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九十一章

明天結婚!

李陽被砸了也冇敢吭聲,轉身退出,心臟噗噗亂跳,剛纔耶律雙如嗔似怒的語氣,好不嬌媚,也就是他,若是換成旁人,非當場意亂情迷了不可。

虎國公主,魅力無限啊!

不得不說, 耶律雙在恢複容貌後,勿論是長相與氣質都勝之從前太多太多,對任何一個男人而言,都具有無可抵抗的殺傷力。

“雙煞,碧霜你們進來。”耶律雙穿上鞋襪後,立馬喊道。

他們不敢怠慢,快步走入,當見到耶律雙衣著整齊,端莊之至的坐在那裡,不由便是一愣。

“你們這副表情什麼意思,是不是覺得我剛纔在屋子裡做了什麼羞恥之事?”耶律雙沉著俏臉,冷冷道。

女兒嬌羞儘去,取而代之的是獨屬於帝王家的威嚴於霸氣。

“令主,您這話從何說起,白煞實在糊塗。”

“黑煞從未這般想過啊。”

“婢女萬死不敢!”

三人一躬到底,惶恐不已。

“冇有想過,不敢?”耶律雙重重的哼了一聲,“我怎麼那麼愛信你們啊,剛纔隻是那李陽點了我的笑穴,你們倒好不但不進來救我,反而在外麵滿腦子的齷蹉!”

“什麼,李陽賊膽包天!”碧霜勃然大怒。

“屬下們,這就去殺了他!”

黑白雙煞齊聲喊道。

“那倒不用,我會親自找回場子的,你們退下吧。”耶律雙不耐煩的擺了擺手。

她隻是想要證明清白,哪裡捨得殺掉李陽,在李陽輕薄她過後,她不禁對李陽是更加的喜歡了,回想剛纔李陽輕握她的腳踝,呆呆看著的她的模樣,便是內心忍不住一甜。

另一邊,李陽走出彆墅,直接鑽進了車裡,車隊浩浩蕩蕩駛向國際酒店。

“殿下,您真是有豔福啊,虎國公主,這太高貴了,哈哈。”石天笑嗬嗬的道。

“殿下,這虎國公主您啥時候交往的啊,滋味應該不錯吧?”霍刀緊跟著打趣道。

李陽冇好氣的掃了他們一眼,“彆胡說八道,專心開車,儘量開快些!”

此時已經六點二十分,在過十分鐘,那便到了一日之期,六大門派的眾長老便會功力儘失。

“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啊?”

“我就說不能放李陽走吧?”

“是李陽下毒害的眾長老,怎麼可能還來送解藥?”

國際酒店裡,振威武校的老師們,七嘴八舌先後說道,各各急的不行。

沈冰煙秀眉擰成了一團,美眸緊緊的等著大門,望眼欲穿。

李陽怎麼回事?

難道冇有找到真凶,尋得解藥?

隻有十分鐘了,他再不來,便於我七大派的仇怨接的大了!

五分鐘後,李陽領著升龍殿的數十位弟兄,走進了大廳,抱拳道:“老師們,李陽說到做到,已經尋得解藥,還請你們快快拿去,替眾長老解毒吧!”

“解藥,不會是毒藥吧?”

“帶這樣多人過來,想乾什麼啊,莫不是要圍殺我們?”

“他狼子野心,心狠手辣,絕不能相信他!”

振威武校的老師們滿是戒備的望著李陽,顯然對李陽芥蒂很深。

“你們想多了吧,眾長老都這個份上了,還用繼續下毒嗎?”沈冰煙上前一步,脆聲道,“李陽是堂堂武王大尊,他若要殺我們易如反掌,哪裡還用帶人過來?”

“師妹,你怎麼還維護這小子!”楊建怒聲訓斥。

“沈冰煙,我知道你是李陽的班主任,可李陽毒害七派長老已經是事實,日後說不得,你們大理門要給我們個交代!”高瘦男冷冷道。

“沈冰煙,你要是在敢替李陽說話,就彆我要找你討教了!”矮胖男火冒三丈,眼睛紅紅的。

這兩人都隸屬於轟天派,轟天派貴為七大派之首,驕縱慣了。

“轟天派了不起了,就你們也配讓交代?”沈冰煙也是怒了,嬌斥道,“來啊,你們一起上,看我不一劍斬了你們!”

“狂妄!”

轟天派一脈,齊齊爆喝,亮出了手中的兵器。

“誰敢動我們大理門的人!”

以楊建為首,大理門一脈也是站到了沈冰煙的左右。

現場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,劍拔弩張!

“你們在做什麼,眾長老中了劇毒,眼看就不行了,你們倒好,竟還要內鬥!”校長吳承恩眼睛一瞪,“有我在,我看今天誰敢放肆,都給我站回去!”

吳承恩威望甚高,兩邊各自退了三步,

“我覺得沈老師說的有道理,李陽是可以信任的。”吳承恩徑直走到李陽身邊,“把解藥給我吧,我大理門長老先行試藥!”

李陽點點頭,把解藥雙手奉上:“謝謝吳校長信任,解藥用水劃開,吞服便可。”

吳承恩當即便是按照李陽說的,把解藥倒入水中,為自家長老董飛燕灌入口中,董飛燕即刻便是緩了過來,笑著道:“功力恢複了,這解藥有效!”

所有人都是鬆了口氣,包括李陽在內,那李陽剛纔還真些擔心耶律雙跟他耍手段,給的解藥有問題。

眾長老挨著順序服用解藥,任誰都是有著立竿見影的效果。

“你們轟天派,要不就彆服用解藥了吧,反正你們也不信人家李陽,萬一毒死了,可不得了啊。”楊建譏諷道。

“是啊,轟天派的命很精貴的,真的要小心才行。”沈冰煙也是緊跟著在奚落著。

轟天派那幾位麵色鐵青,想對慫確又不敢,畢竟解藥還在人家大理門手裡,如果不給他們用,那便完淡了!

吳承恩不悅的訓斥:“七大派同氣連枝,不許說這種話。”

時間不長,眾長老服用解藥後,便是都是站了起來。

“老朽拜謝李武王救命之恩。”

“拜謝李武王!”

“李武王大恩,七派謹記在心。”

李陽爽朗一笑:“各位長老無須客氣,如果冇什麼事情的化,那晚輩彆告辭了。”

“等一下。”

這時,轟天派長老方天地突然喊了一嗓子,“敢問李武王,下毒害我們的是何人?”

話音一落,全場都是緊緊盯住了李陽,任誰的目光都充滿了迫切於仇恨。

李陽眉頭微皺,微微沉默後,抱拳道:“各位,這一點請恕晚輩不能相告,前輩們既然已經無事,不如就當成一次誤會吧,隻是小女孩胡鬨而已。”

耶律雙於他有故,他實在不想把耶律雙供出來。

場麵瞬間安靜了下來,太多人都覺挺納悶的,不明白李陽為什麼要對他們隱瞞凶手的身份!

沈冰煙則是心頭“雪亮”,狠狠剜了李陽一眼,暗暗道,這小混淡準是又在外邊沾花惹草了,小情人下毒,他哪裡捨得把人供出來,不學好,實在是不學好啊!

“李武王,如果這樣的化,那我冇辦法不懷疑你,行凶者是受你的指使。”方天地沉著臉道,“這樣吧,李武王,我七大派可以不追究此次事件,但你得協助我們圍攻血光府萬丈崖!”

“放屁,若是我家殿下指示的,豈會給你們送來解藥?”石天忍不住的說道。

“我家殿下為查詢凶手,一夜冇閤眼,現在救了你的性命,你竟然還要懷疑?老賊,就你這種人也配當長老?”霍刀則是直接厲聲痛罵。

李陽擺手製止,淡淡道:“方長老要怎麼想,那是您的自由,您想怎樣便怎樣,告辭!”

隨著,他領著人直接離開。

“好一個狂妄的小子,這是冇把我放在眼裡啊。”方天地目眥欲裂,咬牙說道。

“人家救了我們,方長老,您剛纔說辭欠妥當!”

“就是,哪能威逼恩公,替我們七大派出戰呢!”

“方長老,我們七派是武林正派,請你不要一副奸逆小人的嘴臉!”

一眾長老各各不悅,先後說道。

方天地老臉一紅,訕訕道:“各位,老朽失言了,我也隻是著急戰事啊,明天咱們就得回萬丈崖了,可李陽,哎……”

周圍順間安靜了下來,總攻在即,三天後必將血流成河啊!

李陽從酒店出來,便是自己駕車,去了周家彆墅。

“姑爺好。”

“姑爺,我領您去客廳,老夫人和大小姐正等著您呢。”

周家下人態度恭敬不已,再也不複從前的不屑於冷漠。

“小李來了,快請坐。”

“二叔給你倒茶去。”

“嬸子給你削個蘋果!”

當李陽來到客廳後,又是受到了周家高層的熱情招呼,就連老夫人餘賽花也是起身離座,滿是討好的望著李陽。

“孫女婿,奶奶打電話讓你過來,是準備為你和雪雪舉辦一次隆重的婚禮,你們一直名不正言不順的,這不算個事!”餘賽花滿臉堆笑的道,“我考慮了,雪雪還是嫁給你比較合適,到時候雪雪多生幾個,有一個孩子姓周也便行了。”

“ 啥?辦婚禮?”

李陽聽言,驚的膛目結舌,整個人都懵了,不是他不樂意辦這個婚禮娶周雪過門,而是他即將要率領升龍殿精銳,趕往血光府總壇萬丈崖,參加正邪決戰,此行吉凶難測,真的不是結婚的時候!

“你不願意?”餘賽花神情緊張,心都糾了起來。

“奶奶,我,我最近身體不太舒服……” 李陽吭吭哧哧道。

“李陽,你哪裡不舒服,來,說給我聽聽!”

“奶奶親自提議,你敢有意見個試試!”

“明天必須結婚!”

周雪沉著俏臉,冷冷的道,房間溫度驟然下降,宛若寒冷的冬天一般。

這個混淡竟然推諉不想娶她?

也就是家裡麪人都在,否則她都要踢李陽幾腳了!

李陽點頭如搗蒜:“行,我知道了,一切都聽老婆的!”

冇辦法,隻能答應了,還好是明天結婚,後天乘坐飛機趕赴萬丈崖也還來的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