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二十二章

李陽出洞!

“你怎麼知道我們血光府裡有水牢?”宋潔霜驚呼說道,雙眸之中皆是震驚。

水牢建造地下,非常隱蔽,就連內部的普通弟子也不知情,知道有水牢的全都是堂主以上的核心成員。

“丁濤,你來告訴宋前輩。”耶律雙笑著道。

“是,令主!”

六大旗之一的水旗旗主丁濤走了出來,“在下的真實身份是龍門玄鐵衛,奉上任令主之名,打入血光府內幕,如今已經二十多年了!”

“丁濤,冇想到你竟然出賣我們。”

“虧我把我當你兄弟,瞎了眼了。”

“老子殺了你這狗賊!”

血光府一眾皆然大怒,難怪耶律雙對總壇瞭如指掌,難怪耶律雙要將他們關押在水牢,他們本想晚上從暗道逃走的,如今看來是不可能了。

“帶走!”耶律雙不耐煩的擺手。

血光府和五大派的人被押走,玉女派,轟天派兩派則是留了下來。

“裴掌門,趙掌門,你們去休息吧。”耶律雙淡淡道,“明天我會賜給你們七蟲軟骨丹,到時候你們兩派便不會對我再有異心了。”

啥?

七蟲軟骨丹?

那可是西域奇毒啊,中毒者必須半年服用一次解藥,否則渾身奇癢巨疼,生不如死!

兩派中人皆然身子都禁不住的發抖,站都快站不穩了,若是吃了這毒藥,那以後他們就是耶律雙的奴才了,耶律雙讓他們朝東,他們便不敢朝西。

趙飛雪麵色鐵青,一顆心沉入到穀底。

她的投誠歸順,隻是權宜之計,可耶律雙儘然還要給他們吃毒藥,怎麼辦,這可怎麼辦?

“趙掌門臉色好像不大好啊,怎麼,您莫不是不願意服用七蟲軟骨丹?”耶律雙緊緊的盯著她,眼神清冷犀利,宛若一眼便能洞穿她的內心。

“屬下願意,還請公主不要誤會。” 趙飛雪連忙說道。

現在這情形真的惹不起這妖女,她可以不計較個人的生死,但門下弟子全是女孩子,若是被淩辱,那就太慘了!

耶律雙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著便是把目光投向了張曉雨:“你跟我走,晚上我身邊缺個人斥候!”

“是。”

張曉雨不敢忤逆,規規矩矩的跟在她的身後,形影不離。

這妖女架子可真大啊!

她堂堂選美大賽的佳麗何時斥候過人?

“我剛纔隻是嚇唬你師傅的,不會真讓男人欺負你的,綠帽子我不能給李陽帶。”

“你長的確實好看,身材也很出眾,難怪李陽會被你迷住。”

“以後不準你找男人,聽到冇有!”

耶律雙進了屋,門一關,便是板著臉說道,語氣高高在上,不容置疑!

“知道了。” 張曉雨乖巧應聲,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!

“去給我打洗澡水吧!”耶律雙狠狠剜了她一眼,訓道,“在我身邊做事,要手腳利落,尤其不要拉著臉,否則有你受的!”

張曉雨緊緊咬著嘴唇,絲毫不敢還嘴,可心裡真是氣的難受,這耶律雙是把她當丫鬟了嗎,李陽你到底在哪,什麼時候纔來救我啊?

地下水牢。

血光府和五大派被分彆關押,兩方互相怒視,確也冇有爭吵,水牢顧明思議,也是酷刑的一種,他們被關在裡麵,不能坐下,更不能睡覺,隻能露個頭,要多受罪有多受罪。

“龍首,我六大大旗出了叛徒,這都是我的過錯。”寧豐恨聲道,“屬下失察,屬下願意以死謝罪!”

“這怨不得你,龍門二十年前便開始佈局,處心積慮要收服中原武林,誰能想的到?”宋結霜歎了口氣,“這是我血光府的浩劫,也是中原武林的浩劫啊!”

其餘眾頭領皆然不語,內心深感無力,身中劇毒,淪為階下囚,再也無力迴天了!

“龍首,我義弟李陽今天並冇有出現,我想他肯定是在想辦法救咱們!”寧豐響道,“等我義弟來了,定能阻止耶律雙,救我們出去!”
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宋潔霜隨便敷衍著,可心裡真是覺得好笑,救,怎麼救,就算李陽有三頭六臂,也不行啊,耶律雙善於用毒,智謀過人,麾下又有一尊武帝,四大武王,三千武者!

總壇四周的山坡上,正邪雙方數十萬弟子皆然雙目無神,甚至有人都哭了,掌門長老,堂主都被抓走了,他們中了毒,渾身無力,還冇吃冇喝,前路不明,生死未必!

“教官,那耶律佈局周密,手段狠辣,搞不好真能收服中原武林!”

“是啊,我也是這樣覺得,她已經掌控了全域性,這女人真是厲害,兵不血刃啊!”

“教官,我們怎麼辦,難道就這樣待著,坐以待斃了嗎?”

“不會的,殿下一定會阻止她的。“薛敏雙眸之中滿是堅定,“我們現在能做的隻有靜靜等待,等待等殿下殺過來!”

太多人對李陽覬覦期待於厚望,此刻的李陽正在血光府的傳承聖地中,全力參悟純陽功,第七層心法連續在腦海中滾動。

前仁後督,氣行滾滾,督為諸陽之海,任為諸陰之海。

龜尾升氣,丹田練神,氣與下海,光聚天心。

氣調而均,勁鬆而緊,先吸後入,先提後下。

內有丹田,一升一伏,一出一入,氣之歸宿。

李陽盤膝端坐,舌頂上顎而不頂實,口似合似開,呼吸若有若無,兩肋開張,引氣上行,心中空空洞洞,確自有一氣而貫之,驀的四周溫度陡然間升高,他的的身體呈現一片赤紅之色,整個人如同火神在世,純陽功第七層成!

哈哈,終於練成了。

李陽雙目睜開,迸射出一道厲芒,這純陽功不愧為血光府的鎮派絕學,真是夠厲害的,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體內蘊藏的強大內力,比之以前絕對成倍增長。

武王境界,再無敵手。

武帝不出,誰與爭鋒!

李陽雙掌緩緩向上,隨著翻手赫然便是打出一掌,強勁的內力傾吐,那堅固的石門瞬間炸裂粉碎。

冇有耽擱,步步生風,幾步躍出!

急行出洞,腳尖點地,身形直上青天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