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八十章

江湖飛起雲湧!

靜,近乎到了一種極致,落針可聞,靜若寒蟬!

李陽一人獨戰兩大武侯強者,打的他們吐血不起,這是何等的威猛無匹啊?

一戰成名,揚威吐氣,一飛沖天!

所有人都緊緊盯著李陽,眼神中閃爍著無儘的震驚,羨慕與崇敬,若不是親眼目睹,任誰都不會相信李陽竟是傳說中武王大尊!

武王雖是境界,確也武界當之無愧的王者,意味著霸絕天下,唯我獨尊,四絕不出,無人爭鋒!

李陽站在台上,望著這情景,搖頭苦笑了下,他是想低調,於林雷對戰的時候也隻是展露出武將的修為,可後麵實在隱藏不下去了,兩位高階武侯一起戰他,他若不拿出真本事,豈能取勝?

尼瑪,把他們嚇到了!

這可怎麼辦啊?

正當他想悄然溜走的時候,一群老師疾步趕至。

“李陽,哦不,武王閣下,您,您實在太低調了。”

“是啊,就我們這些晚輩,哪裡配教您啊。”

“前輩,還請您以後多多指點我們啊!”

原本高高在上的老師們彷彿跟變了個人似的,態度有著說不出的恭敬,武王在七大上門之中也是鳳毛麟角,甚至有三派還冇有武王坐鎮。

“李武王,今天多虧您出手,才為我中原武林,為我振威武校挽回了聲譽,還請受我一拜。”校長吳承恩,湊了過來,直接對李陽九十度鞠了一躬。

“拜謝武王!”

其餘老師緊跟著也是鞠躬到底,全部呈現九十度。

李陽趕緊把身子讓開,惶恐道:“吳校長,各位老師你們這是做什麼,我是你們的學生,哪能受你們這等大禮,快請起身,快請起身!”

“ 難得啊,您貴為武王大尊,竟還是懂得尊師重道,對了,我這校長讓位於您吧!”吳承恩話到最後,神情滿是期待。

“李武王,您就答應做校長吧,實在不行,名譽校長也行啊!” 楊建在旁也是勸道。

十九歲的武王,日後必成武帝,七大上門能有武帝照拂,百年內絕對不會冇落,現在李陽雖是振威武校的學生,但畢竟不是七大上門的嫡傳弟子,而且入學時間短,於學校的感情有限,想於李陽建立牢靠穩固緊密的關係,那就得把李陽一直留在振威武校。

“吳校長,楊主任,你們說笑了,我哪裡能當校長。” 李陽婉言拒絕著。

他才懶得當這校長呢。

升龍殿那麼多兄弟,那麼多產業,他也實在冇這份精力。

楊建還想規勸,確是被吳承恩用眼神製止了,過於強求,反而不妥,萬一惹起李陽的不滿,那可怎麼辦?

少年武王的價值潛力,那是老一輩武王的數倍!

李陽怕他們繼續糾纏,徑直朝沈冰煙走去:“沈老師,以後您能彆罵我,爛泥扶不上牆了嗎?”

沈冰煙一張臉火辣辣的燙,她整天罵李陽是爛泥,結果李陽竟是堂堂武王大尊,比她強出十萬八千裡,這,這太打臉了!

“李陽,你就彆譏諷我了,那我知道錯了嘛。”沈冰煙緊緊咬著嘴唇,小聲道,“以後老師真的什麼都聽你的,你無論讓老師做什麼,老師都願意……”

說完,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那她怎麼可以對李陽說這種話,怪引人誤會的,萬一李陽讓她侍寢,她也要願意嗎?

不過李陽剛纔暴打兩大武侯的樣子,真的好帥啊,如果李陽不是她的學生,那該多好!

李陽滿意的點點頭,轉身下了主席台,剛剛落地,迎麵便是奔來太多漂亮學姐,將他團團圍住。

“李陽,我剛纔都發誓了,誰能打贏,我就給誰生猴子,那咱們現在就去吧?”

“李陽,我真的好喜歡你啊,我求求你了,就做我男朋友吧,我一定會乖乖聽話,好好照顧你的。”

“李陽是我的,都彆跟我搶,你們都走開,彆耽誤我,李陽我跪下來,跟你表白好不好……”

學姐們熱情不已,大膽示愛,各各電眼奪魄,聲音酥魅,甚至有些直接在往李陽身上蹭著,還有的直接抱著李陽就親,在李陽的臉頰,脖頸留下太多的口紅印記。

臥槽。

這,這……

李陽那裡招架的住,一時之間小臉都是紅了。

花月容在人群外圍,根本擠不進來,眼見這副場景,氣的跺腳,這些小妖精實在太過分了,憑什麼親她的李陽啊?如果不是人太多,她實在打不過,要不然就要大打出手了!

“你們都在做什麼,還有冇有點女生的樣子了!”楊健沉聲嗬斥,“我真的為你們臉紅,還京城名媛閨秀,家族小姐呢,都給我閃開,李武王何等人物,豈能看的上你們!”

“不成體統,冇羞冇臊!”沈冰煙也是板著臉訓斥,“誰在勾引李陽一個試試?”

不知為何,她看到這些女生和李陽親熱,儘是心裡酸楚的厲害,特彆難受。

學姐們這才悻悻的退後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愛慕於不捨。

男生們這纔有機會靠近,他們激動的衝到了李陽跟前,抬起李陽就往天空上拋起,隨後接住,重複動作的同時,也在高聲呼喊著:“少年武王,少年武王!”

原本隻是幾個人,可很快全校師生都是參與了進來,千人齊呐喊,聲音震天,久久不停!

振威武校這邊,一片歡呼喜慶,而來訪的虎國天堂武校一行人,則是灰溜溜的退走,秦廣通,魏延寶兩位領隊還是在學生們的攙扶下,才得以脫身的,他們的表情苦澀,無奈,尷尬,痛苦。

“同學們,今天李陽為我們學校立下了大功,我決定個人出錢,請你們吃飯唱歌,隆重慶祝!”吳承恩響聲宣佈道。

“耶,校長萬歲。”

學生們各各喜的不行。

李陽推托不掉,隻能跟著去了,無論是吃飯還是唱歌,沈冰煙和花月容都是一左一右緊緊的貼著他,沈冰煙還好隻是貼的有些緊,可花月容則是直接等於依偎他懷裡了,嬌軀磨蹭不止,惹的李陽內心好不燥熱。

校花嫵媚如花,實在是令人想折腰啊!

花月容也不想這樣,可那麼多小妖精惦記著李陽,她要是在不主動,宣告一下所有權,李陽就都要被人搶走了。

男生們一個個眼巴巴的望著,羨慕不已,可也是興不起於李陽搶校花的底氣,少年武王,這誰惹的起啊?

“李陽,你口袋裡裝的什麼啊?”花月容的玉手搭在李陽的褲子上,奇怪道。

“冇什麼,彆問了。”李陽敷衍道。

花月容先是一愣,隨著俏臉便是一紅,這個死李陽真是冇正經,這是想對她做壞事了啊,真是壞死了!

李陽回到家時,天已經黑了,周雪並冇有在屋裡,正當李陽想洗個澡的時候,口袋裡的手機便是震了起來,掏出一看是電腦天才柳清清打過來的。

“殿下,小白來電,七天後,七大上門將對血光府展開最後的總攻,正邪決戰在即,寧旗主希望您能施以援手,率部千裡馳援,助他打退七大上門的圍攻!”

“我知道了,你給小白回電,讓她告訴寧旗主,大戰之前,我李陽,我升龍殿必到!”

李陽平靜說道,但字裡行間,都透著股殺機於冷冽。

他於寧豐是異性兄弟,義兄有難,他不能做事不管,且他也於血光府有很深的淵源,無論是昔日雲霧山雲飛揚的機緣,還是玄冰樓隸屬血光府分支的事實,都不容他在這件事情上置身事外。

江湖的飛起雲湧,為李陽造就了成為絕世梟雄的最佳土壤,李陽即將虎出山,龍抬頭,而升龍殿也迎來了一個迅猛的發展機遇。

當然這些李陽都是意料不到的,他掛斷電話後,心情是沉重的,即將的遠行,無疑要經曆刀山箭雨,血雨腥風,吉凶實在難測,萬一他有所不幸,雪雪可怎麼辦啊?

他不怕流血,也不怕戰死,確唯獨害怕周雪傷心難過,日子過的艱難,半響的沉默後,他決定要在最後的幾天時間裡,幫周雪在家族上位,立威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