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零三章

九宮八卦針!

什麼?

趙飛雪麵色大變,轉身疾步走出。

“你怎麼也跟著過來了。”張曉雨狠狠瞪了李陽一眼,“老實待著啊,千萬彆再亂說話了,否則我真護不住你!”

邪派血光府突然夜襲,門中死了十數人,師傅必然震怒,等會還不知道會處罰他們兩呢,就算不被鞭子打死,那也得脫成皮!

此刻的她真是有些後悔,如果剛纔她老實配合李陽,不大喊大叫,便不會驚動師傅了。

倒不是怕自己受罰,而是心疼李陽,捨不得李陽被打!

李陽默默不語,緊緊盯著場中一排屍體,他明明通知了血光府,血光府也已經後撤,怎麼可能又突然夜襲殺人,這到底怎麼回事,難道血光府內部分歧較大,主戰派占了上風?

這種可能性是有的,畢竟血光府自餘飛揚失蹤以後便開始四分五裂,各係勢力相互不服掣肘。

糟了,如此一來,他想勸和便是難上加難了!

“師傅,弟子過去查哨,師妹們已經戰死。”方霞一臉自責的道,“這都怪弟子過去晚了!”

“一招斃命,來去無聲,這是血光府武王親置。”趙飛雪臉黑如碳,“你若去的早,也得死,堂堂武王出手偷襲晚輩,邪派為人的惡劣可見一斑,明日我定要討個百倍利息回來,不殺百人死不罷休!”

“報仇,報仇!”

眾弟子神情悲憤,眼睛紅紅的,就連張曉雨也不例外。

“方霞,你領幾個人把屍體處理下,讓她們入土為安吧。”趙飛雪歎了口氣,“其餘人也都不要太悲傷了,正邪大戰自爆發後,我七大派已死傷將近五千,我玉女門已經算少的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方霞微微躬身,領著幾名師妹,抬走了屍體。

“師傅,弟子明日一定跟隨您,奮勇殺敵。”張曉雨見趙飛雪把目光投向了她,趕緊抱拳說道。

“你才入門幾天,就你那兩下子,能殺的了誰?”趙飛雪白了她一眼,“少跟為師來這一套,你給我跪下!”

張曉雨不敢不聽,直直的跪在了場中。

咋回事啊?

師傅素來不是素來最疼愛小師妹的嗎?

玉女門弟子各各詫異,神情擔心不已,唯獨邱真真臉上閃過一絲冷笑。

趙飛雪緊緊的盯著張曉雨,最終歎了口氣:“曉雨,你太胡鬨了,為師的軒轅劍那是古代十大名劍之首,我派的鎮派之寶,你豈能偷去玩耍,我若不罰你,你以後還不知道要得多頑劣,你今天晚上便跪著吧!”

愛徒心切,實在不忍鞭打,醜事也不宜宣揚,還是略施薄懲,大事化小吧!

“弟子領罰,謝謝師傅!”

張曉雨大感意外,內心一片狂喜,終歸師傅慈愛,饒了她這次。

趙飛雪點點頭,便要邁步要回帳篷,這時,李陽竟是喊道:“前輩,這不行,你不能罰曉雨!”

“李陽,你快彆說了!”張曉雨急聲道。

死李陽真是不省心,讓他老實待著,他偏偏要惹事生非,師傅這下準得炸了!

“我管教徒弟,輪的著你來說三到四嗎?”趙飛雪沉著臉,冷冷道。

“前輩,曉雨有病,性命危在旦夕。”李陽正色道,“求前輩免於責罰,讓晚輩帶她回帳篷給予醫治。”

“醫治,好一個醫治!”

趙飛雪隻當李陽還在想那苟且之事,氣的渾身發顫,“你這是自己找死,怪不能彆人!”

眼中殺機隱現,武王的強大氣勢外泄。

李陽苦笑了下,隻能暗自戒備,做好準備與她一戰,玉女門的門主,老一輩的武王大尊,戰力必定非同小可!

“小師妹,你怎麼了?”

“師傅,你快來看看吧,小師妹倒在地上直髮抖,好像快不行了!”

一眾弟子圍在張曉雨的左右,先後呼喊。

趙飛雪猛然一怔,趕緊衝至張曉雨的跟前,蹲下身來替她把脈,隻覺脈象若有若無,果然是重症之兆,但具體是什麼病,她是確不知,她粗通醫理確並不精通。

“師傅,我心臟好疼,感覺要死了,求求您不要殺李陽好不好?”張曉雨咬著嘴唇,虛弱道。

“有為師在,不會讓你死的。”趙飛雪柔聲安撫著,可心裡確是急的不行,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啊,這裡是邊陲偏遠之地,根本冇有醫院啊。

“前輩,我能救治好曉雨,還請您允許我帶她回帳篷醫治。”李陽響聲道,“彆耽擱了啊,在耽擱下去,就來不及了!”

“好,就讓你來醫!”

趙飛雪雖不信李陽有這本事,但現在的狀況下,也隻能把李陽當成最後的救命稻草了。

李陽快速抱起張曉雨,往帳篷裡衝去。

趙飛雪緊跟著進入,一眾弟子們全部被她擋在了外邊。

“李陽,你隻要能醫好曉雨,你要什麼我都給你。”趙飛雪語氣裡的急切於在乎不言而喻。

“晚輩自當儘力,還請前輩幫忙把曉雨的衣服脫了,一件都不能剩!”李陽抱拳道,“我要給她鍼灸!”

“好,好。”趙飛雪連連點頭,愛徒眼看便不行了,哪還要顧的什麼名節?

“師傅,彆,李陽在呢。”張曉雨緊緊咬著嘴唇,羞澀道。

“你不是喜歡他嘛,還介意什麼,快彆說說話了。”趙飛雪瞪了她一眼,訓道,“都這份上了,還害羞,真是實在不知輕重!”

外套,t桖,長褲,貼身蕾絲。

張曉雨下意識的彆過臉去,隻覺臉龐好不發燙,她二十年來一直冰清玉潔,連男朋友都冇有談過,可現在確是被李陽看了個清楚,這太難為情了。

“曉雨,彆害羞,全身放鬆,雙腿併攏乾嗎?”趙飛雪不滿道,越緊張越會影響鍼灸效果啊!

“師傅,你快彆說話了。”張曉雨俏臉通紅通紅的,整個人更顯羞赧。

這時,李陽已經蹲到了跟前,銀針袋平鋪在側,取針的同時,下意識的掃了她一眼。

不得不說,她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,那種曲線美彆說男人了,就算是女人見到也會怦然心動的,肌膚似雪,光滑如鍛,瀑布般的秀髮鋪散在一側,宛若聖潔的女神般高貴不可侵犯!

“李陽,先鍼灸,以後慢慢看。”趙飛雪輕輕咳嗽,催促著。

李陽頓時被說的有些不好意思,穩了穩心緒,果斷下針在她的頭頂天衝穴。

以頭麵部為起點,循循向下,下針在心臟附近的膻中穴時,不小心碰到了一下。

光滑,細膩!

張曉雨宛若被電打了似的,心底的異樣漸漸升騰,差點冇忍住就哼了出來,這個死李陽真是冇正經,治病的時候,還不忘記欺負她,這讓她以後還怎麼找男朋友,嫁人啊?

李陽額頭滿是大汗,這套針法雖然不用沁入內力,但是確最耗心力,最後一針紮在小腿,長長的鬆了口氣。

還好完成了。

九宮八卦針,難度太大了!

“李陽,冇想到你竟是懂得古針法?”趙飛雪震驚不已,眼前的銀針組成的是八卦圖,跟傳聞中的九宮八卦針如出一轍。

“略懂一二,前輩,曉雨已然冇有大礙了!”李陽擦了把臉上的豆大汗珠,然後道,“我這就幫曉雨起針。”

取針過後,張曉雨張口就是吐出一口異物,幾條蟲體赫然而在。

真的有寄生蟲!

到了這一刻,她才明白,李陽之前並不是著急要對她怎樣,而是真的要給她治病呢!

“曉雨,你覺得怎麼樣?”趙飛雪關切道。

“師傅,我已經好了,一點都不疼了。”張曉雨據實說道。

趙飛雪點了點頭,站起身來,狠狠的盯住了李陽,目光清冷嚴厲。

“你給我記牢了,今天的事情不許外傳!”

“ 我徒弟長的俊俏,好似天仙,你一個癩蛤蟆彆想惦記!”

“滾出去,彆瞎看,若是在敢看曉雨,我挖了你的眼珠子!”

趙飛雪態度大變,冷冷的喝道。

臥槽!

這老太太,咋翻臉不認人啊?

李陽轉身走出,一臉的無奈,滿心的苦澀,原本他還想仗著這次的人情,跟她提一嘴兩邊休戰的事情,可現在看來還是算了吧。

“師傅,李陽救了我啊!”張曉雨不滿道,“你敢人家出去,實在不合適。”

“那又怎樣,你就要以身相許嗎?”趙飛雪狠狠瞪了她一眼,“不知羞恥,你是不是還想繼續被李陽看啊!”

張曉雨雙頰緋紅,羞的不行,那她何時有過這種想法了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