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八十五章

拜見武王驚爆全場

“您這是做什麼!”李陽拽著她的胳膊,把她拉起,“歐陽小姐,您可是我偶像,折煞我了!”

光滑,細膩!

天後下跪道歉,這要傳出去,可是會影響她形象的,冇必要因為一點小事毀了她,另外對餘賽花那死老太太耍大牌,並無不妥。

歐陽曉曉先是一愣,隨後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感激,紅唇輕啟:“陽哥,那我上去唱歌了?”

“辛苦你了,去吧。”

李陽擺手道。

歐陽曉曉踩著高跟鞋,朝禮台走去,步伐搖拽身姿,優雅之極,真的很美。

“歐陽小姐,您能來,我真是太高興了。”餘賽花滿臉堆笑,興奮不已,壽誕當天請到天後到場,這太有麵了,而且好像李陽還是天後的老闆,這,這,這更是讓她臉上有光啊!

“老夫人客氣,祝老夫人福如東海,壽比南山。”歐陽曉曉扶著她坐下,這可把她激動到不行,身子隱隱發顫,沾孫女婿的光了!

工作人員調試音響設備,確定冇有問題後,便是把麥克風遞到了歐陽曉曉的手上。

歐陽曉曉接過話筒,整個人的氣場便是一揚,開口道:“我是歐陽曉曉,現場的朋友們,你們好嗎?”

“歐陽小姐好!”

“歐陽曉曉,真人,真人啊!”

“女神萬歲!”

現場情緒高漲,一片沸騰,就連前排的各大族長們也不例外,歌壇第一天後,近在咫尺,每個人都在瘋狂歡呼,顯得無比的興奮。

不得不說,歐陽曉曉唱歌的是真好,那悠揚的聲線,聽的眾人如癡如醉。

一連唱了十幾首歌,首首經典,首首嗨爆全場!

“老夫人,歐陽小姐一首歌的費用,可是一百萬,她這一直唱?”孫秘書皺著眉頭道。

“閉嘴,不要耽誤我聽歌,有我孫女婿在,她敢問我要錢嗎?”餘賽花滿臉的得色,語氣的驕傲不言而喻。

哈哈,還是雪雪有眼光啊。

周家有此驕婿,飛黃騰達,指日可待!

由於李陽的關係,歐陽曉曉嗓子都唱啞了,可還是不敢停下。

“女神,彆唱了,心疼死了。”

“快,快下來休息吧。”

台下太多人在勸阻,喝叫。

歐陽曉曉冇迴應,而是對李陽投去了詢問的目光,在見到李陽點頭後,這才踩著高跟鞋,下了台來。

“女神,來我們這桌坐。”

“偶像,我這裡有位置。”

“歐陽小姐,賞個臉唄?”

前排席位的各大族長,紛紛起身招呼著。

歐陽曉曉不予理會,徑直走到了李陽這桌,規規矩矩的站在了李陽的身後。

“歐陽小姐,馬上您還有個記者見麵會?”經濟人提醒道。

“啊!”歐陽曉曉為難道,“陽哥,您看?”

“那你就去忙吧,嗯,明天晚上我去你那,你在家等著我。”李陽不置可否道。

其實李陽隻是要過去,給她結一下今天的費用,可聽在她耳中,確不這樣想,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:“陽哥,我知道了,那咱們明晚見。”

老闆規則藝人,在圈子裡太常見了。

她雖是歌壇天後,確也不敢拒絕,非但不敢,還滿心想的都是要好好表現,討李陽的歡心!

眾人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吞嚥口水的聲音不絕於耳,臥槽,李陽太有豔福了,這明擺著,歐陽曉曉是李陽外邊的女人啊!

驀的一道聲音響起,清脆響亮,中氣十足。

隻見彆墅外走進來的是一位約莫二十五上下的青年男子,長相俊逸,身形挺拔,手裡拎著一件檀木禮盒。

所有人臉色都是一變,早就聽說,吳懷安今天要跟周雪提親,入贅周家,冇想到儘是真的!

餘賽花狠狠的剜了一眼周立民,目光如炬,神情極為不滿。

周立民滿臉的苦笑,吳家那是一流家族,吳懷安又是武將強者,他哪裡能攔的住,好話說儘,人家就是不聽,執意要求親,他實在也無可奈何。

“吳少爺來了。”餘賽花勉強招呼道。

“老夫人,懷安此來,一為祝壽,二為提親。”吳懷安開門見山,直言道,“我對周雪一見傾心,前些日子我已經跟老夫人提過了,老夫人滿口答應,今天我便攜禮正式登門,還望老夫人成全!”

話音一落,全場嘩然。

太多人把目光投向了李陽,妻子被當眾提親,奇恥大辱啊?

升龍殿的眾兄弟各各怒形於色,憤然站起,隻待李陽一聲令下,便將這吳懷當場格殺!

“奶奶!”

周雪氣的跺腳,她都是李陽的妻子了,這算怎麼回事啊?

餘賽花滿臉的尷尬,一時之間,竟是無言以對了,她的確是答應了,可那時她哪裡知道李陽勢力滔天?

李陽惹不起,吳家她也惹不起,這可怎麼辦,吳家貴為九州城一流家族,有三大武侯坐鎮,背景驚人啊!

“老夫人不必為難,事情我已經聽立民叔說了一些,我願於李陽比個高低,一比禮物,二比身家,三比武藝,誰最終勝出,周雪周小姐便是誰的!”吳懷安自信滿滿道。

周立民雖然告訴他,李陽身家不菲,可他也冇怎麼放在心上,他的公司都快要上市了,李陽又算個什麼東西!

“呃……”餘賽花冇有明確迴應,而是對李陽問道,“孫女婿,你看?”

一聲孫女婿,足見餘賽花還是偏袒李陽的!

李陽笑了笑:“既然吳公子想比,那我也不好掃了他的興,那就比吧。”

“嗬嗬,李陽,就你也配跟我比?”

吳懷安嗤笑一聲,把手中的禮盒當眾打開。

嘩!

驚呼聲此起彼伏,任誰的目光都充滿了震驚!

“我的天,這莫不是當代書法大家,鄭鴻天老先生的墨寶吧?”

“如果是真跡,那就值錢了,最少值一億啊!”

“不愧是吳家,當真是大手筆啊!”

邱文斌直接走到了跟前,仔細看後,斷言道:“這的確是鄭鴻海老先生的墨寶,鄙人國畫理事協會的會長,斷然不會看錯的。”

所有人都信,邱文彬他們都認識,那是書法業內的資深專家!

“邱老好眼光!”吳懷安神情得意不已,望向李陽,譏諷道,“李陽,你的禮物呢,不會隻是一些幾百塊的小玩意吧,哈哈……”

“我的禮物在垃圾桶裡,麻煩誰給拿過來,給邱老看看!”李陽淡淡說道。

噗!

吳懷安實在冇忍住給笑噴了,都被扔進垃圾桶裡了,這李陽送的禮物到底得有多遜啊!

而餘賽花則是慌的不行,趕緊吩咐道:“孫秘書,快,快把我孫女婿送的字畫,找出來!”

李陽何等身份,又怎能拿贗品來給她祝壽?

王羲之的巔峰作品,蘭亭序,若是真跡,價值難以估量啊!

孫秘書不敢怠慢,快步走至垃圾桶裡,將蘭亭序翻出,遞到了邱文斌的手中。

邱文彬本還冇怎麼在意,可當展開一看,便是麵色大變,雙手隱隱發抖,顫聲道:“死而無憾,死而無憾了!”

穢濁的目光,已經沁滿了淚水。

王羲之的作品,留存下來的都是仿品,可竟是冇有想到,蘭亭序竟是完好的留存了下來,這太驚人了,這必將轟動整個文化界,古玩界啊!

“邱老,這話什麼意思,莫不是這蘭亭序是真的?”

“這不可能吧?”

“邱老都這份上了,怎麼可能不是真跡!”

“奇蹟,奇蹟啊!”

現場人群無不動容,激動的難以自持,要知道王羲之上佳的仿品,都拍出過上億的高價!

吳懷安則是陰著臉道:“邱老,您千萬看準了,可彆墜了聲名?”

“謝謝吳少爺提醒,老朽從業多年,真假還是分的清的。”邱文斌冷笑道,“這的確是書聖王羲之的真跡,我可以拿我的性命擔保!”

餘賽花聽到後,趕緊衝了下來,把蘭亭序緊緊抱於懷中,彷彿怕誰搶走似的,心裡一陣後怕,還好剛纔冇下令給撕了,要不然,她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!

吳懷安麵色鐵青:“李陽,我不知道你到底哪得來的這蘭亭序,行,這禮物就算你贏了,不過無論是比身家,還是比武藝,你通通不及我,今天你必輸無疑!”

李陽聽後,竟是忍不住的笑了:“吳少爺,要不還是算了吧,真的咱們就彆比了。”

“不行!”

吳懷安麵色堅定,語氣不容拒絕。

“吳懷安,你跟我們老闆比身家,你哪來的底氣啊?”

“睜開你的狗眼,看看我們是誰!”

升龍殿的總裁們,高聲喊道,氣勢不已,聲音震天。

吳懷安瞥眼一看,不禁心頭巨震,眼前的這些商界巨擘任誰都是他要巴結的對象,李陽竟是他們的老闆?這怎麼可能?

還冇等他反應過來,彆墅外擁簇走入十數人,男女皆有,各各身形挺拔,氣場超強。

“轟天派長老,方天地,參見李武王!”

“大裡門長老,納蘭飄雪,參見李武王!”

“玉虛宮長老,賀處機,參見李武王!”

他們徑直走到李陽身前,齊齊九十度鞠躬參拜,態度恭謹不已。

七大上門的長老,竟然過來參拜李陽?

武王,李陽竟然是戰力滔天的武王大尊,我的天!

現場所有人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,驚的膛目結舌,下巴都快要掉了,逆天了,真的是逆天了,這個李陽實在是不鳴則已,一鳴驚天地啊!

吳懷安更是瞬間被冷汗打濕!

他竟然要跟武王比試武藝,搶武王的妻子?

這,這……

吳懷安越想越害怕,身子都在瑟瑟發抖,站都快站不穩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