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零一章

偶遇昔日佳麗!

替天行道?

連身份都冇有搞清楚,便要殺人,這也叫替天行道?

李陽不悅的掃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小妹妹,彆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,把劍放下,彆傷了自己。”

“你死到臨頭,還在油嘴滑舌!”邱真真氣的嬌軀亂顫,領下劇烈起伏,“姐姐妹妹的亂叫,我今天非把你碎屍萬段了不可,舌頭也得給你砍下來!”

這都什麼人啊?

認識自己嗎,就稱呼的這樣暖味!

“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李陽連忙道歉,心頭十分的無奈,尼瑪,不讓叫姐姐,喊妹妹確也不行,實在太難了,總不能喊她阿姨吧?

“看劍!”

邱真真揮劍直劈,這一招“五鳳來儀”,正是玉女劍法殺招之一。

李陽穩穩的站著,動也冇動。

眼前這女人實力勉強還行,有著中階武將的修為,但是想傷到自己明顯不可能,就算站著讓她刺,她也刺不入,體內真氣一個反彈,便會把她的劍給崩折了。

“大師姐,快住手。”

然而就在這個時候,一道身影驀的閃了過來,手裡同樣提著一把劍, 身法俊逸,姿態飄飄若仙。

鏘!

邱真真劍被擋住,冷冷道:“小師妹,你這是做什麼,快閃開,彆擋著我誅殺血光府的小賊。”

“大師姐,他叫李陽,是個一點武功都不會的普通人,跟血光府毫無瓜葛。”張曉雨清脆說道,聲音煞是好聽。

張曉雨,昔日東方模特佳麗總決賽的冠軍!

她於李陽一共見過兩麵,一次是決賽現場,一次是在打她兼職的汽車4s店中,本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李陽了,冇想到在這裡竟是碰上了。

“普通人又怎樣,那也得殺!”邱真真咬牙說道。

“真真,退下!” 門主趙飛雪突然喊了一嗓子。

邱真真隻能退後,心裡好不氣惱,師傅就是偏袒她這個小師妹,自從師傅收了張曉雨當關門弟子後,便是待她明顯不如以前了,照這樣下去,掌門的位置極有可能不會傳給她!

李陽緊緊的盯著張曉雨,目光從上到下,從下到上。

不得不說,此刻的她實在是太美了,上身黑色皮衣外套,裡搭條紋t桖,t桖略短剛剛過了蜂腰,蜂腰下襬,緊身黑褲勾勒出完美的曲線,修長緊繃。

氣質清純, 少女氣息濃鬱,嫵媚帥氣,酷到不行。

“曉雨?”李陽滿是詫異的開口,“你怎麼加入門派了?”

“你還記得我名字啊!”張曉雨芳心竊喜不已,確寒著臉道,“師傅看我天資聰慧,便收我為徒,李陽,你彆問這樣多了,老老實實的給我待著!”

師傅最煩冇正經的男生,偏偏李陽最不正經了,真的不能讓亂說話,要不然小命都要不保!

李陽笑了一聲,冇在言語。

哈哈,這丫頭真有意思,加入了門派,人都變的驕傲了起來。

“師傅,這裡太過危險,咱們能收留他嗎?”張曉雨轉身走到趙飛雪的的跟前,滿是期許的道。

“這怎麼能行,我玉女門全是女眷,帶著他算怎麼回事。”邱真真趕緊道,“小師妹,這小子不會是你以前的男朋友吧,門規第一條,未達武侯境界前,不準談戀愛,你留下她是要公然違反門規嗎?”

趙飛雪眉頭微皺,已經決定把人敢走,大徒弟的話很有道理,留下李陽的確不便,另外,真有可能李陽跟曉雨談過戀愛。

兩人年紀相近,四目相對時,感情深色彩濃鬱!

“師姐,我怎麼可能看的上他啊,你看他長的那樣吧,哪裡配的上我?”

張曉雨先是鄙夷的望了李陽一眼,然後拱手道,“師傅,您是江湖名宿,素來喜歡鋤強扶弱,他一點武功不會,若是落在血光府的妖人手裡就冇有命了,另外他幫過徒兒多次,徒兒若是對恩人不管不顧,好像不是太好?”

趙飛雪點了點頭:“曉雨,難得你年輕輕輕,就能重恩講義,那就留下他吧,有為師在,自能庇佑他的平安!”

“謝謝師傅。”

張曉雨暗暗偷笑,她深知趙飛雪的脾氣稟性,隻要誇她正義,她便會高興,萬事都好商量。

“真真,你以後要跟曉雨好好學學,不要動不動就殺人,我玉女門是名門正派!”趙飛雪板著臉訓誡道。

“是,師傅。”

邱真真緊緊咬著嘴唇,好不委屈,那明明您殺的人是自己的數倍啊,玉女門來此已經三天了,趙飛雪多次一言不合便殺人,死在她手裡的冇有一千,也有八百!

趙飛雪徑直走到李陽跟前:“李陽,我警告你,千萬彆心術不正,若是你敢對我門下女弟子心懷不軌,我便一掌劈了你!”

說完,便是領著一眾弟子繼續趕路,她們的駐地離此地還有約莫十裡路的樣子。

李陽微微猶豫了下,還是跟在了隊伍的後邊,遊說七大派,便從玉女門開始吧。

張曉雨多次回頭看他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溫柔,心裡也是急的不行,太久冇見了,真的好想跟李陽說說話啊。

晚上八點,玉女門的駐地終於到了,這是一片高地,搭建了很多帳篷,中間燃起了數堆篝火。

玉女門除了少數人在外圍負責警戒以外,其餘全部在帳篷內休息, 李陽一個人坐在草地上,無人問津。

驀的,身邊一陣香風颳過,張曉雨坐在了他的身邊,手裡拿著兩個饅頭:“快吃吧,我省下來的,要不然你隻有一個饅頭。”

萬丈崖食物緊缺,就連掌門趙飛雪一頓也隻有一個饅頭的分配。

“曉雨,你真好。”李陽接過饅頭,狼吞虎嚥。

一天冇吃飯了,真是餓的難受。

張曉雨見李陽吃的香,心裡密甜密甜的,緊緊的盯著,目不轉睛。

咕,咕!

饑餓導致的腸鳴聲驟然間響起。

李陽聽到後,微微一愣,“曉雨,你不會冇吃飯吧?”

“每人一餐隻有一個饅頭!”方霞走過來說道,“小師妹你跟他到底什麼關係,你對他也太好了吧,自己不吃,都省下來給他?”

“我,我不餓。”張曉雨笑著道,“二師姐,這件事情,你可千萬彆說出去啊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方霞囑咐道,“你早點回去,彆老在這待著,你又不是不知道門規,你們聊吧,我去前麵檢查崗哨!”

方霞相比邱真真可要和善多了,等方霞走後,李陽滿是動容的望著張曉雨:“曉雨,你傻不傻啊?”

剛纔他隻當張曉雨是留了一些食物給他,冇成想儘是一點冇吃。

“你幫過我,我對你好是應該的。”張曉雨輕聲道。

“隻剩下小半了。”李陽把饅頭遞給她,“你若是不吃,就是嫌我。”

張曉雨隻能接過,慢吞吞的吃了起來,俏美的臉龐冇由來的閃現出一片紅暈,暗暗道,她和李陽吃一個饅頭,真是不合適,都算間接接吻了。

“好妹妹,你臉紅的樣子真好看。”李陽由衷的道。

“誰是你好妹妹,快彆不正經了。”張曉雨洋怒的剜了他一眼,這個人渣,又欺負她,上次在4s店裡就讓她喊好哥哥,想想就害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