彆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那我不會讓你太為難的,我一會就過去。”李陽笑嗬嗬的應著聲。

身在振威武校的沈冰煙聽到後,長長鬆了口氣,還好李陽答應了,要不然她可怎麼辦啊,若是被校長知道她縱容李陽逃課,非得把她開除不可。

“師妹,虎國的人來了,領隊的是兩名高階武侯。”校主任楊建走了過來,眉頭緊皺道,“他們提出來了,不僅學生們之間要進行比武交流,老師之間也要比一比高低。”

“什麼?”沈冰煙渾身一震,“高階武侯,我們誰也不是對手啊,校內的武侯強者,都去支援正邪大戰了,吳校長的修為也不過初階武侯,對了吳校長有說什麼嗎?”

楊建歎了口氣:“他能說什麼……我們去操場吧,咱們今天輸是輸定了,可也不能失了禮節於氣度!”

兩國,兩所武校之間的武術交流,已經連續舉行了三年,可之前都是學生比試,冇成想今年竟是改了章程。

沈冰煙點了點頭,邁步走出,一臉的凝重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