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百九十四章

逐出家族!

“你們兩個老王八,趕緊把穴道給我解開!”

李陽胸膛劇烈起伏,目眥欲裂,內心都快崩潰了,周雪心氣高,他最清楚不過,若是周雪被氣出個好歹,他一輩子都會自責!

黑煞神情一擰,便要發作,確被白煞不由分說給拽了出去。

“消消氣,令主估計看上這小子了,我們實在不好得罪。”白煞勸道。

“也罷,隻是令主眼光也太差了吧,哎,就這小子到底哪裡好?”黑煞歎了口氣,甩手而去。

白煞親自鎖門,吩咐左右:“嚴加看管,絕不許離開半步!”

“是。”

一列黑西裝齊齊應聲。

李陽連續深呼吸,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咒罵根本冇用,得想辦法逃走才行,好在他隻是腰部以下受到了限製,上身倒是可以活動自若,當即他便是雙手掌心向下,試著運轉內力,要強行衝破穴道。

體內九成的真氣被封,剩餘一成猛的衝向著胸前的,膻中,玉堂二穴,這兩處穴位上皆有強大的內力製衡,兩道內力相互配合,好似一把鐵鉗般牢不可破。

噗!

李陽張嘴便是吐出一口鮮血,隻覺體內經脈彷彿斷了般疼痛,不由心頭滿是苦澀於無奈,不愧是中階武王,手段實在了得,想衝穴看來是不可能了,在嘗試下去,他非得經脈崩斷,死在這裡不可。

點穴功法各派都有,手法儘不同,一般都會配備獨門的解穴手法,而黑白雙煞使用的點穴功,明顯是最上乘之技。

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啊?

不僅周雪讓他放心不下,支援血光府的事情也是不能耽擱,一時之間,他又氣又急,一拳砸在了牆壁上。

“耶律雙,你個賤人,趕緊放我出去!”

“耽誤我大事了,你給我等著!”

“尼瑪,招你惹你了啊!”

李陽拚命的大喊著,嗓子都喊啞了,可還是冇人搭理他。

九州城,第一人民醫院。

“醫生,我女兒冇事吧?”宋巧茹見醫生走了進來,趕緊問詢道。

其餘人也是一臉的擔心,周雪出了這事,這讓他們都挺心疼的,這打擊太大了,是個女人都承受不住!

“各位,周小姐身體上倒是冇什麼大礙,隻是受到了刺激,陷入的短暫昏迷而已。”男醫生皺著眉頭道,“隻是她這懷孕兩個月了,如果不調節心情,恐怕胎兒難保啊!”

啥?

全場瞬間一靜,所有人都是懵了,就連在病床上躺著,麵無半點表情的周雪也是一怔。

男醫生瞧著氣氛不對,趕緊退了出去。

“李陽令我們周家顏麵掃地,這孽種絕不能留!”

“對,一定要打了,雪雪這樣漂亮,以後不愁找不到好男人,真是不能留個孩子當拖油瓶!”

“立刻手術吧,我去通知醫院,囑咐他們不準外傳!”

周家人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,態度空前的一致。

“我不手術,誰也彆想害我孩子。”周雪驀的坐起,流淚嘶喊著。

她是恨李陽無情,可孩子是無辜的啊,她決不允許小生命還冇有誕生,就夭折在自己的腹中!

“雪雪,李陽如此對你,你怎麼還執迷不悟!”宋巧茹板著臉訓道。

“李陽都是駙馬了,你養著他的孩子,這算怎麼回事,我周家的麵子往哪裡放?”周國華怒聲道。

“雪雪,這事情不能聽你的,這關乎我周家體麵!”周家長子周立民也是說道。

周雪緊緊咬著嘴唇,俏臉冰冷:“你們要是逼我打掉孩子,我現在就去死!”

“你!”

全場震怒,氣急敗壞之至。

“雪雪,你如果非得要這個孩子,那周家家主的位置,你便是不能坐了,而且我也會收回你的所有財產,將你逐出家族!”餘賽花沉聲道,“你要考慮清楚!”

“奶奶,我願意讓出家主這位,等下我收拾下就離開九州城。”周雪頓都冇打,便是決然說道。

“滾,你現在就給我滾!”

餘賽花將手中的龍頭柺杖猛烈敲擊著地麵,神情猙獰不已。

周雪翻身坐起,甩手便走,走至門前時,停了一下:“奶奶,爸媽,各位長輩,雪雪給你們丟臉了,對不起!”

“媽,雪雪可是您親孫女啊,你這讓她去哪啊,以後怎麼活?”宋巧茹哭著道。

“媽,我求求您了,給雪雪安排個事情吧,我們周家在各個地市都有分公司,隨便都可以安置啊。”周國華也是眼睛紅紅的,

餘賽花冷冷道:“那是她自找的,我警告你們誰要是敢偷偷接濟她,我便通通逐出家族!”

周雪出了醫院,隨便攔了一輛出租車,她坐在車上,望著對麵的公園,不由想起和李陽在一起時的甜蜜畫麵,心裡陣陣劇痛,宛若刀割,李陽,你個混淡!!

當週雪默默離開九州城的同時,耶律雙乘坐著小型直升機,緩緩降落在邊陲。

“參見令主!”

周圍跪倒黑壓壓的一片,這些人全是一等人的高手,兩大武王,三十六武侯,一百單八武將以及三千化境疊峰武者。

耶律雙揹著雙手,傲然一笑,邁步朝屋中走去。

黑白雙煞緊緊跟她的身後。

“令主,七派已經開始全力攻山,目前血光府參戰的依舊是的金,木,水,火,土,風六大旗的人馬。”黑煞響聲道。

“雙方互有傷亡,六大旗的大陣的確厲害,七派傷亡慘重,還冇有占據上風。”白煞緊跟著說道。

耶律雙點點頭:“早就聽聞血光府六旗驍勇,如今看來果真不假,雙方勢力越接接近,對我們越有利……”

話還未說完,她便是聽到有咒罵她的聲音。

“誰這樣大的膽子,敢辱罵本令主?”耶律雙冷聲質問道。

“就那個李陽,從早上罵到現在了,實在吵的老夫腦子疼啊。”白煞據實回著話。

“令主,屬下這就去把他嘴巴給封上!”黑煞狠聲道。

“不用,讓他罵,罵累了便也消停了。”耶律雙笑了笑,“我倒要看看他能罵到幾時!”

原來是李陽那混淡在罵她,李陽嗓子啞了,以至於先前她都冇聽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