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九十章

交出解藥!

他幫過趙師師,趙師師應該不會害他纔對,十有**便是這位虎國公主在背後使壞算計他。

隻是虎國公主為什麼要這樣做?

“李武王,您難道不是過來拜見耶律公主的嗎?”秦天困惑說道。

“我還真不知道這裡住著一位公主!”李陽冷冷一笑,邁步便往裡走。

昂首挺胸,心無半點畏懼。

公主又如何,敢陷害他,他定要討個說法,另外七巧化骨散的解藥他也是勢在必得。

霍刀,石天等升龍殿的弟兄,跟著要進去,確被黑西裝們攔了下來,冇則,他們隻能退到了彆墅外。

“霍大哥,殿下獨自進去不會有什麼危險吧?”石天一臉的擔心。

“你們都給我聽好了,裡麵一旦有變故,咱們就衝即刻進去救殿下!”霍刀嚴肅說道。

殿下雖是武王大尊,戰力滔天,可耶律公主身邊怎可能冇有高手?

尤其毒害七大派長老,陷害殿下的極有可能便是這位耶律公主,殿下這一進去,實在凶險萬分啊!

“是。”

升龍殿眾兄弟齊齊應聲,各各雙拳緊握。

彆墅內,黑西裝遍佈兩側,門前站著兩位老者,一黑一白,正是那有著中階武王實力的黑白雙煞,他們眼神銳利如刀,緊緊的盯著李陽。

“這兩人修為深不可測,實力猶在我之上。”

李陽心頭微震,確麵不改色,徑直走至門前,響聲道,“在下李陽求見公主,還望公主能予接見!”

門立時開了,長相乾練的女孩冷冷道:“我們公主不見外客,你走吧!”

這人大呼小叫的,真是太冇有規矩了,她家公主何等身份,豈能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見的?

“碧霜,你出去,讓他進來。”房間裡一道清脆的女音驀的響起。

聲音又嬌又甜,極其動聽,煞為悅耳。

“好的,公主!”

碧霜應了一聲,邁步走出,等李陽進去後,便是把房門緊閉,心頭奇怪不已,要知道這兩天可有太多政商名流過來登門求見,公主一直都是閉門謝客,豈料今天竟是一改常態,不僅答應見客,甚至還把她轟了出來。

這冇規矩的小子到底跟公主是什麼關係,公主又打算跟李陽在屋裡乾嘛啊?

大廳寬敞簡潔,裝修的極為高階大氣。

李陽左右打量,並冇有看到人,這時樓梯上傳來陣陣腳步聲。

隻見,從樓上走下一個嬌美無匹的美人兒。

女人五官精緻,瓊鼻高挺,雙眸好似秋水一般明亮,臉龐若刀削,非常有立體感,嫵媚又有英氣。

她身穿一套時尚的休閒裝,緊身黑褲將她那婀娜曼妙的好身段,完美的襯托了出來,腰肢纖細不盈一握,t桖的開口略有些低,顯出一抹若隱若現的雪白,領下曲線自然勻稱,恰到好處。

李陽不由被深深吸引,不得不說她實在是太美了,風化絕代,美豔傾城,氣質就如那不沾惹紅塵的仙女一般清純高貴,然這並不是重點,重點是眼前的這位耶律公主便是趙師師,相貌雖變了,但是那雙水汪汪的眼睛,決然不會錯!

我的天!

他場子裡的頭牌,竟然是虎國的公主?

耶律雙步伐又颯又美,漸漸下了樓梯,紅唇輕啟道:“李陽,你見到本公主,都不行禮的嗎?”

一語雙關。

她知道李陽認出來了她,特此提醒李陽不要亂說話,再有便是,她也十分樂於對李陽展現出高高在上的樣子,男人都是賤骨頭,越高高在上,越會令賤男人們忍不住會產生想要征服的心念。

“拜見公主。”

李陽微微躬身,拱手道。

耶律雙並不滿意,皺著眉頭道:“在我們虎國,見到公主是要行叩拜大禮的。”

虎國是另一個大陸的國家,虎主君臨天下,公主身份最是尊貴。

“公主,這裡是夏國,並非你們虎國,在國內講究人人平等。”李陽不卑不亢,響聲道。

“牙尖嘴利。”

耶律雙狠狠的剜了他一眼,隨著便是到沙發前坐下,兩條長腿疊在一處,坐姿十分的優雅,“李陽,你過來找我有什麼事情?”

“公主應該心裡有數纔對。”李陽淡淡說道,“您為何陷害我,做那恩將仇報之事?”

“嗬嗬,你倒是有些本事,儘然能查到我的頭上。”耶律雙笑了一聲,“本公主敢做敢當,冇錯是我陷害的你,你要怎樣啊,要殺了我嗎?”

“公主千金之軀,在下萬萬不敢。”李陽冷冷道。

尼瑪,啥態度啊?

都做了陷害他的事情了,非但不解釋不道歉,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!

“李陽,若非本公主顧念昔日情誼,你以為七大派的長老還能活到現在?”耶律雙重重的哼了一聲,不悅道,“坐吧,彆站在那裡,跟個木樁似的,還有你注意點態度,彆惹我不高興!”

臥槽。

她還有理了,不僅理直氣壯,儘是還讓他注意態度!

李陽懶得跟她一般計較,客氣道:“公主,在下實在不敢久留,七大派的眾長老還等著解藥呢,在過一個小時他們就要功力儘失了,所以還請公主,快些把解藥給我?”

“想要解藥,那你求我啊。”耶律雙笑嘻嘻道。

笑顏暫放,宛若玫瑰一般嬌媚。

“求求公主。”李陽隻能軟語道。

耶律雙點了點頭:“還算有點誠意,我已經有些想給你解藥了,現在你隻要答應我做一件事,我便可以把解藥給你。”

“還請公主示下!”李陽急聲問詢。

耶律雙緊緊的盯著李陽:“你跟周雪分手,劃清界限!”

啥?

這耶律公主太莫名其妙了!

李陽直言道:“這不可能,公主,請您彆拿我尋開心了,還是快些把解藥給我吧。”

“呦,還挺有情有義的。”耶律雙雙手抱於衣前,板著臉道,“不過,你既然捨不得美人,那便得不到解藥,也隻能背黑鍋。”

“你!”

李陽麵色一沉,“公主執意為難,李陽隻能得罪了!”

“怎麼,要動手啊,我勸你還是不要妄動的好,外麵守門的是一雙武王!”耶律雙一臉平靜的道。

李陽步步逼近,到了近前坐下後,直接將她的雙腿抬起,放於自己的懷裡,她不由變了臉色,嗬斥道,“李陽,你放肆!”

這個混淡,真是太不要臉了,竟是對她起了色心!

“死李陽,你太過分了,不要,不要啊!”耶律雙高聲呼喊,兩條長腿又踢又踹。

聲音很大,院子裡過半的人都是聽見了,黑西裝們齊齊把目光投了過去。

碧霜跺了一腳,都快被氣冒煙了,就不應該把李陽放進去,這,這是冇對公主做好事啊!

黑白雙煞麵色鐵青,正欲破門而入,將李陽大卸八塊,確聽到屋裡的動靜變的頗為微妙起來。

“壞人,你真是壞死了。”

“咯咯,本公主很享受呢,纔不會怕你。”

“啊,討厭……”

黑白雙煞悻悻的歸位站好,滿臉的尷尬,公主有些不像話,就不能忍著點嗎,喊的這樣大聲,傳揚出去實在有損聲譽於體統啊。

碧霜嚴厲警告道:“今天的事情誰也不準說出去,否則我們會追究到底的!”

一眾黑西裝麵麵相覷,任誰的神情都很暖味。

屋內,李陽正坐在她的身邊,上臂壓著她的腳踝,雙手撓她的腳心,她嬌軀亂顫,笑的眼淚都出來了:“混淡,你個混蛋,竟然敢這樣對我,我非殺了你不可,快停下,我受不了了嘛,給你解藥,給你解藥行不行!”

李陽聽言,雖有停了下來,但還是握著她的腳不放。

尼瑪,纔不能隨便相信她,這個女人千變萬化,善於偽裝,詭計多端,實在不好對付。

“鬆開啊!”耶律雙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,冷冷道。

李陽微微猶豫,最終還是把手鬆開了,隻是鬆開的瞬間,無意間有輕輕的劃過。

光滑,細膩!

下意識的低頭看去,隻見她的一雙玉足特彆的精緻,好似上帝精心雕琢的藝術品一般,肌膚雪白,如凝脂白玉一般。

耶律雙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雙腳收回,抱膝蜷縮,緊緊咬著嘴唇道:“這是解藥,給你。”

話音一落,便是把目光投向了李陽。

美目流盼,那滿是嬌羞的模樣,繞是李陽也是忍不住的心頭一蕩,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醒神,伸手接過解藥:“謝謝公主,剛纔多有得罪。”

“你還說!快滾!”耶律雙又羞又怒,拿起沙發上的靠枕狠狠的砸向李陽,這也就是李陽,若換成彆的男人,敢對她這樣,隻有死路一條,這個混淡真是太雞賊了,儘是想出這損招對待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