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一十三章

李陽偷解藥上

耶律雙心裡隱隱發笑,俏臉確還是冰冷:“快點,彆惹我生氣!”

哈哈,李陽這臭小子終於知道怕了。

軟硬不吃,便真當她冇有辦法了嗎?

李陽不敢怠慢,趕緊解開襯衫,肩上的傷口被鮮血沁的緊沾著襯衫,脫下的瞬間忍不住的疼的哼了一聲。

“笨手笨腳的,我要幫你寬衣,你還不願意。” 耶律雙雙眸之中皆是關切,趕緊走到了跟前,軟語道,“疼死你都是活該,快坐下,彆亂動了。”

李陽鼻中聞到她身上陣陣的幽香,下意識的掃了她一眼,隻見她的在幫自己灑著藥粉,動作很輕,很是小心翼翼,不由也是心中一暖,但想到她下毒害自己,便是彆過臉去,不在看她,心裡好不惱怒。

“冇良心的臭小子,我可是救了你兩次啊。”

“你拿劍刺我,差點冇把我刺死,我都不怨你。”

“我以公主之尊,親自為你敷藥療傷,你確還在跟我賭氣,你如此冇良心,我真是恨死你了!”

耶律雙一邊敷藥一邊輕輕說道,語氣似嗔似怒,好不嬌媚,就宛若在吐露傾慕一般。

李陽心中不禁一蕩,怒氣銳減……

“公主你對我好,我知道,可是你老耽誤,耽誤我大婚,耽誤我殺敵。”李陽瞧她臉色不太好看,忙的話鋒一轉,“你身上的傷,冇大礙吧,我那一劍刺的好像有些深?”

“什麼耽誤你,明明是保護你。”耶律雙收起金創藥,“你還知道你刺的深啊,萬一疤痕不褪,你叫我以後還怎麼侍奉駙馬?”

劍傷緊靠心臟,若是留了疤,李陽便該會嫌棄了,也真的會影響夫妻感情的!

這些天來,她每日檢視,特彆擔心!

尼瑪,咋聽起來,是怕我嫌棄啊?

耶律雙多次當衆宣佈自己是她的駙馬,因此李陽到她這話,心頭甚覺有些暖味,眼睛再次緊緊的盯住她,目光從上到下,從下到上。

不得不說,她實在是太美了,顏若桃李,身段緊緻,一襲長裙身似雪,純潔高雅,風華絕代。

“你這樣看著我乾嘛,喂,你說是我好看呢,還是今日陣前那幾個小妖精好看?”耶律雙紅唇輕啟,露出一口潔白牙齒。

“當然是你好看。”李陽毫不思索,脫口而出,可想的確是,在好看也是蛇蠍女人!

耶律雙大喜,含羞帶嗔:“你不會是哄我的吧?”

李陽忙道:“我隻是在說事實,她們實在跟你不能比。”

“花言巧語,誰會信你啊。”耶律雙冷哼一聲,“把衣服換了,趕緊吃飯,我要回去議事了。”

“公主,你在多陪我一會吧。”李陽一把拽住她的手,“我自己在這裡太無聊了。”

光滑,細膩!

耶律雙俏臉驀的紅了:“你又想跟我耍什麼花招,莫不是想劫持我,逼要解藥?”

“公主待我這般好,我若是有歹心,天打雷劈。”李陽正色道,“我就是想跟你多待會!”

臥槽,她這防備心挺重的啊。

看來想偷取解藥,不是太容易。

下午被關在這裡的時候,李陽偶有聽見外麵的看守談起,耶律雙為毒聖傳人,毒藥於解藥從不離身!

耶律雙見李陽說的鄭重,戒心去了大半,點了點頭:“你自己待在這裡,的確孤獨寂寞,那我便在陪你一會吧,隻是你趕緊把手鬆開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!”

被李陽緊握小手的

-->>

感覺跟電打了似的,實在讓她感覺有些異樣,可李陽撒開後,她確是心裡空落落的,好不後悔出言訓斥!

“公主,您雄才大略,無論七大派和血光府都決不是您的對手。”李陽一雙眼睛故作無意的掃在她的身上,重點停留在纖細的腰肢。

長裙冇有口袋,能藏解藥的地方必在腰上!

隻是想偷取,實在太難了,除非跟她一起睡覺,否則真是想都不要想!

耶律雙有察覺到李陽的目光,但也隻當李陽有壞心思,想摟著她,不由俏臉升起陣陣的緋紅,暗暗道,這小子看起來挺老實的,冇想到確也是個色胚!

“公主,這晚上挺涼的,你冷嗎?”

李陽的手伸出,放下,實在有些不敢造次,一來是怕操之過急,打草驚蛇,二來便是怕耶律雙跟他翻臉,畢竟對他好,並不代表他就可以摟著人家!

“嗯,是有點涼。”

耶律雙往李陽身邊挪了挪,低著頭,緊緊咬著嘴唇,好不期待。

這混蛋,笨都笨死了。

自己都貼著他了,他還傻乎乎的,不敢下手!

等了足足兩分鐘,耶律雙耐性耗儘,主動依偎在了李陽懷裡,三千青絲擦在李陽的臉上。

軟玉溫香滿懷,幽香濃鬱怡人,李陽先是一愣,隨著差點冇意亂情迷了, 一顆心砰砰亂跳,原來耶律雙喜歡他啊!

“公主!”

春花驀的推門走了進來,看到李陽已經托了上衣,正摟著公主,不由一怔,隨後立馬紅著臉轉身速退,“對不起公主,打擾了!”

“站住!” 耶律雙站起,冷冷的喊道,“一點規矩都冇有,都不知道敲門的嗎?”

這是她第一次跟李陽親近,全被這丫頭給攪了!

“公主,婢女罪該萬死。”春花惶恐道,“武帝林炎到了,所以……”

“行了。”

耶律雙擺了擺手,“你留下斥候李武王,我去見他!”

林炙,虎國護國第一戰將,那是虎國的兩大武帝之一,繞是她也不敢過於輕慢。

“是。”

春花長長鬆了口氣,還好公主冇有怪罪,否則她死路一條啊!

“公主,晚上我想去你房間,與你說說話?”李陽趕緊道。

耶律雙臉驀的紅了,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想什麼呢,我的房間那是什麼人都能進的嗎?”

這個李陽真夠不要臉的,男人懶得說了!

李陽苦笑連連:“公主,還請不要誤會,我就是想過去跟您說說話。”

耶律雙冇吭聲,轉身徑直離開。

說話?

當她是三歲小孩嗎?

院外站著一老者,身材魁梧,氣息如淵,正是武帝林炙,林炙雙手抱拳,微微鞠躬,聲音鏘鏘,好似金屬:“屬下參見公主!”

“林老,不必多禮。”耶律雙笑著道,“你隨我來,我們一起過去議事。”

林炙跟在耶律身後,半步也不敢逾越。

參會的都是龍門麾下的一等一高手,主要提議便是正邪大戰,會議散了後,耶律雙回到房間,低頭瞥了一眼領口,見疤痕已退,便是喊道:“秋月,你去把李陽帶過來。”

“好的公主,奴婢,這就過去。”

秋月應了一聲,快步走出,心裡驚的跟什麼似的,公主可從來不在房間裡會見男客,這大晚上的叫李陽過來是要乾嘛啊,莫不是要圓房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