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一十一章

強勢帶走!

散在四周的弓箭手,手中沉弓紛紛拉了滿弦,天龍地虎,黑白雙煞四大武王攜數千名龍門武者,齊齊上前踏步。

殺氣騰騰,威勢逼人!

七大掌門麵對耶律雙的強勢,皆然麵色難堪,不知所措極了。

虎國公主身份尊貴,乃萬斤之軀,根本得罪不起,另外麾下高手如雲,實力實在不可小覷。

黑白雙煞,天龍地虎,那都是虎國成名多年的絕世強者,一旦打起來,七大派又得損失慘重,就連他們都不一定能活下來!

“公主,李陽殺我派數位長老,上千弟子,此仇不共戴天。”

裴元慶拱手道,“若是您一句話,就讓我們放了李陽,那我轟天派何以立足,我七大派又何以立足?江湖之中,誰人不知,我七大派榮辱與共?”

他也知單憑轟天派,難以抗衡耶律雙,因此便是把其餘六派也搬了出來。

“裴老哥言之有理,絕不能輕易放走李陽!”羅漢宗掌門張躍響聲道。

“是啊,若是就這樣放了李陽,那我們七派必將遭天下人恥笑!”玉虛宮趙寶緊跟著說道。

大理門,玉女門,乾坤門,上清殿,四海宮五派掌門齊齊點頭,深表認同。

“裴元慶,你轟天派能不能立足,與我何乾!”

“你托其餘六派下水,想與我衝突,算盤打的倒是挺好!”

“各位掌門,你們圍攻血光府,眼看便要成功,真要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,在樹強敵嗎?”

耶律雙神情自若,不急不緩,慢悠悠的道。

她心底非常有自信,能震懾七大派,順利帶走李陽,隻要七大派不是傻子,便不會於她爆發衝突!

七派掌門聽到這裡,瞬間戰意全無,就連裴元慶也是如此,的確現在最重要的是剿滅血光府,而非招惹耶律雙。

“公主,升龍殿是血光府的盟友!”大理門秦錦繡皺著眉頭道,“李陽為升龍殿的宗主,放他走,那便是放虎歸山!”

“我自可以保證,他不參戰!”耶律雙不置可否道。

秦錦繡點了點頭:“恭送公主!”

耶律雙先是嬌笑一聲,然後緊緊的盯住李陽:“臭小子,還不跟我走,莫不是捨不得這幾個小妖精?”

李陽冇吭聲,邁步隨她一起離開。

耶律雙又救了自己一次,兩次相救,這恩情太大了,甭管耶律雙怎樣,對他那是真的好!

幾位美女齊齊剁了跺腳,這虎國公主實在太驕縱了,不僅扇她們的耳光,還罵她們是小妖精。

尤其沈冰煙更是氣的不行,那她可是李陽的班主任啊,怎麼可能是小妖精?

不過,李陽被救走便好,今天真是多虧耶律雙了!

“掌門,就這樣放李陽走了?”三長老渾身是血,恨聲道。

“總有一天,我會殺了他!”裴元慶咬牙說著,雙拳緊握,指甲都掐進了肉裡。

真是見鬼,李陽不是周家的上門女婿嗎?

怎麼成了公主夫婿,虎國駙馬了?

&n

-->>

bsp;“沈老師,你說李陽真的當了駙馬嗎?”蔣晴晴緊緊咬著嘴唇,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。

“是啊,沈老師,你說這到底是真不是真的?”花月容緊跟著也是說道,神情緊張之極。

沈冰煙狠狠的瞪了她們一眼:“ 你們問我,我又去問誰?”

李陽這混淡論沾花惹草真是有一套,就連虎國公主也對他情深一片,若是真當了駙馬,自己真是要傷心死!

“曉雨,彆愁眉苦臉的。”趙飛雪寬慰道,“公主何等身份,真要完婚,必定會昭告天下的,那耶律雙隻是為救李陽,胡說而已!”

張曉雨這才長長鬆了口氣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喜悅……

另一邊,龍門人馬快速行進。

“李陽,你上次冇殺了我,一定很遺憾吧!”耶律雙邊走邊說,“冇良心的臭小子,給你劍你在刺我啊!”

聲音清脆嬌媚,煞是好聽。

眼神哀怨委屈,模樣好不動惹人憐惜。

李陽下意識的掃了她一眼,見她生的嬌美無匹,便是說道:“長的這樣漂亮,怎麼就這樣詭計多端,心狠手辣呢,七大派於你有何仇怨,你要多番偷襲,取他們性命?”

“謝李武王誇獎,小女實在愧不敢當。”耶律雙盈盈笑道,笑顏如同鮮花暫放一般。

“公主就彆謙虛了!”李陽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,“你挑撥七大派於血光府大戰,到底要圖謀什麼!”

“冇錯,我就是在挑撥七大派與血光府廝殺。”耶律雙淡淡的道,“等他們雙方殺的兩敗俱傷,我統領麾下人馬,便會威逼他們臣服於我,順我者昌,逆我者亡,統一中原武林,我誌在必得!”

女兒的嬌態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怒放的豪氣!

啥?

她想統一中原武林?

李陽心中淩然,震驚不已,饒是他早已經猜到耶律雙有所圖謀,但也冇想到她的野心竟然會這樣大!

“李武王,你放心,你的升龍殿我冇有任何興趣。”耶律雙笑著道。

反正李陽以後是她的駙馬,升龍殿那也算自家人!

“公主,感謝您再次救我性命。”李陽抱拳道,“我還有事,咱們就此彆過了。”

“哎呦。”

耶律雙腳下一絆,身子不穩,李陽連忙去扶她,豈料她陡然間捏碎了手中的蠟丸,滾滾的濃煙冒了出來,立時李陽就覺內力受到了禁錮,渾身一點力氣都冇有。

“耶律雙,你又耍奸計,用毒害我!”李陽厲聲道。

這女人真是詭計多端,他服用過火龍果,早就可以百毒不侵,可麵對耶律雙的這種毒煙,確一點抵抗力都冇有。

耶律雙冷冷道:“狗咬呂洞賓,不識好人心,正邪決戰,十數萬人廝殺,多危險啊,你隻能留在我身邊!”

“你!”

李陽緊握雙拳,心急如焚,尼瑪,這耽誤他大事了,七大派隨時都可能對血光府發起總攻,他生為升龍殿之主,怎可旁觀?

“你什麼你,把嘴巴給我閉上,在說一個字,我便讓人把你嘴巴堵上。”耶律雙冷冷的道。

李陽被黑白雙煞壓著前行,欲哭無淚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