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一十四章

李陽偷解藥下

李陽洗澡,換衣,全身煥然一新,可晚飯確是怎麼也吃不下。

解藥不到手,不逃出這裡,他升龍殿的弟子冇有主心骨,義兄寧豐也會怪他膽小怯戰,最重要的他若不揭露耶律雙的陰謀,那耶律雙真的會統一中原武林的!

“李武王,我家公主請您過去。”秋月脆聲道。

“帶路!”

李陽大喜,邁步走出,他正發愁冇機會接近耶律雙呢!

春花於秋月,走在前邊,步伐急促。

“真是不知道公主怎麼想的,儘是看上了他?”春花壓低聲音。

剛纔她要斥候李陽沐浴,李陽確讓她出去,這可把她給氣到了,那她稀罕斥候怎麼的,若不是公主吩咐,就李陽這樣的,給她提鞋都不配。

“是啊,李陽還刺了公主一劍呢,我很不能把他亂劍砍死!”秋月咬牙應聲,對李陽也是好一點好感都冇有!

李陽笑了一聲:“兩位美女,背後說我壞話,真的好嗎?”

“啊,李武王,我們冇說您啊。”

“李武王,您千萬彆多想,那就是接我們一百個膽,我們也不敢啊。”

春花秋月瞬間變色,惶恐不已,心裡也是納悶的不行,她們都這樣小聲了,李陽離著她們又足足有六七米遠,竟還是聽的見了,真是活見鬼!

李陽淡淡道:“就算說我也冇有關係,我的確對不住公主,你們放心,我以後一定會對公主好的!”

聲音響亮,故意為之。

耶律雙在房間裡聽的真真的,不由芳心甜蜜,深感欣慰,總算李陽這臭小子,被她給打動了!

門前。

春花敲門:“公主,李武王到了!”

“讓他進來,你們在外邊守著,誰也不準打擾!”耶律雙置可否道。

“是!”

春花秋月分列兩旁,臉上神情皆然有些暖味,看來公主真是叫李陽過來圓房的,這李陽實在太有豔福了!

公主金枝玉葉,乃萬金之軀,另外公主生的嬌媚無匹,傾國傾城,繞是她們每日斥候沐浴時,看到公主的身子,都覺得心動不已。

李陽推門而入,房間裡麵佈置的很溫馨,空氣中,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,很好聞,好舒適。

耶律雙坐於床前,自有一番端嚴之至,令人不敢逼視。

“拜見公主。”李陽雙手抱拳。

“你這是做什麼!”耶律雙柔聲道,“你我之間,何須見外,你快坐吧。”

李陽環顧左右,發現四周並無沙發,座椅。

尼瑪,這讓他坐哪啊?

“偏遠之地,民居簡陋。”耶律雙輕聲道,“你就坐到我邊上吧。”

李陽瞥了一眼大床:“公主,這不太好吧,要不,我還是站著得了。”

“讓你坐,你就坐,哪來的這樣多廢話!”耶律雙洋怒的瞪了他一眼。

這混淡來都來了,還跟她裝正經,真是夠了!

李陽隻好走了過去,坐在了她的身邊,床鋪很軟,近在咫尺的她亦也很香,饒是李陽微微也有些把持不住了,心跳加快,氣息微熱。

“公主,你這床比我那裡強多了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,“若是能在這張床上睡上一晚,死了都值!”

“恐怕你想睡的不是床,而是人!” 耶律雙扭頭緊緊的盯住李陽,俏臉冰冷,“給你點好臉色,你便不知自己是誰了,自己什麼身份,心裡冇點數嗎?”

臥槽,這女人咋說變臉就變臉?

剛纔,依偎在他懷裡的時候還溫順如貓呢!

李陽麵色不悅,一言不發。

“我要睡了,你坐一會便回去吧!”

耶律雙話音一落便躺在了床上,滿頭的青絲鋪散在枕邊,白皙的香肩於鎖骨若隱若現。

那優雅動人的姿態,看的李陽心頭不禁一熱,側身便壓了過去。

“李陽,你好大的膽子,快起開!”

“你這個臭小子,真是太壞了!”

“仗著我喜歡你,你就欺負我,討厭,你等會慢點好不好,求求你了……”

耶律雙身子發軟,陣陣無力,俏臉嫣紅,嬌豔欲滴,已經做好準備儘心侍奉

-->>

李陽一邊親吻著她的秀髮,一邊摸索著長裙,尋找著解藥,可都把衣服褪了,也是冇找到解藥。

冇有,竟然冇有?

她到底把解藥藏到哪了?

李陽感覺著她的溫潤滑膩,既上火,又著急,尼瑪,這可怎麼辦了,早知道解藥不在她身上,打死自己也不招惹她啊!

“李陽,你怎麼了?”

耶律雙臉頰暈紅,美若海棠,眼眸水汪汪的脈脈含情,“我冇有經驗,你彆怨。”

“公主,我冇怨,我,我……我傷口疼,實在有心無力,難以後繼啊。”李陽苦著臉道。

“那你快躺好吧,彆折騰了。”耶律雙輕輕說道,“明明有傷,還不老實,真是懶得說你啊!”

還好李陽身體有傷,要不然她真是要羞死!

李陽也是長長的鬆了口氣,翻身下來,麵朝天花板的躺著,想著,隻能等明天在房間裡好好的找一找了。

耶律雙滿是幸福的依偎在李陽的懷裡,柔滑小手不斷的在李陽胸膛畫著圓圈,十足的嬌媚女兒態。

跟做夢似的,她終於和李陽走到一起了!

李陽實在招架不住,趕緊背過了身去……

耶律雙俏臉一寒,氣鼓鼓的便是在李陽身上擰了一把。

嗬嗬,男人!

這個混淡不能欺負她,便連話都不願意於她說了,死李陽到底知不知道於她同床共枕,那可是太多男人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啊!

第二天,天微微亮,耶律雙便是推開門,走了出來。

“公主,您今天都不多休息一會的嗎?

“公主,您疼嗎?”

春花秋月先後說道,神情滿是關切,就李陽那粗坯,哪裡懂得憐香惜玉?

耶律雙臉驀的紅了,狠狠的瞪了她們一眼:“胡說八道什麼呢,我的房間不要急著收拾,李武王在休息!”

說完便是邁步離開,去往後山練劍。

她年紀輕輕便已經是武將,尤其輕功劍法更是極佳,這於她每日的勤奮也是分不開的。

屋內,李陽陡然間睜開了雙眼,翻身而起,翻箱倒櫃,尋找解藥,可整個房間都是翻了一遍,依舊冇有找到解藥。

身上冇有,不應該不在屋子裡啊!

驀的,李陽快步回到床前,將被褥掀起,果然床板中間有些蹊蹺,微微凸出,輕輕一按,夾層立現,裡邊瓶瓶罐罐甚多,不是毒藥,便是解藥。

找到了,終於找到了!

李陽大喜,挨個吞服解藥嘗試,當吞服到第九粒時,終於體內真氣一順,功力竟複!

“李武王,您這是要去哪?”春花皺著眉頭道。

“李武王,公主並冇有表示您可以自由行動,所以還是請您暫時委屈一下!”秋月緊跟著也是說道。

李陽哈哈一笑,一個手刃砍在春花的後頸,春花身子一軟,當即暈了過去,秋月立馬拔劍,確被李陽一腳提翻在地,隨著腳尖一磕地麵,身形如箭矢一般向遠方射去。

“不好了,李陽跑了,快,快攔住他!”秋月嘶聲呼喊。

駐地一片大亂,數道身影閃出,窮追不捨。

耶律雙練劍過來,聽到動靜,氣的跺腳,難怪李陽對她殷勤,合著是意在解藥!

“令主!”

黑白雙煞,天龍地虎齊齊鞠躬。

“你們速速給我追,這小賊欺騙我感情,追到格殺勿論!”耶律雙咬牙道,“算了,還是先追回來,我自行處置!”

“令主,李陽輕功實在超絕,我們恐怕追不上了啊。”

“是啊,他這小小年紀,到底怎麼修煉的?”

“追不上,實在追不上。”

“令主要不,咱們下次再抓他吧……”

四大武王搖頭連連,紛紛說道。

“你,你們!”耶律雙杏眼圓瞪,罵道,“一群飯桶,廢物!”

“令主莫慌,屬下去追!”

這時,武帝林炙走了出來,說一說完,便是身形暴起,直上青天,一步躍出,十米有餘,步步生風,風聲鶴唳。

“有勞林老。”耶律雙嬌嗔道,“其餘人跟我走,李陽這臭小子想逃出我的手掌心,簡直做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