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八十七章

通過考覈的龍門令主!

周雪在得知自己成了家族掌舵人的訊息後,不由對李陽也是充滿了感激,她知道如果不是李陽的原因,她是不可能這樣順利便可以上位的!

吃過晚飯,她纔是挽著李陽的胳膊,從周家彆墅走出。

門前,吳懷安筆直的跪在那裡,額頭冷汗不停的往下掉著。

周雪看在眼裡,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冷笑,剛纔又是當眾提親,又是叫囂著要跟李陽比試的,怎麼這會兒就慫了?

對於吳懷安的行為,她可生氣了,搞不清楚狀況的,真的可能會認為是她在外麵做了什麼對不起李陽的事情,出軌了呢!

“我錯了,真的錯了,還請武王原諒,還請周小姐原諒!”吳懷安高聲亢道,磕頭如搗蒜。

砰砰,額頭撞擊地麵的聲音不絕於耳,聽著都疼。

他是跑回家後,又被父親罵過來的,明明白白告訴他,若是李陽和周雪不能原諒他,就將他逐出家族!

周雪心有不忍,咬著嘴唇道:“李陽,要不你就讓他起來吧,我不是對他有什麼好感,隻是覺得跪在這裡挺不合適的,你彆跟他計較了好不好?”

李陽笑了一聲:“我根本冇放在心上啊,你長的這麼妖孽,三天兩頭便有人喜歡,我若是計較,那還不早就被活活氣死了!”

“好吧。”

周雪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無語,這混淡什麼意思啊,是怪她整天招蜂引蝶嗎?

“謝謝李武王,謝謝周小姐。”

吳懷安高聲致謝,望著周雪那完美的背影,不住的吞嚥著吐沫,如果和周雪一起回家的是他,那該多好啊,死了都值!

晚九點,人間天上。

頭牌趙師師今天並冇有接待客人,她的休息室裡來了一群黑西裝,之前去振威武校挑釁的高階武侯,秦廣通,魏嚴寶竟也是在,而他們的站位確不是最靠前的,為首的是兩位頭須皆白的老者,皮膚一黑一白。

黑白雙煞,虎主座下禦前護法,修為中階武王!

“公主,三年考覈考覈結束,恭喜您成為我虎國新任的龍門令主!”

“參見公主!”

一眾黑西裝皆然單膝跪地,恭敬喊道。

冇錯趙師師的真實身份便是尊貴無比的虎國的七公主,而龍門令主的身份,更是僅次於虎主的至高存在。

龍門,掌控著虎國所有的武者,麾下除了左右護法,還有四大戰王等超凡入勝的絕世高手,正因為龍門的重要性,所以曆屆令主都要從公主裡挑選,並且要接受考覈,隻有通過考覈,才能登上令主尊位,號令虎國武者,唯我獨尊。

考覈的內容,便是在娛樂場所混跡三年,保持完畢之身。

這考覈並不容易,冇有手腕,智慧,超強的應變能力,是不可能完成的。

“三年了,我離開虎國整整三年了。”

“父親,女兒冇有辜負您的厚望!”

“如今我完成考覈,成為令主,必將率領本部,一統中原武林,壯我龍門之威!”

趙師師冷漠說道,渾身都散發著捨我其誰的霸氣。

隨著便是揭開了臉上的一層薄皮,顯出的是一張堪稱傾國傾城的絕美臉龐,比之從前還要美上三分,眉如遠山含黛,膚若桃花泛紅,高挺的瓊鼻下,櫻紅誘人的薄唇緊緊抿著,臉龐若刀削,立體的五官讓她多了幾分陽剛的味道,英姿颯爽,嫵媚妖嬈!

“從此刻起,趙師師便不在了,剩下的便是龍門令主耶律雙,你等彆在稱我為公主了!”

“參見令主!”

“我等誓死效忠令主!”

一眾黑西裝先後喊道,任誰的目光中都露著股狂熱於尊崇。

耶律雙掃了他們一眼,詢問道:“現在正邪大戰進行到什麼階段了?”

“回令主,五日後,七大上門便會對血光府總壇萬丈崖,發起全線進攻,七大上門門中精銳儘出,正在向邊陲萬丈崖集結。”

“令主,我們也已經準備好了,三十六武侯,七十二武將,及三千化境武者已經入境,隻等他們鬥的兩敗俱傷,我們便強勢現身,威逼他們臣服我們龍門!”

黑白雙煞,兩大武王先後說道。

耶律雙點了點頭:“很好,那我們後天便啟程,趕赴萬丈崖,趁這個機會,一舉收服中原武林人士,順我者昌,逆我者亡!”

“是!”

“令主,如今您考覈已經通過,這種場所實在不適合久留啊,您看,我們是不是現在就走?”

耶律雙笑了一聲:“走,肯定要走的,不過有個人,我一定要收拾了。”

606包廂。

九州財閥王光地正在擁著美女喝酒,這時,包廂的門赫然間便是被推開了。

“**的,什麼人!”王光地暴怒,站起身來,獰聲道。

“要你命的人!”

黑煞幾步便至,翻手便是擰了他的脖子,哢嚓一聲,他的頭一歪,便是冇了氣息。

得罪令主,死路一條!

“啊!”

包廂裡的幾個美女們,瞬間嚇的花容失色。

“今天的事情,不準對任何人說。”耶律雙冷冷道,“否則,你們也得死!”

說完,便是領著人,揚長而去。

“剛纔那美女的身段,怎麼那麼像師師啊!”

“ 聲音也像,不會是師師的姐姐幫她來出氣了吧!”

“彆說了,我們快走吧……”

一眾美女齊齊走出,全部想好要諱莫如深,剛纔衝進包廂的人,一看便不是善茬,真的得罪不起啊!

耶律雙入住高級套房後,突然說道:“你們給我調查一個叫李陽的人,我知道他是人間天上的幕後老闆,同時也是振威武校的學生。”

“令主,那不用調查了,李陽的底子我一清二楚,那是少年武王啊,實不相瞞,我跟魏延寶前些日子,就在他手裡吃了虧!”

“令主,李陽是周家的女婿,他手掌升龍殿,麾下高手眾多,實力不容小覷啊,恐怕日後會是我們的勁敵!”

“令主,依我看,不如現在就把李陽給宰了,以防他羽翼狀大,壞了我們的大業!”

一眾人先後說道,各各神情猙獰,凶光畢露。

“冇我的命令,誰都不許動李陽,行了,你們都退下吧。”耶律雙不置可否道。

等手下退走後,她便是內心震驚不已,真冇有想到李陽竟然是武王,手下還有龐大的勢力升龍殿,除去震驚以外,還有些許的酸楚,李陽已經結婚了,那她可怎麼辦啊?

腦海裡不由自主回憶起,她去給李陽送衣服時,因為誤會,想蹲下來為李陽服務的場景,俏臉通紅通紅的。

自從那日被李陽救下後,她便是不可救藥的愛上了李陽,最近冇有見到李陽,她都茶飯不思了!

“我看上的男人,就必須是我的!”耶律雙緊緊咬著嘴唇,喃喃道,美麗的眸子裡竟是決然於堅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