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零六章

爭鋒吃醋!

趙飛雪此刻已經對李陽動了殺心,李陽不死,必定禍害愛徒!

一掌殺了,一了白了!

張曉雨望著趙飛雪的神情,便是心裡咯噔一下,趕緊道:“師傅,您是武林前輩,人人敬仰,李陽實在不配於您交手啊?”

“閉嘴!”趙飛雪冷冷道,“本座隻出一掌,這樣也不算以大欺小了。”

話音一落,雙掌既是平推,內力傾吐……

看似出招隨便,實則是用了玉女門的絕學般若神掌,這套掌法為曆代玉女派掌門纔可以修煉的,完全可以排進武技榜前二十!

李陽不敢怠慢,雙腿微微彎曲,呈高馬步狀,左手劃圈,右手推磨,正是那招炎龍無雙!

金剛龍涎掌第五式。

內力化成兩條巨龍虛影驀的衝了出去,氣勢吹古拉朽,威猛無匹,霸絕天下。

兩道內力相撞,瞬間消失於無形。

李陽後退三步,麵色訝然,不愧是老牌武王,隨隨便便一招便有這等驚天威力,還好他用了兩成內力,否則真要受到重創。

趙飛雪雖然穩穩的站著,確是雙臂暗暗發抖,心裡也是驚的跟什麼似的,這小子好深厚的內力,好霸道的掌法,最起碼是有著中階武侯的實力,否則絕不可能能接下她三成內力的一掌。

十九歲我的武侯,我的天!

啥?

李陽竟是接下了武王大尊趙飛雪的一掌?

這,這……

全場側目,震驚不已。

“多謝前輩手下留情。”李陽抱拳道,“前輩仁心一片,不忍殺戮,晚輩敬服!”

“你!” 趙飛雪頓時如鯁在喉,難以反駁,“罷了,都走吧!”

她實在不想放過風旗一部,可是先前她當著眾多弟子承諾過隻出一掌,現在實在不好失言,在度出手!

“謝小兄弟救命之恩。”

風旗一部,齊齊單膝跪地,神情感激不已,就連雷霸天也不例外。

“各位好漢不必客氣。”

李陽去扶雷霸天,趁機在他的耳邊說道,“速速回總壇,龍門在暗中挑撥,七大派三日之內,便會全線攻打萬丈崖!”

雷霸天渾身一震,點了點頭,火速帶著人離開,步伐無比的匆匆。

這訊息太重要了,他早一刻回到總壇,血光府變能多一刻準備佈局的時間!

“李陽,你武功不錯,內功深厚,師傅是誰啊?”趙飛雪皺著眉頭道。

對於李陽的師承,她實在感到好奇,她都冇有培養出十九歲的武侯來,放眼江湖,誰能有這個本事?

“回前輩,晚輩冇有師傅,一身武藝乃義兄胡關江所授!”李陽淡淡說道。

他一身所學全部來自道祖宗傳承,自是不能與人說,胡關江有贈送他武帝手劄,也算的上他半個師傅。

另外他還是想勸一勸正邪議合,胡關江為天下四絕之一,又坐鎮北境,手掌重兵,他藉著胡關江的威名,也可以試著壓一壓七大派。

“ 你是天策武帝的義弟?”趙飛雪微微一怔,“難怪你小小年紀,身手如此了得,武帝親傳,這便對了。”

啥?

李陽這身份太不得了!

有天策武帝照著,在國內足以橫著走啊,偌大的江湖,誰敢不給胡關江麵子?

“繼續趕路!”

趙飛雪喊了一聲,然後彷彿想起什麼似的,便是瞥了一眼張曉雨,“曉雨,你陪著李陽走在後邊,也可以說說悄悄話。”

李陽醫武非凡,又為天策武帝義弟,比那轟天派的少門主強出太多了!

張曉雨聽言,心頭著實歡喜,和李陽並肩走著,笑容好不燦爛。

“李陽,你原來武功這樣好啊!”張曉雨柔聲道。

“勉強還行。”李陽笑著道,“剛纔對不起啊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說完,眼睛下意思的掃在她的領下,不得不說她生的實在好看,曲線不大,確異常的勻稱。

“你往哪看呢!”張曉雨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“誰會信你啊,你這人真是壞死了。”

明明就是故意的,還不承認。

男人,懶得說了!

下午三點多的時候,他們終於趕到了轟天派駐地,七大派全部彙聚在此,人馬超過九萬,黑壓壓綿延在四周,一眼望去根本冇有儘頭。

“趙門主,裡麵請,六派門主都在等您了。”轟天派弟子過來說道。

趙飛雪點點頭:“曉雨,你隨本座進去,李陽你也一起吧。”

駐地腹地,搭建著簡易的行營。

李陽走進來後,竟是看見了不少熟悉的麵孔,七位長老,振威武校師生,吳承恩,楊建,沈冰煙,冷水,洪江,花月容,蔣晴晴等等……

“李陽怎麼來了,他不是不願幫我們打血光府嗎?”楊建詫異道。

沈冰煙瞬間便把目光投了過去,當看到李陽身邊站著個漂亮女生後,便是罵道:“狗改不了吃屎!”

“李陽,她是誰?”花月容走過來,冷冷質問。

“問你呢,快說話啊!”蔣晴晴俏臉板著,神情不悅。

咕咚!

李陽忍俊不住的吞嚥了下唾沫,分明在空氣裡嗅到了一絲酸酸的味道。

兩位校花這是在吃醋嗎?

“你們兩個走開!”張曉雨雙手抱於衣前,語氣生冷,“彆耽誤我們說話!”

“好拽啊,你在拽一下試試!”花月容眼睛一瞪,袖子也捲了起來,顯出半截白皙纖細的手臂。

“找揍吧你!”蔣晴晴秀眉一擰,語氣不善。

張曉雨也不膽怯,沉著臉道:“想打架,姑娘我奉陪!”

她哪裡看不出這兩人都是情敵,今天不分個勝負出來,真的不行!

三個漂亮女生為了男生要打架,這可吸引了太多人的注意,幾乎全場的目光都投了過來,畢竟他們見多了男生為了女生爭風吃醋,大打出手的事情,這反過來的場景,他們真是頭一回瞧見。

“ 這幾個女生真漂亮啊。”

“ 尼瑪,這小子太有豔福了。”

“分我一個,死了也值啊!”

李陽確是苦笑連連,一時之間真是不知該怎麼辦纔好……

“花月容,蔣晴晴,你們兩個在做什麼!”沈冰煙走出來訓斥,“女生為男生打架,好意思啊,都不害臊的嗎?”

“曉雨,少說幾句!”

趙飛雪狠狠瞪了張曉雨一眼,大庭廣眾的愛徒要為了男生要打架,她這麵子也有些掛不住,不過李陽這小子倒是挺吃香的,回頭得催著曉雨和李陽早點圓房才行,夜長夢多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