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一十五章

跳崖在有奇遇!

李陽逃出村落,本是心中一鬆,確聽到後麵風聲大作,扭頭一看,當即勃然變色,不好,是武帝林炙追過來了,快,太快了,簡直如同風馳電掣一般。

昨晚耶律雙在院中接見林炙,他雖在房間內,確也是瞧見了,知道這是一尊武帝!

當即,他雙腳猛然蹬踏,雙手一抓地麵,一躍便是十米有餘,連續低躍,身形如虎,腳下激盪起滾滾的煙塵。

形意太極之虎步!

“好小子,果然有兩下子。”林炙落地後微微愣神,隨著躍起,高呼道,“若是你是武帝境,我還真追不上你!”

呼,呼~

尖銳的呼嘯聲起,人影如飛,周圍的樹枝皆然無風自動。

李陽額頭全是汗,豆大的汗珠掉落,心裡急的不行,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啊,這次在要被抓住,逃走便難如登天一般,逃,必須逃走!

一鶴沖天觀雲式!

推窗望月飛雲式!

八步敢蟬追雲式!

李陽腳尖點地,三式連環,雙臂一震,人如青煙,連續起落,堪堪又於林炙拉開了百米的距離。

林炙長嘯一聲:“小子,今天我便於你比比腳力,看你能堅持到幾時!”

兩人身形閃動,你追我趕。

五裡地,十裡地……

林炙多次迫近,確又被李陽甩下了,追敵十裡,儘還是冇追上,這讓他也是激盪出了火氣,堂堂武帝追不上一個武王,傳揚出去,威名受損啊!

又是五裡路,驀的李陽停住了腳步,麵色鐵青,一顆心沉入穀底,眼前竟是一片懸崖峭壁,冇路了!

前有懸崖,後有武帝,這,這……

“小子,你倒是在跑啊,你在跑一個我看看!”林炙厲聲高喝,氣喘籲籲。

甚覺有些僥倖,若不是有懸崖斷了李陽的去路,那他今天真的未必能追的上,這個李陽真是有些邪門,小小年紀不僅輕功絕妙,就連內力也是深不可測,跑了這久,竟是絲毫不見疲態。

李陽虎目圓瞪,雙拳緊握,周身戰意狂飆,逃不掉,那便戰!

武帝又如何?

今日他定要領教!

這時又有數道身形衝到了近前,正是耶律雙帶著黑白雙煞,天龍地虎四大武王到了,他們抄近路迂迴包抄,因此也是趕了過來。

“束手就擒,不要再做徒勞的抵抗!”

“若敢造次逞凶,我一掌劈了你!”

“還不快跪下,向令主請罪!”

“跪下,跪下……”

四大武王先後冷聲喝斥,威勢逼人,若不是他們知道耶律雙喜歡李陽,真是要把李陽大卸八塊了!

耶律雙俏臉冰冷,麵若寒霜,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,咬牙道:“李陽,你個冇良心的混淡,竟敢欺騙我感情,今天本公主非剝了你的皮不可!”

合著李陽昨天壓她,就冇打算怎麼著她!

她這心頭實在覺得委屈,那她是長的不漂亮,還是身材不夠好啊?

-->>

李陽掃了眼眾人,便是知道今天想殺出重圍是不可能的了,一尊武帝,四大武王,這陣容太強了!

他知道若是放棄抵抗,乖乖跟耶律雙走,耶律雙最多打他幾巴掌,絕不會把他怎麼著,可他真的不能再被抓了,因為一旦被抓,便再也彆想逃出來了,隻能錯過正邪大戰,坐視耶律雙一統中原武林!

當即他心一橫,直接朝懸崖走去,搏一搏運氣,生死各半!

“李陽,你做什麼?”耶律雙俏臉嚇的煞白,忙道,“你快停下,彆做傻事,你放心,我不會處罰你的,那我哪裡真捨得剝你的皮啊!”

李陽回頭衝她咧嘴笑了下,接著縱身便是跳下了懸崖。

對於耶律雙,他並不憎恨,甚至還有些欣賞,耶律雙雖是女兒身,確有男兒誌向,行事陽剛果決,堪稱雄才大略!

“你不要命了!”

耶律雙先是一愣,隨著便是哭出了聲來,直接衝到了懸崖邊,一隻腳已經踏出,若非黑白雙煞緊緊拽著,她都要跳下去了。

“令主,彆衝動,這懸崖可跳不得,李陽那小子傻,非要死,怪的了誰!”

“懸崖深不見底,跳下去就死定了,李陽賤命一條摔成肉泥冇什麼,可您萬金之軀,千萬使不得啊!”

黑白雙煞先後勸道,神情緊張不已。

死定了?

摔成肉泥?

耶律雙聽到這裡,傷心欲覺,眼前一黑,直接暈了過去。

“你們這是勸人嗎?”

林炙沉聲訓斥,隨著將一粒藥丸塞進耶律雙的嘴裡。

耶律雙立時甦醒,強忍悲痛,站起嬌斥道:“傳令下去,全力搜尋崖下,生我要見人,死我要見屍!”

李陽肯定冇命了,懸崖深不見底啊!

眼睛紅紅的,兩行清淚劃過雙頰!

……

懸崖的確很深,李陽的身體不受控製的快速下落著,但雙眼確甚是銳利,緊緊盯著峭壁,驀的,他身子猛然前傾,直接去拽大樹枝乾,懸崖絕壁上也是會生長樹木的,正所謂峭壁參差十二峰,冷煙寒樹木重重!

豈料樹乾瞬間折斷,身體再次下墜。

李陽不由一寒,確也還是快速的冷靜了下來,不能慌,一定要穩住。

咦,那是什麼?

但見下方山壁黑黝黝的似乎有個洞穴,他看準了直接躍了出去,身體冇入其中,連續打滾,襯衫,褲子多處被劃破,好不容易纔單膝跪地,止住了身形,不由也是長長鬆了口氣,好險,若非有洞穴,他今天非活活被摔死不可。

洞內明亮,光線充足,道路曲折不已。

李陽邊走邊驚歎,這到底是誰在絕壁中開辟了這石洞,簡直巧奪天工,不知走了多久,一道石門印入眼前,石門上印有蒼勁大字,左邊寫著血光府傳承聖地,右邊寫著非本派宗主不得入內!

原來這座洞府是血光府開辟的。

這便對了,昔日他在雲霧山中得到純陽功的下卷,雲飛揚便是提到上卷藏於總壇聖地之中,囑咐他務必要將秘籍帶回補全,好不讓鎮派絕學失傳,他本以為聖地是在萬丈崖總壇內,冇想到竟是在這裡!

李陽下意識的從懷中取出純陽功下卷,輕推石門,走了進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