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二十五章

純陽無極!

“李陽,你這臭小子,可真是命大啊!”耶律雙脆聲道,“我對升龍殿並不惡意,你現在就可以帶著麾下離開,七星散的解藥我過幾日也會奉上!”

她實在不想和李陽在起爭執了,若是在逼的李陽“尋短見”那可怎麼辦啊?

“托公主的福,閻王爺不收我。”李陽笑道,“還請公主允許我把血光府和各大派的通通帶走!”

“給你臉了是吧?”耶律雙狠狠瞪了李陽一眼,“我能讓你帶著麾下走,便是很不錯了,趕緊走,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!”

“義弟,你快走吧。”寧豐急聲道。

“好哥哥,你趕緊走啊。”張曉雨嬌聲喊道。

“李陽,你還傻站在那乾嗎,滾,有多遠滾多遠!”沈冰煙也是急的不行。

他們雖之前一直盼著李陽來救場,但是李陽一人怎麼可能敵的過耶律雙的龍門,龍門弟子三千,武王四尊,甚至有兩位還是高階武王!

李陽感受著他們的關切,胸膛滾熱,非但冇有退意,反倒是救出眾人的心念更加的堅定,當即便是衝耶律雙微微抱拳:“公主,今天李陽無論如何也要帶走大家,為此我不惜一戰!”

語氣平靜,但霸氣確是儘顯。

各派數十萬眾皆然變色,內心敬佩不已,這李陽當真是條漢子,敢說這種話,不要命了嗎?

“他要救血光府,我能理解,畢竟寧豐是他義兄,血光府是他升龍殿的盟友,可我們確跟他冇什麼關係啊。”

“何止沒關係,還有仇呢,之前我們七大派可聯手圍殺他!”

“以德抱怨,氣量宏大啊,他雖然冇能力就我們,但就這份心意,我感激不儘!”

各派掌門也是全部動容,滿是詫異的望著李陽,他們怎麼也冇想到李陽竟是會管他們的死活!

耶律雙俏臉沉著,冷冷道:“你這臭小子,鐵了心要跟我作對,是不是?”

李陽淡淡應聲: “公主,是你野心太大,非要收服我中原武林,我身為中原武林的一份子,哪有不阻止你的道理?”

“阻止我,你有這個本事嗎?”耶律雙嬌笑一聲,“黑白雙煞,將他給我拿下,記住我要活的!”

“是!”

黑白雙煞齊齊躍出,飛身便是對李陽身上功去。

黑煞一拳砸向李陽的麵門,拳帶風聲,力量打爆了空氣,白煞也是一拳,同樣威猛無匹,他們都是成名多年的武王,一身修為猶在各大掌門人之上,平常一擊便可以打樹樹折,打石石碎。

李陽眼神銳利,如刀似箭,身子不動如山,在拳快要落到的瞬間,右腳後退一步,身子半側躲過黑煞的重拳,隨著擰腰轉胯,腰胯力量爆發,全部集中在左拳,轟然砸在白煞的胸膛之上。

砰!

一道悶哼聲響起,白煞連退數步,這才站穩,雙目之中滿是難以置信。

以他的防禦力, 竟然一拳被震退, 這,這怎麼可能?

黑煞先是一愣,隨著一聲爆喝,宛若虎吼一般,拳頭揮出,快如炮彈出膛,力量是剛纔那一拳的數倍。

“來的好。”

李陽並不閃避,甩手便是一拳迎了上去,從側麵看,整個人都如那拉了滿弦了的大弓,全身的力量瞬間迸發。

純陽功雖是內功心法,確也有裨益外功的的益處,現在李陽的外家功夫,已經可謂登峰造極,身體力量堪稱恐怖。

砰。

又是一道悶哼聲起,黑煞連續後退多步,好不容易這才站穩。

“好小子,倒是小看你了。”

“接我們一掌!”

黑白雙煞齊齊打出一掌,強勁的內力傾吐,勁風大作,狂暴的真氣湧動好似能吞噬一切。

李陽不敢怠慢,雙步大開,微沉,呈高馬步狀,雙掌劃了半圈後,身體呈現一片赤紅,宛若火神在世,雙掌平推,純陽真氣瘋狂湧出……

三股內力相撞,瞬間消失於無形。

噗,噗!

黑白雙煞皆然吐血,身子踉蹌。

“高階武王,這,這不可能!”黑煞惶恐道。

“這是什麼功法,怎麼這樣厲害!”白煞語氣之中滿是驚愕。

龍門,升龍殿,七大派,十數萬人全部側目,目瞪口呆,表情宛茹被石化。

這小子看起來冇多大啊!

殿下不是剛晉級初階武王嗎?

他,他竟然正麵抗衡,力壓兩大中階武王,我的老天!

而血光府的眾人,則是徹底沸騰了。

“純陽功,這是我派的鎮派絕學啊。”

“是啊,自從宗主失蹤後,便無人再習得!”

“李陽竟是會純陽功,這太不可思議了!”

四大龍王,左右護法,六大旗主,八大使者,三十六堂堂主,以及麾下兩萬餘眾全部懵了。

耶律雙雙眸之中滿是異彩,心情實在複雜,心上人修為暴漲好是好,可非要跟自己作對啊?

“令主,屬下不爭氣,給您丟臉了。”

“令主,還請您放心,屬下們哪怕拚了命,也要將他拿下!”

黑白雙煞先後說道,咬牙切齒。

“你們退下。”耶律雙板著臉道,“天龍地虎你們上,李陽這小子有點功夫便不知自己是誰了,給我好好教訓他!”

天龍地虎,那可是高階武王,一身戰力遠勝黑白雙煞。

“是。”

天龍地虎應了一聲,走到了李陽的對麵。

“小子,我必須承認你是少年天驕,絕世英才,十九歲的高階武王,放眼天下,絕冇有第二人,但是對上我們,你冇有一點的勝算。”天龍居高臨下,睥睨道。

“令主對你不錯,你不要再阻礙令主完成宏圖大業了,要不然我們可對你手下不留情!”地虎語氣生冷,目光之中全是輕蔑。

他們二人進階高階武王已然十年了,聯手之下可於武帝大戰三百回合,而不落下風。

收拾李陽,那決然不會在話下!

李陽笑了一聲:“感謝兩位前輩的好意,隻是敢問兩位前輩,若是我僥倖贏了二位一招半式,可否請你們交出解藥,就此退出?”

“你能贏個屁。”天龍嗤之以鼻道。

“這我們做不了主!”地虎皺著眉頭道。

李陽隨著便是把目光投向了耶律雙,耶律雙冷冷道:“可以,隻要你有這本事,我便交出解藥,放血光府和各大派一馬!”

就這個混淡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兩位高階武王聯手,不是武帝誰人能擋?

李陽聽言精神一陣,雙拳緊握,戰意狂飆,驀的以他身體為中心,四周湧現出一片內勁化成的火海,他火中而立,煞是威猛彪悍。

“純陽無極,竟是純陽無極!”

“我的天,這時第七層的心法啊!”

“純陽無極的狀態下,內力增幅百分之五十!”

“好一個李陽,他這是獲得了我血光府的宗主傳承啊!”

四大龍王皆然出聲,神情滿是振奮,二十年後,純陽功再現,血光府再頂高峰指日可待。

門下弟子都當宗主餘飛揚失蹤,而他們確是知道宗主已經隕落了,當時宗主閉的是死關,若是成功,早就歸來了,對此他們一直憂心忡忡,擔心門派絕學失傳,擔心後繼掌門無人。

畢竟傳承聖地在哪,隻有宗主和聖女兩人知曉,宗主閉關後不久,聖女就突染惡疾,猝死在睡夢中!

可現在所有的擔心儘逝,李陽來了,純陽功時隔二十年再度現世,開山祖師爺天機老人有言,成功獲得傳承者便為血光府的當代宗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