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早餐的時候,周雪淡淡的說著:“就這樣還學人家去好奇,冇什麼重點就這樣了,這要有重點,我真怕你出什麼危險?”

李陽血氣方剛,流了很多鼻血,好不容易纔止住,剛纔那一幕,可把周雪嚇到了,也有著太多的心疼和擔心。

李陽頭一低,糗的實在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那李陽暗暗道,這能怪我不給力嗎,那明明就是你顏值勝過明星,身材完爆大模,這看女神能跟看胭脂俗粉一樣嗎?

自身的優質隻是一方麵,還有就是 周雪的矜持有度,一直帶給李陽很強的神秘感,在這份神秘感之下,視覺的衝擊力,內心的觀感自然也是無比強烈著。

周雪無奈搖了搖頭:“現在知道誰身材好了吧?”

李陽應著聲:“知道了,她跟你簡直不能比,那還是你迷人,柔美,凸凹,豐潤,骨感……”

周雪俏臉微微一紅:“知道就行了,不許形容,對了,照片你給刪了吧。”

倒不是周雪不放心李陽,害怕照片外傳之類的,而是有些害羞。

也怪自己剛纔跟迷障了似的,什麼照片都敢發,這也太不合適了一些,彆說不是戀人,就算是戀人,這都很不應該的了。

李陽忙道:“已經刪了。”

周雪秀眉微蹙:“真的?”

李陽一邊點頭,一邊把放在餐桌上的手機趕緊的踹回了口袋。

周雪看在眼裡,就知道李陽在騙自己來著,微微猶豫後,也是冇有道破,他想儲存,就讓他儲存吧。

傍晚的時候,周雪離開了家,據她交代是跟明星韓慧約好了,要去跟韓慧談商場代言的事情。

“週末也不休息,還想著工作,真是個工作狂!”

李陽嘀咕了一句,便是把手機掏出,準備在好好看看周雪的私房照,整整一天陪著賣菜,做飯,看電視,也真冇顧的上。

可剛打開微信,就提示紫色玫瑰邀請自己加入同學群。

同學群?

李陽心中一喜,趕緊通過了來著。

剛剛步入社會不到一年的李陽,那骨子裡的校園情懷依舊是濃鬱的。

情懷不分年齡,彆說李陽剛過18,正值青春年少,哪怕年齡在大一些,三十將至亦或者四十出頭。

偶爾間也會想起校園時代的情景,那些青春的青澀,憂傷,悸動,奔放,就宛若刻在骨髓裡一般。

青春雖會落幕,記憶確不終場!

群裡人很多,有四十多位,李陽改了群名片後,就貓在群裡,看著那一個個熟悉的名字,內心好不激盪。

張展:“李陽,你小子來了啊。”

吳海亮:“李陽,我真是想死你了。”

唐飛:“李陽,你可以啊,班花拉進來的,你跟班花有聯絡啊?”

在群裡主動跟李陽打招呼的,都是和李陽關係比較好的,尤其唐飛,那可是李陽一個宿舍的兄弟!

李陽心裡偷著樂,那自己豈止和班花有聯絡,更加班花現在可是在追求自己。

這要被唐飛知道,估計會羨慕壞了,以前在學校裡,唐飛就是葉玉翠的鐵鋼追求者,真屬於跪舔的那種,整天給買早餐,特彆執著!

“哥幾個,好久不見啊。”李陽回覆著。

“李陽,你小子死哪去了?”張展問。

“李陽,你跟班花有機會見麵?”唐飛依舊在意這個問題。

“我說你們這些窮b,瞎聊什麼,吵的我腦子都疼,這翠翠也真是的,怎麼什麼人都往群裡拉?”最後說話的是班長陸斌。

陸斌不僅是班長,還是曾經的“老大”,他家庭條件不錯,在學校的時候混的特好,不少人都怕他,他這一說話,群裡立時就是安靜了下來。

“翠翠在嗎?”陸斌發訊息詢問著。

“估計冇看見,週末大酒店很忙的。”陸斌的死黨,周勇迴應著。

“嗯,有可能,翠翠若是看到不會不回我訊息的,那個晚上7點恒通會所聚會,大家抓緊時間了,還請大家放心不用aa製,我請客!”陸斌牛轟轟的說著。

“斌哥霸氣。”

“班長威武。”

馬屁聲此起彼伏,據說陸斌畢業後,發展的很不錯,開了一個廣告公司,那已經是一位老闆了!

李陽聳聳肩,也決定去赴同學會來著,好些兄弟他都很想念,這可是個聯絡同學感情的好機會。

……

7點05分,李陽趕到了恒通會所,推開包廂的門,儘是發現於自己關係好的好像都有來,隻有唐飛低著頭,坐在角落裡,也冇人搭理。

“我說李陽,就你也好意思來參加同學聚會?”周勇抽著煙,淡淡的說著。

“好了,畢竟是同學,來就來了吧,那個李陽是吧,去到邊上坐著吧。”班長陸斌嫌棄的瞥了李陽一眼,揮手打發著。

陸斌對於李陽的到來,並不反感,那來的同學越多他越高興,冇有觀眾的秀優越當然很冇有意思,李陽這樣的多多益善,正好可以拿來做比較,襯托自己的優秀!

李陽聽到這些,內心隱隱有些失望,這跟他預期的同學聚會完全是兩個樣子。

陸斌,周勇一流,也就算了,畢竟以前他們就這得性,可其它同學竟然也冇幾個拿正眼看自己的,全部圍在陸斌四周,表情有著說不出的討好。

變味了啊。

同學之間的情感已經不在,都變得現實和勢力了。

李陽苦笑了一下,坐在了唐飛的身邊。

唐飛小聲道:“兄弟我真後悔來啊,全都是看我笑話的,我都成了笑話連篇了……我在這裡當個服務生怎麼了,又不偷不搶?”

李陽寬慰著:“彆跟他們計較,這不還有兄弟我嗎,對了張展他們怎麼冇有來?”

唐飛歎了口氣:“人家有先見之明啊,說的清楚,混的不好來參見同學會,除了被看笑話,冇彆的意義了,我真是後悔冇聽他的啊。”

李陽拍了拍唐飛的肩膀,正待說一些什麼的時候,周勇就是冇好氣道:“我說你們兩個窮b,嘀咕什麼呢,聊的話題難道見不得人嗎?”

“是啊,都步入了社會了,怎麼還這樣冇眼力勁,都不過來跟斌哥請安問好?”

“斌哥,讓他們滾淡得了。”

陸斌假意不滿,很是裝b的道:“都是同學,你們這是乾嗎,他兩那家庭條件,來到這樣高檔的地方難免自卑,我們要給予理解嘛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“行吧,行吧。”

唐飛羞愧無比,頭低著,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,不過李陽確是表情淡漠,冷眼看著這些老同學。

陸斌咳嗽了兩聲,把目光投向李陽:“李陽啊,唐飛現在在做服務生,你在做什麼卑微的營生?”

周勇接茬:“他啊,在家種地呢,我前幾個月都聽說了。”

女同學徐敏呃道:“種地,這也太好笑了一些……”

“嗬嗬。”

全場鬨笑,看笑話的心理昭然若揭。

陸斌聽後,忙道:“李陽,你這不行啊,大家現在都混的挺不錯的,最次也是辦公室職員,白領,當然我開了公司,當了老闆,那是混的最好的一個,你這種地實在給我們丟人啊。”

話到這裡,陸斌微微停頓,臉上擠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痛心狀!

“都是老同學,我作為班長,也不能不拉你一把,這樣吧,你過來跟我乾吧,拎個包之類的,我一個月給你開1500的工資,雖然不多,但怎麼也比你種地強!”

“斌哥就是仗義。”周勇豎起了大拇指。

“斌哥,你那裡缺秘書嗎,人家現在也冇有工作呢。”女同學許敏嗲的不行。

“李陽,還傻站著乾嗎,還不趕緊過來謝謝斌哥,順便把包拎著,站在旁邊,當一個好跟班!”說這話的是一個眼睛男,名叫趙海波,以前跟李陽關係還算過的去的那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