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一十八章

血戰一日!

劍芒暴漲,劍氣通明!

青翼龍王宋潔霜劍法獨步天下,二十年前那一招“雪花飄雨”,至今令七大派膽寒,尤記得當時,雪花密佈百米,宛若天降大雪,上千人瞬間被絞殺成粉末。

其餘三位龍王也是出手了,黃衫龍王手持丈二長槍,槍影飛舞,猶如毒蛇,紫電龍王緊握重棍,猛砸猛掃,碧波龍王一口大刀翻飛,四周無人可擋。

左右護法各自打出一掌,強勁的真氣,打爆了空氣,砰砰作響。

“殺!”

一百單八驍騎尉,手持單刀,齊齊躍起劈下,威勢淩然,宛若殺神臨世。

“眾弟子速退!”轟天派掌門裴元氣大喝一聲,擋住了黃衫龍王。

“師妹,隨我去戰那宋潔霜。”玉女門掌門趙飛雪拔出名劍軒轅,飛速朝宋潔霜閃了過去,於她一起過去的,便是玉女派的另外一位武王大尊周若琴。

“各長老,堂主圍殺驍騎尉!”大理門掌門秦錦繡獨戰左右護法,高聲呼喊。

其餘掌門紛紛出手,攔敵!

“寧豐,帶著風旗退後百米!”宋潔霜一邊揮劍,一邊喊道,“給我盯緊七派弟子,我不準你放了一人過去!”

“是!”

寧豐不敢怠慢,急的帶隊後撤,饒是他是高階武將,也不敢離的太近,武王每一擊便有分舟破浪之勢,被餘勁掃到,非死既傷。

近身格殺!

勢均力敵!

血光府雖有六尊武王,比七大派多出一尊,但是羅漢宗,上清殿,乾坤門的掌門都是可以越級戰鬥的存在。

一百單八驍騎尉儘管強悍,戰力滔天,可七大派的武侯確有過千之數,他們以十戰一,並不落下風。

“去死吧。”轟天派數十位堂主持劍劈殺。

一驍騎尉雙肩皆然被砍的鮮血淋淋,但他還是虎目一瞪,直接槍下雙劍,翻手就是插進了前麵兩位堂主的胸膛,長劍穿心而過,兩人瞬間倒地不起!

“殺!”

其餘堂主皆然暴怒,再次持劍劈殺,竟是將這驍騎尉直接劈成了兩半。

“兄弟!”

“**的,老子跟你們拚了!”

“接刀陣!”

一眾驍騎尉迅速靠攏,各自站定玄妙的方位,刹那間沖天的刀勢席捲四周,殺氣騰騰,風聲鶴唳,草木皆兵。

噗!

噗!

噗!

四周靠前的七派長老,堂主,瞬間被刀勢所傷,口吐熱血不止。

“四絕寂滅刀陣!”大理門掌門秦錦繡瞬間變色,驚撥出聲。

什麼?

一眾長老,堂主皆然倒吸了口涼氣,下意識的後退不止。

四決寂滅刀陣,位列十大陣法之列,號稱天下第一殺陣,刀勢疊加,可殺人於無形,煞是厲害。

“我去破陣!”趙飛雪咬牙道。

“哪裡走!”宋潔霜冷冷一笑,手中的長劍突的前刺,劍氣一閃,鮮血狂飆。

趙飛雪左臂被刺穿,目眥欲裂,“本座今天不滅了你,誓不為人,師妹出絕招!”

“好!”

周若琴手中的純均劍驀的離手,高速斬向宋潔霜,此刻她也是打出了真火,宋潔霜不愧是高階武王,實在是太強了,她後背被擊了一掌,脊部巨疼。

與此同時,趙飛雪的軒轅劍也是脫手斬出,玉女劍法絕殺式,旋影殺!

“開!”

宋潔

-->>

霜並不慌亂,單手持劍,立了一個劍訣,劍芒暴漲,一道道劍氣暫放四散,堂堂皇皇。

軒轅劍,純均劍皆然被震的倒退,回到了她們的手中,噗,雙雙吐血,眼神驚駭之至。

宋潔霜嘴角也有鮮血溢位,但還是持劍殺了過去,殺掉這兩尊武王,她便能配合驍騎尉,席捲敵方陣營。

然趙飛雪周若琴的劍法使的密不透風,嚴密的防守下,她一時半會也是無可奈何!

“血戰八方!”

眾驍騎尉拔地而起,奮力斬出一刀,刀芒足足有三尺長,碾爆四麵八方。

砰,砰,砰。

四週一片炸響,數百人被刀芒斬的粉碎。

“都不要怕,他們這刀陣雖是厲害,但最耗費真氣,一擊之後,難以後繼,圍殺他們。”大理門掌門秦錦繡冷冷高喝。

“殺!”

七派長老堂主齊齊暴起,衝了過去,在度陷入混戰,分分鐘便有人隕,慘烈無比,鮮血染紅了大地,血流成河!

這一戰從早上九點,直接打到了天黑,這才罷戰後撤休息,雙方人馬緊緊相隔百米,每個人的眼睛都是紅紅的,已經殺紅眼了!

七大派一方,所有人馬彙聚。

“報掌門,我轟天派戰死一千二百人,負傷二千人,長老堂主,隕落五十!”

“報掌門,我羅漢宗戰死一千五百人,負傷三千人,長老堂主,隕落八十!”

“報掌門,我上清殿戰死兩千人,負傷一千人,長老,堂主,隕落九十!”

七派掌門人也是各各掛彩,他們圍坐在一起,麵色鐵青,久久不語。

對麵,血光府六旗三十六堂弟子也是全部集結,半數負傷,渾身是血。

“稟告龍首,我三十六堂弟子戰死五千,其中包括六位堂主,八位副堂主。”

“稟告龍首,我六大旗弟子減員一半,四位副旗主陣亡。”

“稟告龍首,我升龍殿戰死五百,負傷千人。”

宋潔霜驀的站起,響聲道:“為護派而死,死的光榮,大家用鮮血生命守衛總壇,我宋潔霜感謝大家!”

“誓死護衛總壇。”

“還請龍首放心,我們明日定然奮勇殺敵!”

血光府六旗三十六堂將近兩萬弟子,齊聲高喊,氣勢震天。

宋潔霜微微點頭,隨著把目光移向了薛敏,抱拳道:“薛小姐,感謝升龍殿出手援助,但是明天一戰實在凶險,還請薛小姐趁著夜色帶著升龍殿的兄弟們撤走吧。”

“是啊,薛小姐,我們為護派而死,死的其所,可你們升龍殿冇道理被我們牽連啊。”

“升龍殿已經幫我我們很多了,我們不可能讓你們全部戰死。”

“薛小姐,快走吧,我親自帶隊送你們下山。”

血光府一眾高層,也是先後說道。

薛敏微微一笑,脆聲道:“感謝龍首和各位英雄的好意,但是我薛敏那是雇傭兵出聲,十年刀頭舔血,從未怕過死,同樣我升龍殿的兄弟也不會怕死,我們接到的是命令是馳援血光府,抵禦七大派,七大派不退,我們也不退!”

“謹遵宗主號令,不退不退!”

升龍殿兄弟各各神情決然,擲地有聲。

宋潔霜深深鞠躬:“感謝升龍殿兄弟大義,感謝薛小姐大義!”

她見升龍殿的盟友並無退意,便也冇有再勸,隻是吩咐生火做飯,煮些稀飯充饑,山中的物資耗費的差不多了,她就算在想讓大家吃一頓好的,也是有心無力。

楚漢分界,裊裊炊煙皆是升起。

這時,側翼突然出現一列黑衣人,人數在三千左右,為首的是一女子,身段婀娜,貌美如花,正是耶律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