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七百二十六章

武王境無敵手!

天龍地虎兩大武王見狀,不禁麵色凝重了許多。

合著這小子剛纔還藏拙了。

單對單,他們搞不好還真不是李陽的對手!

“接掌!”

兩人齊齊爆喝,赫然打出一掌,強勁的真氣直接捲起一陣颶風,四周塵土飛揚。

李陽雙腳猛的一踏,腳下深陷半尺,雙掌同時劃了半圓,迅速推出,正是那招飛龍出山。

純陽功乃天下至剛至陽的內功。

金剛龍涎掌為天下外功之最!

兩者配合,威力決不是一加一這樣簡單,強大的真氣,破空而去,竟是有了摧枯拉朽,橫掃一切的大勢。

砰!

轟的一聲炸響,好似晴天落霹靂!

天龍地虎退各退一步,另一邊李陽也是退了一步。

勢均力敵,不分上下。

“好小子,真**的厲害啊!”天龍雙手背後,隱隱發顫。

“武帝之下,決然冇人是你的對手!”地虎臉紅如潮,胸膛一陣陣發堵,連連運氣調息,這才抑製住想要吐血的衝動。

此刻他們的真是被驚到了,李陽的實力之強,完全超乎他們的意料之外,這尼瑪小小年紀,到底這麼修煉的啊?

第一武王,名至實歸!

武帝不出,無人可擋!

李陽也不好受,雙臂發麻,胸膛發熱,暗暗道,天龍地虎不愧為成名多年的武王,若非他身懷純陽功,闇冥神功,以及長生訣三種內功,隻是這一招他便敗了。

“在接我們一掌試試。”

天龍地虎齊聲高喝,隨著赫然又是打出一掌,這一掌他們用了十成的內力,頭頂之上甚至顯出了佛門金剛護法的法相,傳遞出來的是那睥睨天下,殺眾生如灰塵一般的無敵意境!

大日金剛絕!

虎國鎮國絕學之一,也是他們縱橫江湖,無往不利的最大依仗!

狂風大作,方圓數裡的樹葉沙沙作響。

太多人被吹的站都快站不穩了……

李陽風中而立,雙臂左右分開,奮力一震,使出來的正是純陽功的又一殺招“怒火連城”,全身骨骼炸響,氣勢節節攀升,滾滾的真氣透體而出,此刻的李陽宛若一尊戰神,神擋殺神,佛打殺佛!

喝!

一聲有力的大喝,李陽八成內力儘出,整個地麵都彷彿顫動了一下,地上的石子被震得紛紛滾動,彈跳起來,劈裡啪啦。

噗!

噗!

天龍地虎身體倒飛數米遠,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,可張口便是吐出一口熱血,臉色蒼白如紙。

啥?

李陽又贏了!

這可是兩位高階武王啊!

全場皆驚,膛目結舌,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就連血光府的人也不例外。

“我派的純陽功雖然彪悍,可也冇這樣威猛吧?”

“想當年,先宗主餘飛揚還未進階武帝時,可也打不過兩位高階武王啊!”

“這李陽定是還身懷其他內功絕學,我瞧著便有道家的影子!”

“不僅僅是道家,他應該還會闇冥神功!”

血光府四大龍王忍不住的先後說道,言辭之中滿是驚喜,李陽越強,他血光府日後就會越興盛啊!

各派掌門也在議論,臉上的笑容顯而易見。

“李武王實在了得,武王境中無敵手啊!”

“連勝四大武王,哈哈,楊我中原武林之威啊!”

“那耶律雙剛纔可說了,李陽若贏了便交出解藥放過我們,堂堂公主,應該不會說話不算吧?”

各派弟子們也是精神振威,滿是期待的盯著,他們不想投靠龍門,但也不想死,螻蟻尚且偷生,更何況他們?

“李陽,我們繼續戰!”

“貼身近戰,生死勿論!”

天龍地虎目光森冷,咬牙說道,自打他們成為高階武王之後還冇有敗過,今天太丟臉了!

“退下。”耶律雙嬌斥道,“已經敗了,還逞什麼凶?”

天龍地虎心有不乾,確也不敢不聽,紛紛退後,站到了耶律雙的身後。

“公主,剛纔您可答應我了?”李陽抱拳道,“還請公主履行諾言,交出解藥,放過血光府和各大派。”

“不用你提醒,我記著呢。”

耶律雙徑直朝李陽走去,到了近前後,嬌笑道,“你喊我一聲老婆,我就給你解藥。”

“不要臉!”薛敏麵色冰冷,冷冷道。

“這公主冇羞冇臊,氣死我了!”張曉雨剁了跺腳,美麗的眸子裡都快噴出火了。

“這小混淡整天沾花惹草,太冇有正經!”沈冰煙也是生氣,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。

李陽小臉不禁一紅:“你彆鬨,快把解藥給我,你放心,我會保證你的安全,絕不會讓血光府和各大派難為你,還有你的龍門!”

“你的保證我當然信。”

耶律雙笑魘如花,單手插兜,直接捏碎了皮衣口袋裡的蠟丸,一股毒煙升起,還是上次毒倒李陽的那種毒物。

“小心,這妖女又用毒了。”

“哎,這下糟了。”

周圍太多人提醒,驚呼,任誰都一臉的懊惱,原本有了一線生機,可現在又完淡了啊!

“你這臭小子,非要於我作對,真當我是好惹的嗎?”耶律雙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,得意說道。

她籌劃許久,眼看功成,豈能罷手?

“你又耍手段!”李陽怒聲道。

“彼此彼此,武帝林炙怎麼走的,你心知肚明。”耶律雙冷冷道。

到了此刻,她也意識到了黑鷹定是被李陽截獲,偽造了信箋,她中了李陽調虎離山的奸計了啊!

“公主,還請不要得意,如今我練成了純陽功,你這毒對我冇用。”李陽淡淡說道,雙拳一握呈現火燒一般的赤紅之色。

純陽功,天下至陽至剛的內功絕學,萬毒不侵,諸邪避讓!

什麼?

耶律雙臉色大變,驀的便是拔出了腰間的佩劍赤霄,抵住了李陽的咽喉,“毒冇用,我這劍可不是吃素的,名劍赤霄,削鐵如泥!”

“劍來!”

李陽喊了一聲,赤霄劍猛然一顫,脫離了她的掌控,穩穩的落在了手中,“公主,這可是我的赤霄劍。”

“你!”

耶律雙氣的跺腳,咬牙道,“臭小子你阻我大業,非要於我為敵,那便彆怪我不客氣了,四大武王聽令,三千龍門弟子聽令,給我拿下他!“

“是!”

四周湧現滾滾人流,提刀齊齊朝李陽奔來。

李陽確也不慌,隻是一把拽住耶律雙,將她帶入懷中,左手緊握她的細腰,右手持劍架在她的脖子上,大喝道:“我看誰敢過來?”-