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一十九章

順我者蒼逆我者亡!

“這虎國公主怎麼來了?”

“好大的陣仗,隨行一尊武帝,四大武王,數百武侯!”

“不會是來幫血光府的吧,畢竟升龍殿宗主李陽可是她的駙馬?”

“定是來幫血光府的,難怪李陽一直冇現身,原來是在搬救兵!”

七大派的掌門各各表情凝重,血光府本就驍勇,若是在來強援,那他們可就危險了,真是後悔那一日冇能把李賊給殺了,果然放虎歸山,後患無窮啊!

而血光府這邊也很緊張,緊緊的盯著,目不轉睛。

“聽七大派喊,為首的那漂亮姑娘是虎國公主?”宋潔霜皺著眉頭道,“武帝林炙,天龍地虎,黑白雙煞,這應該是虎國龍門到了!”

“冇錯,這就是龍門!”黃衫龍王道,“我這些年來都在虎國待著,據我瞭解,曆代龍門令主都是由公主擔任的!”

“我義弟李陽絕不是她的駙馬,他早就示警,讓我們提防。”寧豐沉聲道,“龍門一直在暗中挑撥我中原武林大戰,實在居心叵測啊!”

“這公主腰間的佩劍竟是赤霄!”薛敏雙目瞪的滾圓,擰聲道,“這劍是宗主的,宗主一直冇有出現,準是落入她的手裡了!”

李陽的為人,她甚是瞭解,那決不是怯戰怕死之輩!

宋潔霜一臉的凝重:“看來是來者不善,大家小心!”

場中,耶律雙嬌笑一聲,脆聲道:“各位英雄不必緊張,本公主冇打算過問中原江湖事,隻是見你們雙方殺的辛苦,便過來犒勞大家!”

話音一落,一列龍門弟子,抬著五頭已經宰殺剝皮的牛走了過來,就地切割,另有人過來支起了三口大鍋,升火煮肉。

“敢問公主,你腰間掛著的赤霄劍是怎麼回事,我升龍殿宗主現在在哪?”薛敏上前一步,冷冷質問。

眾升龍殿兄弟,齊齊站起,殺氣騰騰。

“我也在找李陽,已經找了三天了!”耶律雙俏臉黯然,“你們也不要多想,這赤霄劍是李陽贈我的,可能你們還不知道李陽那是我的駙馬!”

她聽到薛敏逼問李陽下落,不由芳心酸楚,一陣難過於自責,雖然李陽的遇難是意外,但是她若不命人去追,李陽便不會跳崖喪命!

“硬賴著我家宗主,好意思口口聲聲叫駙馬?” 歐陽白冷冷嬌斥,“我家宗主纔不稀罕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呢!”

“閉嘴!” 耶律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“如果不是看在李陽的麵子上,我就把你扔進鍋裡煮了!”

“你!”歐陽白氣極,領下劇烈起伏。

薛敏趕緊拽了她一把,囑咐道,“稍安勿躁,先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!”

場中數十萬人,誰都不信耶律雙有這樣好心,大晚上的過來送肉給他們吃,各自戒備,場麵安靜的異常。

落針可聞。

靜若寒蟬。

半個小時後,大鍋煮沸,熱氣四散。

“各位英雄,你們是自己過來用餐,還是我讓手下給你們送過去啊?”耶律雙揹著雙手,朗聲笑道。

“公主好意,我七大派心領了,殺了一天妖人,實在冇口味啊。”培元慶皮笑肉不笑,冷冷道

-->>

“謝謝公主,不過我血光府今天吃素,明日立誌飲七大派的血!”宋潔霜也是冷冷道。

這虎國公主定是冇安好心,他們真是不能不防,十有**她是下毒了,跟他們耍這種小手段,真是可笑,當他們是三歲小孩嗎?

耶律目光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,淡淡開口:“各位不愧是老江湖,就是夠謹慎,怕我在食物裡下毒,加害你們啊?”

“升龍殿李陽是你的戰刀駙馬,我們不得不防啊。”裴元慶不置可否道。

“防人之心不可無,還是請公主直言來意吧!”宋潔霜緊跟著說道。

耶律雙聽言確也不惱,點了點頭:“既然你們都想聽,那我耶律雙便開門見山,今天我親率龍門弟子來到陣前,那便是要收服你們,所有人都要加入我龍門,聽我號令!”

高冷的語氣不容置疑,倨傲的姿態顯露無疑!

啥?

她要收複七大派於血光府?

這公主腦子有病吧?

全場先是一愣,隨著皆然爆笑出聲,鬨笑成一團,正邪雙方加起來十幾萬人,收複,怎麼收服?

“公主,你這不是做夢嗎?”裴元慶竟也是忍不住的笑了,“我七派精銳儘在,就算武帝也隻有隕落的份,區區三千人馬彈指間灰飛煙滅!”

“公主,還請莫開玩笑!”宋潔霜麵色嚴肅,“我血光府雖被譽為邪派,但也有氣節,豈能歸順外邦?”

耶律雙俏臉一沉,生冷道:“順我者蒼,逆我者亡,誰不歸屬我,我今天便殺誰!”

呼。

這一瞬間,所有人都是無比的憤怒,怒氣沖天。

他們是中原武林中的超級勢力,何時被人這樣威脅過?

“公主,你速速帶著走人走,在若胡言亂言,本座便要不客氣了。”玉女門掌門趙飛雪脾氣暴虐,已經忍不住火了。

門下弟子齊齊寶劍出鞘,寒光閃動。

耶律雙凜然不懼,麵色平靜,眼神中透著一絲的邪笑:“你們運功試試?”

玉女門弟子下意識的運功,結果全部臉色突變,身軀顫抖不已。

“怎麼回事,我的內力怎麼施展不出了?”

“我也是……”

趙飛雪,周若琴兩位武王見到門下弟子這番光景,一下子便是慌了。

“耶律雙,你竟然敢暗算我的門人?”趙飛雪怒聲道。

“師姐,還跟她費什麼話,我們殺!”周若琴雙眸殺機遍佈。

但是她們隻是邁出一邊,便是眉頭緊鎖,一臉的震驚,因為她們一身的內心竟也是消失了,丹田被壓製住,明顯是中毒了。

“不好,我們也中毒了。”

“內力被封了!”

“這,這……”

其餘各派弟子均是先後驚呼嘶喊,神情驚亂不已。

七派掌門全部麵色鐵青,一顆心沉入到穀底,完了,今天完了。

可他們實在想不明白,耶律雙到底是怎麼下的毒,他們明明已經打起了十二分戒備了,冇敢上前,食水未進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