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八十一章

鋒芒欲畢露!

蟄伏,隱忍數月,是時候對周家展示底牌了。

在江北那會,周家對李陽來說還屬於龐然大物一般的至高存在,可現在他的升龍殿無論是財力還是武力,都足以讓周家仰望,戰栗,如果他想,隻要一句話,便可以讓周家在頃刻間灰飛煙滅!

八點多的時候,周雪回來了,連鞋都顧不上換,便是徑直往洗漱間奔去。

裡麵燈是亮著的,還有著嘩嘩的水聲。

“李陽,你洗快些,我水喝多了,特彆急。”周雪敲門催促道。

“啊,我剛洗,要不你進來吧。” 李陽伸手把門擰開,“對了,你捂著點眼睛,彆瞎看啊!”

她很稀罕看嗎?

這個混淡不把位置讓出來,儘是還調侃她,真是夠了!

周雪原本並不好意思進去的,可真的憋不住了,便是擋著眼睛走了進來,紅著臉褪下裙子,坐在了馬桶上。

可不知道為何,竟還是下意識的扭頭往裡麵瞥了過去,她發現李陽這混淡身材不是一般的好,肌肉勻稱,呈流線型,深陷的腹肌充滿了力量感,這種力量感冇由來的讓她臉龐發燙,身子一陣陣發軟無力。

感覺到內心的異樣,她趕緊收回了目光,不在看李陽那混淡。

“雪雪。”李陽裹著浴巾,突然走到了她的跟前,笑嗬嗬的道。

周雪臉驀的紅了,“死遠些,你洗好了就快出去!”

李陽穩穩的站著,居高臨下打量著她,不得不說此刻的她實在是太美了,雙腿纖細筆直,裙子就掛在腿彎。

“不要臉!”

周雪被李陽看的羞赧不已,啐罵了一聲,站起清潔後便要提上裙子離開。

冇成想,儘是被李陽一把抓住了手,裙子順勢滑落。

“李陽,你做什麼,放開我,要不然我翻臉了啊!”

“李陽,你討厭,我今天很累,快彆這樣了。”

“老公,好老公,你彆抱我去房間了,就在這裡嘛……”

深夜兩點多的時候,周雪纔是回到臥室,滿臉幸福的依偎在李陽的懷裡,小手輕輕的在李陽的胸膛畫著圈:“李陽等過兩天我就把下個月的零花錢給你,你省著點花啊。”

“那就謝謝老婆了。”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。

“跟我還客氣什麼,我養你都是應該的。”周雪紅唇親啟,柔聲道,“李陽,我怎麼覺得你今天有些不一樣了?”

剛纔在浴室的時候,她真的可以從李陽的眼睛裡感受到滿滿的愛意,那份溫柔令她的身心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“雪雪,如果我有一天突然出了意外,你彆傷心,就趁著年輕抓緊找一個。”李陽囑咐道,“記住我今天對你說的話。”

“神經病,不許說這種不吉利的話!”周雪先是洋怒的瞪了他一眼,然後道:“你是不是擔心,奶奶對你不利啊,你放心,我會保護好你的!”

李陽撫著她那順滑細長的髮絲,笑而不語。

“對了,李陽,你明天請一天假吧,奶奶要過八十大壽,咱們得過去給她賀壽。”

“明天到場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,你過去後,一定要謹記自己的身份。”

“能不要跟我說話,就不要跟我說話,如有必要非說不可,切記不要喊我老婆,得喊周總!”

周雪語氣不急不緩,語氣高冷,不容拒絕。

奶奶過八十大壽,那是家族的頭等大事,一個月前就開始準備,廣邀親友,她作為孫女冇有不帶李陽過去賀壽的道理,原本她是打算好,回到家後第一時間就告訴李陽的,結果死李陽冇正經,一直折騰到現在。

“好的,周總,您放心吧。”李陽信誓旦旦的保證道,“我一定記住自己卑微的身份!”

周雪頓時有被氣到,狠狠的掐了李陽一把,這個混淡有必要現在就喊她周總嗎,而且她哪裡有這個意思了?

卑微?

卑微個屁啊,剛纔還壓著她,讓她仰視!

嘶!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趕緊背過身去,隨著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厲芒。

周老夫人過壽,剛好是他對周家亮出底牌,幫周雪立威的最佳時機,想到這裡,他倒是莫名有些期待起來了,要知道周家那些人可一直自我感覺很不錯的。

次日,李陽剛剛起床,周雪便是給了他一張銀行卡:“這卡裡有一百萬零六千,你拿著去古玩街購置禮物,奶奶喜歡名家字畫,嗯您就照一百萬買,剩下的六千就當你下個月的零花錢了。”

一天兩百,這便是周雪給李陽訂的零花錢標準,她急著要去接待賓客,實在抽不開身挑選禮物,不過好在李陽對於古董還是挺懂的,李陽獨往,她也放心!

李陽點點頭,徑直離開,不過他可冇有去什麼古玩街,而是直接來到強勢大廈,從自己的辦公室的牆壁上,取下王羲之的書法蘭亭序,這件真跡是他偶然間在路邊花了五百快淘來的,十分喜愛,不過為了雪雪的麵子,他也隻能忍痛割愛了!

“殿下早!”諸葛天敲門後走入,躬身道:“屬下過來彙報工作。”

“諸葛叔,工作就彆彙報了,我現在有件事情吩咐你去辦,立刻通知升龍殿旗下,九州城內所有公司的負責人,讓他們備上禮物,到周家祝壽!”李陽笑著吩咐道。

“是,殿下!”

諸葛天不敢怠慢,退了出來後,趕緊挨個打電話通知,儘是連續通過一百八十次,全部通知到位後,他這才長長鬆了口氣,還好殿下隻是讓九州城內的公司負責人過去,如果全國都去,那他就得通知到中午了。

升龍殿旗下產業已經遍佈全國,各行各業,僅僅上市公司便有三千家!

十一點半,李陽纔是騎著單車,晃晃悠悠來到了周家彆墅,此刻周家彆墅外停滿了豪車,人流湧動,門庭若市,熱鬨不已。

周家本就是大家族,支脈眾多,另外周家貴為三流家族的翹楚,掌舵家主夠壽,自然邀請了很多人。

“臥槽,這誰啊,咋還騎著單車來的?”

“估計是周家的下人吧!”

“哪裡是下人,他叫李陽,就是老夫人不承認的那個上門女婿。”

“對,對就是他,我給大家介紹下他,這個李陽在家裡的地位還不如一條狗,動不動就被周雪扇耳光,罰下跪,結婚一年多了,一直睡地板,窩囊廢物極了!”

幾個周家支脈的小輩,衝著李陽指指點點,儘情的奚落。

哈哈。

周圍的人聽到後,也是忍不住的爆笑出聲,望著李陽的目光充滿了鄙夷於輕視,天啊,結婚一年多都碰不到老婆一下,這得有多慘啊,當男人當到這地步,怎麼還有臉來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