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一十七章四路圍攻!

待得耶律雙領著人上了懸崖,遠遠瞭望,不由芳心猛震,萬丈崖方向竟是成了一個巨大的絞肉場,雙方投入了十數萬弟子參戰,刀光劍影,血肉橫飛,鮮血染紅了整個山坡!

饒是虎國以武立國,以武平天下,她又貴為虎國公主,也是從未見過這等氣勢恢宏,無比血腥的大戰場麵。

“令主,這下七大派於血光府絕對會拚的所剩無幾了!”黑煞哈哈笑道。

“冇錯,七大派雖然人多勢眾,但是血光府戰局地利,六旗三十六堂儘出,又擺下五行大陣,七大派就算能是能勝,也是慘勝,這真是天助我龍門啊!”白煞也是緊跟著說道,神情欣喜不已。

耶律雙板著臉訓道:“你們兩個蠢貨都給我閉嘴,人都死完了,我還統一什麼中原武林!”

她是想雙方廝殺,好坐視漁翁之利,但確也不想他們傷亡過大,照眼前情形看,正邪雙方已經殺紅了眼,場麵徹底失控。

黑白雙煞麵色發窘,再也不敢吭聲。

“令主,目前這情況,我們還不好過早現身,隻是讓他們就這樣打下去,可也不是辦法啊?“”林炙眉頭擰成了團,一籌莫展。

“莫慌,我自有對策!”耶律雙揹著雙手,一副成竹在胸的的模樣。

……

七大派兵分四路,全麵猛攻,每一路進攻皆然受阻,紛紛陷入了苦戰!

左側負責阻敵的是金木水三大旗,廖天,薛山,丁濤三大旗主親自坐鎮指揮,麾下人馬六千,他們的對手是七大派之中的玉虛宮,玉虛宮弟子兩萬,副門主程飛翔居中壓陣。

“殺,給我殺光他們!”程飛翔高聲斷喝,聲音震天。

玉虛宮弟子全線壓上,刀劍飛舞,前方的金旗部眾瞬間不知被殺了多少。

這時,天空燃起絢麗的五彩煙花。

金旗看到後不在戀戰,紛紛快速後側……

“哈哈,他們抵擋不住了,衝,都給我衝,剿滅金木水三旗,踏破血光府的總壇!”程飛揚縱聲狂笑。

人如潮水,勢氣高漲。

然地麵突然到處轟轟炸響,方圓百米內驀的鑽出無數三旗人馬,手起刀落,鮮血飛濺!

“不好,我們中埋伏了!”

“邪派狡詐啊!”

“我的腿,疼死我了!”

玉虛宮一陣大亂,哀嚎聲遍野……

“我們趁他們亂,主動殺過去。”丁濤響聲道,“我水旗願打先鋒!”

“不行,他們的人數是我們的數倍,我們隻能固守。”廖天連忙喝道,“掌舵旗主寧大哥有令,這裡一切我說的算!”

右側,八大使者領三十六堂在此駐守,一萬弟子各各手持沉弓,他們的敵人是羅漢宗,羅漢宗的人馬也是兩萬!

“放!”

首使秦義一聲令下,一萬箭矢齊射,漫天皆是箭雨!

噗!

噗!

噗!

羅漢宗弟子一排接著一排的吐血倒下,僅僅一輪齊射便是喪命八百有餘。

>

>

副門主蔣玄麵色鐵青,沉聲道,“鋼盾護衛速速給我頂上,想憑地利弓箭逞凶,簡直做夢!”

“喝!”

上千弟子手持鋼盾,齊齊踏步向前,可雖有盾牆防護,他們確還是行進艱難,不時便有箭矢透過鋼盾取他們性命。

左右兩側短時間內皆然無慮,可前後兩個方向血光府的壓力確是甚大,從後方攻上來的那是乾坤門,上清殿整整兩大派足足四萬人馬,而血光府的火土二旗,隻有區區四千人。

好在後山機關陷阱無數,這才阻敵至今。

“等會陷阱耗儘,咱們冇辦法抵擋!”火旗旗主張悠然急聲道,“我在這裡看著,你速速稟告龍首,請求援兵。”

“哪裡有援兵,我們隻能咬牙守住,正麵的壓力那是我們的數倍!”土旗旗主孫雨歎聲道,“據我所知,血光府上下已經全部參戰了,就連老弱婦孺也冇有置身事外!”

的確血光府的正麵處境最是嚴峻,七大派把正麵當成了主攻方向,攻打正麵的是玉女門,大理門,轟天派這三派,人馬六萬,另外各派的掌門人,長老均在此處雲集,高手如雲,五尊武王,千位武侯陣容超強!

而負責防禦的隻有風旗一部區區兩千人,不過四大龍王,兩大護法,一百單八驍騎尉皆然在此。

“一百單八驍騎尉是餘飛揚一手培養出來的,各各堪比殺神,實在不好對付。”

“四大龍王,兩大護法全是武王,尤其宋潔霜那可是高階武王,修為蓋世!”

“先跟他們對峙著,讓後方加緊攻勢,逼他們馳援!”

“冇錯,隻要他們分兵援助,那咱們就正式開打,殺他們個片甲不留!”

七派掌門人先後說道,任誰都是雙目如電,精神高度緊繃,畢竟站在他們麵前的都是頂尖高手,他們之間的勝負將直接決定正邪大戰的走向!

同樣,血光府一方也是身形筆直,好似長槍,目光銳利,宛若蒼鷹。

“稟龍首,後方告急,我火土二旗已經快抵擋不住了。火旗”副旗主康瑞渾身是血跑了過來,拱手道。

四大龍王之首,青翼龍王宋潔霜聽言後麵色發沉,久久不語。

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啊?

若是將驍騎尉亦或者風旗調過去,那他們這裡又如何抵擋!

“龍首,薛敏領著升龍殿的兄弟頂上去了。”年輕男子飛奔來報。

“誰讓他們上去的!”宋潔爽厲聲道,“若是他們戰死,我如何向李宗主交代!”

李陽先是示警,再是輸送物資,後又派麾下助戰,對血光府恩比天大啊!

“升龍殿的兄弟非要參戰,我們實在勸不住。”年輕男子趕緊回話。

“罷了,你速速過去通知火土二旗,讓他們給我擋在最前麵!”宋潔霜沉聲道,“各位,升龍殿的兄弟也在為我們拚命流血,你們麵對強敵怕嗎?”

“不怕,不怕,不怕!”

“誓死護衛總壇,絕不後退半步!”

千人齊呐喊,聲音整天,氣勢淩然。

宋潔霜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隨我殺,殺儘一切來犯之敵!”

話音一落,整個人便是率先躍了出去,人如炮彈,劍光一閃,橫屍一片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