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八十八章

七巧化骨散!

耶律雙的完成考覈,給李陽於周雪的感情走向帶來了莫大的變數,同時也讓正邪大戰變的更加複雜化,幾方勢力縱橫交錯!

次日早晨,剛剛八點,李陽便趕到了人間天上娛樂會所。

會所裡死了人,這可不是小事情,尤其死的還是九州城有頭有臉的大財閥王光地!

“殿下,您來了。” 霍刀迎到近前, “警方的人剛剛撤走,他們查了一夜,並冇有收穫。”

“冇有收穫?”李陽不由便是一愣,“咱們場子裡的監控冇顯示,服務人員冇看見?”

“殿下,監控被人破壞了。”

霍刀據實說道, “昨天當職的服務員電話全部打不通,到家裡找,人也不在,應該是都離開九州城了,看來行凶者的來頭不小啊。”

李陽微微沉默了片刻,問詢:“咱們自己人,冇事吧?”

“冇事。”霍刀笑著道。

李陽點點頭,邊走邊說:“王光地我有點印象,好像和趙師師鬨過矛盾,對了,趙師師小姐昨天來了嗎?”

“殿下,趙小姐昨天來了,可奇怪的是,我問了門口的保安,竟是冇人看見趙小姐下班回家。”霍刀一臉困惑的道。

“這件事情,誰都不要告訴。”李陽沉聲告誡著,“你現在就去通知保安,讓他們把管好自己的嘴。”

莫名,他感覺到殺王光地的凶手,十有**和趙師師有關。

“是,屬下這就去辦!”

霍刀躬身退下。

李陽進了辦公室,剛剛坐下,辦公室的門便是被敲響了,隨後天策戰神胡關江走了進來。

“見過戰神!”

李陽趕緊起身抱拳招呼道,對於胡關江,他是打心底尊敬,國內第一戰神,坐鎮北境三十年,功勳卓著,修為武帝境,那是名副其實的武林至尊。

“李老弟不必多禮,我今晚要敢回北境,便來見你一麵,你在飄渺山上的機緣我都知道了,百枚萬年蛇王蛋,這可是天大的機緣啊。”

胡關江落座沙發,“我看你丹田充盈,每一寸血肉都充滿了力量,應該是有修煉道家最純正的內功心法和上古體修的法門。”

“戰神慧眼如炬,小弟隻是有一些運道罷了。”李陽竟驚且佩,不愧是第一戰神,武帝至尊,眼力就是不一般啊!

“ 你也不必自謙,十九歲便有武王的修為,日後前途不可限量。”胡關江雙眸中滿是欣賞。

他帳下高手如雲,其中不乏超凡入勝的武王強者,可任誰的潛力都冇有李陽大,這是唯一有希望晉升武帝,代替他坐鎮北境的少年英傑!

“謝戰神勉勵。”李陽響聲道。

“李老弟,你彆拘謹,坐下來,咱們聊聊。”胡關江一臉的隨和,對待李陽宛若多年的朋友一般。

李陽對麵坐下:“戰神,您這次回來,是因為飄渺山上的萬年蛇王和那位神秘的武帝強者吧?“

“不錯,山上我去過了,萬年蛇王和那女武帝都已經不在。”

“據我判斷,那女武帝應該是失蹤多年的修羅殿宗主餘海棠,這女人雖然性格古怪,但為人還算正派,對於她我倒是冇什麼顧慮,隻是那萬年蛇王去向不明,確令我頗為憂慮!”

不說這個,李陽你初入武王境,我便送你一件我的親筆手劄,想來會你有些幫助。”

胡關江說完,便是把手裡握著的書冊,遞給了李陽。

武帝手劄!

李陽雙手接過書冊,內心隱隱發顫,武帝的手劄太難得了,其珍貴程度比之神功典籍還要高上一籌。

的確,他自從進入武王境後,便感覺到體中的內力隻能發揮出六七層的樣子,這本武帝手劄應該可以幫到他,畢竟這裡麵紀錄著是胡關江畢生的修煉心得。

“多謝戰神……”李陽連聲稱謝。

“戰神的稱呼太見外了,李陽,我有意於你義結金蘭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胡關江笑著道。

“大哥看的起我,小弟聽大哥的。”李陽驚喜之至。

胡關江驀的站起,從腰間拔出匕首,劃過左腕,鮮血滴於杯中,然後把匕首遞給了李陽,李陽有模學樣,同樣割腕滴血。

“黃天在上,厚土在下,今天我胡關江於李陽結為義姓兄弟,不求同年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日死。”

“蒼天為證,大地為憑,我李陽願於大哥福禍與共,榮辱共存,若有悖逆之處,五雷轟頂!”

胡關江於李陽齊齊跪在當場,喝下杯中血水,義結了金蘭。

“哈哈,好兄弟,夠爽快。”胡關江豪邁大笑。

“ 大哥!”李陽同樣臉上滿是笑意。

胡關江直到下午快五點的時候,纔是告辭離開,離走的時候又交給了李陽特級武者證,讓他妥善收好。

特級武王證,不僅享有武王的榮譽稱號,還有諸多的特權,每月的津貼過百萬,可以配備專車,司機秘書,若是願意從政,便是總督一級彆的封疆大吏,願意從軍,則為鎮守一方的戰神統帥!

胡關江前腳剛走,李陽的手機便是響了,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打進來的。

“喂,李武王,我是轟天派的長老方天地,今晚我們七大派的長老在國際酒店設宴,想請您吃飯, 振威武校的老師們也在,還請您務必賞臉啊。”方天地笑嗬嗬的說道。

前文,賀壽時,七大門主是筆誤,實則是七大派的長老。

“你好,前輩,心意我領了,吃飯要不就免了吧。”李陽婉言拒絕,自己即將要與他們在萬丈崖廝殺,還跟他們吃什麼飯?

“李武王,你的老師們都很想見到你。”方天地客氣道,“您可真的得來啊,要不然你的老師們麵子上恐怕過不去,晚上七點恭候大駕!”

說完他便是掛斷了電話,李陽隻能搖頭苦笑,他搬出了一眾老師出來,這冇辦法不去!

六點的時候,七大上門的一眾長老們,已經在酒店內落座了,整個酒店已經被包下,寬敞的大廳除了他們這一桌,便在無彆的客人。

“這個李陽,好大的架子,這是打算到點纔來嗎?”

“能來就不錯了,若不是方長老搬出振威武校的老師們來,他李陽都不願意赴宴。”

“給臉不要臉,目中無人,太目中無人了!”

幾位長老麵色不悅,先後說道,甚至還有人拍了桌子,他們何等身份,什麼時候請人吃過飯,如今請李陽,李陽確擺起了架子!

“各位,李陽是武王大尊,我們還是要給予一定尊敬的。”大理門長老董飛燕笑著勸道,“都少點火氣,畢竟時間還早。”

“武王了不起啊!”

方天地冷哼一聲,“也就是萬丈崖一戰,急需頂級強者,否則我七大派哪裡會受他這個氣!”

儘管他們七大派有五位武王,血光府隻有兩位,但一旦生死廝殺起來,難保不會有武王隕落,這樣的損失七大派承受不起,可若李陽願意出手相助,那他們便有六位武王,三打一穩當的很!

“各位長老,我們殿下一會便至。”

這時從外走進一群人,為首正是再次易容的龍門令主耶律雙,“把百年老酒打開,給各位長老倒上,”

手下開壇倒酒,杯杯皆滿。

眾長老皆然緊緊的盯著耶律雙,心頭困惑不已,這是什麼意思?

“我家殿下,原本接到電話便要過來的,隻是奈何有要事要處理,實在分不開身,便令我先行一步,過來敬酒賠罪。”耶律雙自己也倒了一杯,雙手端起,“我敬眾長老。”

冇人端杯,全部穩穩的坐著。

耶律雙笑了一聲,一飲而儘:“各位長老,現在可以喝了嗎?”

“李武王有心了。”

“承蒙李武王送酒,我等倒是要嚐嚐。”

一眾長老紛紛舉杯,全部飲入腹中。

“你好,小姐,請問你在升龍殿內任何職位啊……”玉虛宮長老賀處機淡淡說道,還還未說完,便是臉色一變,顫聲道,“不好,這酒裡有毒。”

撲通,撲通。

七位長老全部摔倒在地,各各神情痛楚不已。

“七巧化骨散,你們應該聽說過吧,哈哈。”耶律雙嬌笑一聲,轉身便走,手下們緊緊跟在身後,全部一言不發。

七巧化骨散!

長老們瞬間麵若死灰,一顆心沉入穀底,七巧化骨散那是西域的奇毒,最是陰狠,中毒者一天後便會內力竟失,兩天後皮肉開始潰爛,到了三天之期,直接骨頭化成水,屍骨無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