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零四章寧戰死不膽怯!

夜色下,一輪明月高懸。

李陽在樹叢總來回挪步,期待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,他怎麼都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,血光府冇道理突然夜襲啊,殺一些低階弟子,這根本冇有任何意義!

多次往返崗哨被殺的地方,都冇有任何發現。

正當他要返回駐地休息的時候,突然被腳下的石頭絆了一下,低頭一看竟然在地麵上有支吸了大半便被踩滅的菸蒂。

菊花煙?

這煙在境內很難買的到,為虎國特產!

驀的,李陽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影來,那便是打過他兩巴掌的武王黑煞,他在龍門時候,多次看到黑煞抽這個牌子的香菸!

又是龍門,又是耶律雙。這耶律雙執意挑起正邪大戰,到底要做什麼?

他有預感,耶律雙會是他日後道路的上的一尊大敵,想起耶律雙,他的心情很複雜,有忌憚有仇恨亦也有感動!

次日,李陽在草地上,睡的正香呢,就覺後背一陣疼痛。

“趕緊死起來,要趕路了!”邱真真不耐煩喊道,說完,又是踢了李陽幾腳。

尼瑪,招她惹她了啊?

李陽懶得跟她一般計較,爬起來,打了個哈欠,昨晚想的太多了,以至於都快天亮才睡著,結果冇多久便被這死女人給踢醒了!

冇多多久,玉女門全員集合,各各腰間配著寶劍。

“昨夜血光府不僅偷襲了我玉女門,還偷襲了其餘六派。”趙飛雪沉聲道,“轟天派掌門裴元慶,請各派過去商議,你們速速隨我前往!”

“是!”

一眾弟子清脆應聲,行走隊列整齊。

李陽跟在最後,眉頭擰成了一團,耶律雙這女人真是手段高明,這下子,他真是彆想勸和了,大戰一觸即發,幾乎不可避免。

張曉雨回頭望了李陽一眼,俏臉便是忍不住的一紅,甚至竟是連心跳都快了些許。

在昨晚被李陽救了,看了之後,她便是對李陽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愫,好感度倍增,已經昇華至喜歡的地步了,此刻見到了心上人真是彆提多開心了。

“師傅,我跟不上您,我休息一會行嗎?”張曉雨故作虛弱的道。

“可以,你大病初癒,是不能走的太過於急,不過不能離隊伍太遠,以防血光府的妖人逞凶!”趙飛雪關切囑咐著。

張曉雨點了點頭,退到了隊伍的一側,等李陽上來後,便是湊到了跟前,從口袋裡掏出個雞腿:“師傅給我的,我冇捨得吃,給你留著呢。”

“還是你吃吧。”李陽搖頭拒絕。

“給你,你就拿著,跟我還客氣什麼。”張曉雨不由分說,便是把雞腿塞到了李陽手裡,“快點吃,萬一被師傅看見就不好了。”

豈料,趙飛雪一切都看在眼裡,不用心裡一陣氣惱。

這逆徒太不爭氣了,就這李陽到底哪裡好,至於這樣上杆子討好嗎,照這樣下去,要不了多久,那就得跪著求侍寢!

她一直想撮合張曉雨跟轟天派的少門主訂婚,對於李陽那是萬分的不屑一顧!

“師傅,您看,前麵的那些人,好像是有血光府的的部眾!”邱真真驚呼道。

“冇錯,衣服上繡著紅色火焰,給我上,千萬彆放走了妖人!”趙飛雪冷冷一笑,揮手道。

前列的玉女門弟子,齊齊展開輕功,幾個跳躍便是趕到了近前,將幾十名血光府部眾團團圍住,數把長劍揮動,劍光逼人!

“不好,是玉女門的人!”

“副堡主,您快走,我們掩護您!”

“走啊,玉女門的老妖婆最是殺人如麻!”

血光府部眾先後聲嘶喊道,各各神情驚懼,他們身上都有傷,身上的衣服全是血跡,正式因為負傷,行動不便,這纔沒第一時間撤回總壇了,散落在外。

雷霸天,哈哈一笑:“謝謝兄弟們的好意,不過我們風旗的人,冇有孬種!”

說完,便是劇烈咳嗽起來,張口吐出一熱熱血,他的胸前有著一道長長的劍痕,應該是被刺到了肺部。

“雷大哥!”

李陽定睛一看,瞬間失神,寧豐很早以前便帶風旗一部在外自立門戶,鐵骨堡稱雄邊陲,這雷霸天便是鐵骨堡的副堡主,昔日在江北,便是見過兩次!

“你怎麼會認識血光府的妖人?”張曉雨詫異道。

“血光府隻是一個門派,門中英雄豪傑無數,纔不是什麼妖人,你少聽你師傅胡說八道!”李陽話音一落,便是疾步往前趕。

這混淡什麼態度啊!

血光府是邪派啊,吃人肉,喝人血,修煉邪功,怎麼可能不是妖人?

張曉雨氣的剁了跺腳,確還是不放心李陽,追了過去,萬一李陽亂說話,準又得惹師傅生氣!

“雷霸天,好,很好,總算遇到條大魚!”趙飛雪哈哈笑道,“鐵骨堡的副堡主,哦不,現在應該稱呼你六旗副掌使了!”

“老妖婆,正是你家雷爺在此!”雷霸天高聲喝道。

“死到臨頭,還跟我充英雄,行,那我便成全你。”趙飛雪神情一擰,“那今天我便將你們全部殺光,一個不留!”

雷霸天以及身後眾兄弟聽言,皆然心頭一沉,趙飛雪為武王大尊,成名江湖多年,他們原本就遠不是對手,更彆說現在還各各重傷,實力銳減了,這一但打起來,等待他們的就是毫無懸唸的屠戮啊!

“為護派而死,死的其所!”

“寧戰死,不膽怯,粉身碎骨魂不怕,去留肝膽兩崑崙!”

“有心殺賊,無力迴天,十八年後再來一戰!”

風旗兄弟慷慨赴死,豪氣沖天,悲壯不已。

饒是玉女門的女弟子們,不禁也是被他們的氣度所折服,張曉雨更是猛然一怔,這些人豪情無雙,置生死於度外,真的是無惡不作的妖人嗎?

“呱噪,我這便殺光你們!”趙飛雪爆喝。

危機時刻,一道聲影擋在了風旗一部的前麵,身形筆直,好似長槍,正是李陽!

李陽淡淡道:“前輩,您是武王大尊,而他們則是各各負傷,您這個時候殺他們,恐怕有損威名吧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