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八十九章

六號彆墅!

“令主,您這樣做的目的是?”黑煞一邊開車,一邊問詢。

“血光府本就勢弱,一邊倒的局麵,對我們不利。”耶律雙冷冷道,“升龍殿現在害了七大派的長老,他們還怎麼聯手?”

“令主高明。”黑煞點了點頭,“可屬下還有一點不明,為什麼不直接殺了他們,栽贓陷害李陽,留一個活口便可!”

“我還冇有想好,到底要不要取他們的性命。”耶律雙不置可否道,“把車開到偏僻的地方,直接燒了!”

一旦她殺了七大派的長老,李陽於七大派的仇便結大了,七大派不可能會放過李陽的,她實在不忍心讓李陽置身於險境。

國際酒店門前,一列車隊駛來,從車上走下的正是振威武校的老師們,他們剛剛上完課,便趕了過來。

“師傅!”

“師叔!”

“各位長老,你們這是怎麼了!”

振威武校的老師們臉色瞬間大變,趕緊過去,扶起了各自門中的長輩,神情緊張不已。

“李陽下毒害我們。”轟天派方天地虛弱道。

“七巧化骨散,好狠啊。”高山派顧一凡咬牙說道。

啥?

李陽下的毒?

七巧化骨散!

一眾老師全部懵了,七巧化骨散太有名氣了,最是最毒無比,非獨門解藥而不能解。

“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。”

“不殺李陽誓不為人。”

“報仇,報仇。”

校長吳承恩雖冇有吭聲,確也是雙拳緊握,指甲都掐進了肉裡,一副要把李陽撕了般的凶狠模樣。

“事情還冇有搞清楚,不好下論斷的。”沈冰煙急聲道。

“師妹,住口!”楊建厲聲嗬斥,“咱們七大派下午才決定宴請他,訊息絕不會外泄,不是他,還能是誰!”

沈冰煙頓時無言以對,緊緊咬著嘴唇,沉默了下來。

真的不可能是李陽的!

那混蛋儘管好色,是個人渣,可為人還是光明磊落的!

可不是李陽,還能是誰?

這時,李陽身穿一聲筆挺的西裝,從外走了進來,掃了眼全場,不由便是一怔。

“李陽,你好大的膽子,儘然還敢過來!”

“他是來滅口的啊,虧我們提前趕到!”

“速速交出解藥,否則死!”

振威武校的老師一擁而上,狠狠的瞪著李陽,怒氣沖天,就連沈冰煙也是緊緊握住了名劍承影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冰冷。

“各位老師,你們這是做什麼,什麼解藥,都給我說糊塗了。”李陽一臉困惑的道,“長老們這是怎麼了,中毒了嗎?”

“李陽!”

吳承恩上前一步,指著李陽罵道,“你個卑鄙小人,裝什麼裝,前些時候我們挺身護你,冇想到你翻手便要屠戮我們門中的長輩,我來問你,各位長老與你有何仇怨,你要下此毒手!”

“吳校長,這真不是我做的。”李陽苦笑了一聲,響聲道,“還請老師們讓開,我粗通醫術,必定儘力為各長老解毒。”

不是他做的事情,他哪能背黑鍋?

先救他們,日後戰場相見,在論生死!

“巧舌如簧,誰會信你?”

“七巧化骨散,隻能獨門解藥能解,你會不清楚?”

“他冥頑不靈,大家動手,直接將他拿下!”

一眾老師說完,便是展開身形,將李陽團團圍住,出招無比的淩厲。

吳承恩橫空打出一掌,內力傾吐,實木圓桌瞬間被打的粉碎。

楊建一個貓躍,身體騰空,雙拳直接砸向李陽的麵門,拳如電鑽,產生尖銳的嘯聲。

其餘老師,也是各展絕學,毫不留手!

李陽閃轉騰挪,巧妙避讓,饒是他已是武王境,應對起來也覺有些吃力,不還手太被動了。

振威武校的老師,清一色的武將,而校長吳承恩更是武侯強者!

“看劍!”沈冰煙突然嬌嗔一聲,仗劍殺到了近前。

“沈老師,你也不信我嗎?”李陽翻手擒住了她的皓腕,質問道。

“你給我撒手。”沈冰煙先是大聲的訓斥了一句,然後便是壓低聲音道,“你快走,去找真凶和解藥,真凶應該是六點至六點半這個時間出現的。”

李陽聽言,不由心中一暖,沈冰煙最終還是信他的。

當即他便是左手劃圈,右手推磨,赫然打出一掌飛龍出山,內力化成的龍形虛影橫空出世,一眾老師皆然被震的倒退連連。

“得罪了,一日之內,我必找出真凶,送來解藥!” 李陽雙手抱拳,隨著轉身大步走出。

背影挺直,好似長槍欲衝蒼穹,步伐沉著利落,每一步踏出都那麼的剛勁有力。

“好霸道的掌法,好深厚的內力!”幾名老師,齊齊驚撥出聲。

“追!”楊建爆喝。

“彆追了,我們就等他一日吧。”沈冰煙勸道。

“師妹。”楊建氣的跺腳。

“行了,李陽是武王,追上又能怎樣,我們難道有能力殺掉他不成?”校長吳承恩冷冷道,“就等他一日,他若不來,我們便稟告七大門主,請武王出山殺賊!”

另一邊,李陽剛回到人間天上,便是咬牙憤然的拍響了桌子:“給我查,一定要給我查出六點以後誰去了國際酒店,是誰在背後陷害我!”

“是,殿下。”

“殿下請放心,我們這就去辦。”

霍刀,石天應聲後,齊齊躬身退下。

如今九州城內,升龍殿精銳儘在,他們自覺查這件事情易如反掌,豈料竟是到了次日下午還是冇有頭緒。

“殿下我們查到一輛牌照尾號666的的可疑車輛,可這輛車是套牌車又燒燬了,所以……”

“殿下,車被燒燬在郊區非常偏僻,我們走訪了附近的居民宅,並冇有找到目擊者。”

霍刀,石天低著頭,小心翼翼的說道,看都不敢看李陽一眼。

李陽聽言後,並冇有動怒斥責,而是一臉平靜的給柳清清打了去了電話,“清清,你看一下警方的監控係統,看看趙師師,趙小姐現在在哪裡?”

警方的監控係統,不僅包括路麵監控,還包括乘坐車輛,入住酒店等等訊息。

柳清清作為頂級黑客,進入係統易如反掌。

接連出現的兩次事故,雖然冇什麼聯絡,但同樣是善後周密,冇有留下任何線索,這讓李陽難免有些聯想。

“殿下,趙師師一切空白,宛若人間蒸發了,不過我發現有個女人的身段和她很像,另外我還發現這女人是在王光地被害之後,憑空冒出來的。”

柳清清一邊敲擊鍵盤,一邊說道,聲音清脆響亮。

“這女人現在在哪?”李陽急聲問道。

“三裡街六號彆墅!”

李陽得到確定位置後,立馬掛了電話,拿起外套,“叫上兄弟,跟我走!”

三點,李陽便是帶著霍刀,石天等人,來到了這座彆墅。

“對不起,先生,這是私人住宅,請您立即離開。”

酒店門口有黑西裝把手, 站姿標準,一看便是訓練有素的便衣。

耶律雙在完成考覈後,便是通關官方渠道通告了九州城方麵,這便引起了九州城的高度重視,貴賓安全不容有失,立馬抽調人員進行保衛,安保級彆那是最高的s級。

李陽確也不慌,直接掏出證件遞了過去。

“特級武者證,您是武王?”黑西裝麵色大變,趕緊立正對李陽敬了個禮,“李武王,您稍後,容我跟上麵彙報一下!”

武王的地位,不亞於戰神!

若非有重要貴賓在此,借他一百個擋,他也不敢攔著!

“怎麼回事。”秦天從裡麵走了過來,高聲喝問。

“秦隊長,李武王要進彆墅,您看?”黑西裝據實說道。

“武王!”

秦天嚇了一跳,這才把目光投向李陽,“特九處秦天奉命在此警戒,李武王,咱們又見麵了。”

“你好,秦隊長,能讓我進去嗎?”李陽笑著說道。

這秦天他勉強也算認識,前些日子在飄渺山下負責警戒的便是此人。

“若是彆的武王,我還真不敢做主,可既然是您,那便冇有問題了,宋戰神功勳卓著,她的朋友斷然不會對虎國公主不利的。”秦天微微彎腰,笑著道。

啥?

公主!!

李陽聽言整個人都是懵了,事情越來越複雜了,他實在冇想到這裡住著的竟然是無比尊貴的虎國公主,難道趙師師的真實身份是虎國公主的隨從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